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很長的時間,忘記我想成為電台主持人。若說小虎隊跟著我從十歲到我成年。那麼廣播至少從我有記憶開始,跟著父母聽著台語電台、廣播劇、知音時間、中華職棒……以至於我有時常常把HBL的轉播當廣播在聽、電視劇當廣播劇在工作時開著聽劇情。我不喜歡吵的空間,但我一個人的時候,一定要有些聲音。

20歲從二專畢業後,我曾經考過傳播學院的轉學考。為的是想要圓一個電台主持人的夢。後來誤打誤撞進了出版界,再不小心成為一個美術設計。中間我幾乎忘記為什麼我當時從資訊管理/工程轉去補傳播科系的轉學考。直至後來我回頭尋找我的人生應該、好像、有過什麼夢想。終於想起我曾經想要待在電台裡播歌,也許不說太多話就播歌。又或者,我可以如同我現在,聊聊電影、談談書以及播一些我其實已經不太聽的流行音樂。

寫小虎隊的時候,不停的goolge、不停查著wiki,好像我在做個什麼廣播節目裡的一個回顧單元。竟這樣莫名其妙地寫完一萬字的小虎隊。

工作將近二十年的人生,我確實在初期還記得我這個夢想,試過錄demo。但總是沒有很認真想過任何節目企劃,就算後來有時玩起facebook的直播,也是三分鐘熱度的玩,後來也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著特有趣的節奏和音調,但還是沒有在這個自媒體的時代,興起認真做一個節目的念頭。我想也許是後來習慣用文字表達了。

從小學,我就抄寫著《知音時間排行榜》的榜單到學校與同學分享。從2001開始,我就以文字分享著電視、電影、音樂、書本、生活、旅遊給認識或不認識我的人。我終究沒能靠著這樣的分享得到固定的收入(零星寫稿有賺過稿費。)我的觀點和切入事情的角度,也始終沒能成為一個屬於我的主流,但這也算是以另一個形式,完成我未完成的電台主持夢。

也許我從來只是想要「分享」生活裡有趣的事情、好看的電影、精采的書,以及種種種種可以在生命裡增添一點什麼的什麼!後來我沒有成為一名電台主持人。但未來是什麼樣的也沒有任何人會知道。就像誰知道我在三十年後,會做著一個節目主持人應該做的功課,寫完我心中的小虎隊,並且獻上最後這個彩蛋。

這是我12歲的時候,用錄音機錄下來,1991.12小虎隊《再見》專輯羅小雲《知音時間》專訪,也是我唯一留下來的錄音帶。轉成數位檔放在網路上與小虎隊的歌迷分享。中間有個時間差沒有錄到,是A面轉B面的來不及。沒有剪掉所有的廣告,讓大家回味一下當年的廣告也頗有趣的。

最後一段的薛岳,我想應該不是這一集節目的,應該是我上一回錄沒洗掉的。就那麼恰巧的呼應我最後一篇的結尾。四十歲寫著三十年前的小虎隊,聽著薛岳《生老病死》裡的〈如果還有明天〉。我的未來的每一天,應該會如同現在一樣,繼續寫著、說著我想跟別人分享的事。

我們都別被年紀給困住了。每一個年紀終究會有那個年紀我們應該要有的樣貌。但唯一不能變的是,我們都不能因為年紀而停滯在我們的焦慮裡。人會長大、會老,但記憶裡那個最純粹的自己,會一直在心裡,也許不是小虎隊陪了我三十年,而是喜歡小虎隊的那份純真,一直待在我身邊。

感謝在豬年的開始,把這些文章看完。不是件容易的事。萬分感謝!願我們都能夠擁有最想保留某個年紀裡最珍貴的樣貌。以及每一個好好過著的明天!

新年快樂!

圖片為2011年受DJ朋友fifi訪問時拍下的
這算是向三十年的小虎隊致敬
我是以1989的第一首歌算起

1991.12小虎隊《再見》羅小雲《知音時間》專訪
記小虎隊30年全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