小米的情人是很有才華的女人。會稱之為女人,是因為小米還像個孩子一樣,在女人心中。所以在小米心中,女人就是女人,不是一般的小女孩。女人很有文采、看很多書、認識很多作家、知道很多人,小米總把她當成字典、資料庫,甚至將她視為人生的導師。女人喜歡小米的純真,切切的叮嚀小米,一輩子都不能遺忘自己的純真,小米認真的記住,牢牢的。

女人除了才華之外,還有一種獨特的,雙性戀散發出來的魅力,總教男人、女人著實的著迷,就連女人坐在街頭抽菸的時候,路過的路人也會多看上女人幾眼。小米也喜歡看女人抽菸,偶爾也陪女人抽幾根菸,好似跟著女人抽菸時,自己才能跟女人平起平坐,才能突然從女人心目中的那個孩子,晉升為女人的情人一樣。

女人有很多情人,在小米之前。個個都是有才華的才子或是才女,不是寫書的,就是玩音樂的,再不然就是腦子裡的東西,足以跟上女人腦子更新的速度,又或者是超越女人,是女人崇拜信仰的樣子。小米覺得除了純真,自己沒有一絲女人看得上眼的,即使女人一再的告訴小米,純真這件事是多麼難能可貴,是可以讓女人一輩子戀著小米的,小米依然覺得自己在女人前矮了一截,比起那些女人的舊情人們。

女人偶爾也不會是女人的樣子,會變成女孩。看到貓兒、狗兒、夜市裡的老鼠、兔子,女人總是像個女孩一樣,牽著小米的手,在路邊誰也不顧的,就跟這些動物對話了起來。一開始,小米覺得女人突然變成女孩,實在不習慣,久而久之小米也會跟著女人一起蹲在市場的攤子邊,只為問貓兒一句:「咪咪,你在幹嘛!」兩個人就像孩子發現新奇的事物,蹲著久久不肯離去。

女人總是神祕的。每每女人問小米:「妳到底懂不懂我?」小米總是摸不著頭緒,似懂非懂的搖搖頭,她認為跟女人生活兩三年了,應該懂女人才對,可女人就像包著一層紗似的,還有心裡最底層的那些,是小米看不見的,也是女人不給人看見的。幾次吵架時,女人會問:「妳到底愛我什麼?」小米也不知道,每次的回答都只有:「妳很善良。」就跟發給別人好人卡那般傷人。

小米當然知道自己很愛女人,只是小米總是無法切中要領,給女人一個滿意的回答。後來女人再問起那樣的問題時,小米總會沈默不語,深深的懷疑自己不愛女人了,就好像每一次,她懷疑自己不能被女人深愛那般。女人無法給小米安全感,小米也不知該怎麼給女人一個漂亮的「愛她的答案」,慢慢的,女人和小米就越來越不像情人了,一再的在愛與不愛之間做攻防。

終於有一天,小米和女人在愛與不愛的攻防中,做了終結。小米離開了女人,但她仍舊不斷的在報章、書本、網路裡看見女人的消息,以及女人舊情人們的名字。小米每看見一個舊情人的名字,就驚呼一聲。她心裡想著,原來跟女人相配的,都是那樣出色的男人或女人。也就是這樣的想法,讓她,失去了女人。

至於女人,仍舊跟著每一任的舊情人保持著聯繫,忽遠忽近的聯繫,除了小米。小米將會是女人的下一個祕密,絕口不提的祕密!

P.S

情人節快樂。
換日線的話:最好是我人不在台北,你們才要找我出去玩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