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算不清楚,我或看或聽這個故事多少回。這是《滾石愛情故事》這系列裡,我最喜歡的一個故事,也是故事節奏和舖陳最流暢的一個。又或許是因為從邱澤飾演的見喬身上,看見自己,以致於那樣深深喜愛著。

那是後來才有的邱澤。在那之前,我的印象仍然停在《小資女孩向前衝》和《必娶女人》,或者還有一點點他年輕時唱著〈你知道我愛妳〉的記憶。像見喬那樣的深情的邱澤,我未曾熟悉。

這篇寫在看這個單元劇的兩年後,邱澤以《誰先愛上他的》入圍金馬的頒獎前夕。邱澤雙雙入圍金鐘的那年,正是《必娶女人》的連續劇和〈最後一次溫柔〉單元劇的男主角,卻雙雙落選。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角色,卻在《誰先愛上他的》電影裡合而為一,於是再將它拿出來多看幾次,還是覺得沒有得獎實在可惜。

〈最後一次溫柔〉是一個工具人和公主的愛情故事,男主角見喬以半自述的方式,讓故事進行。比起邱澤在其他幾部連續劇裡,聲音表情更多了,讓這個很普通的愛情故事隨著他音調,把這個不會拒絕的前男友的辛酸、無奈,表現得淋漓。

在愛裡(在任何人際關係裡)不會拒絕、不懂拒絕、無法拒絕的人,必須遇到一個懂得珍惜的人,才能夠好好被對待著,或者必須遇到能夠同等付出的人,才不致於一直扮演著忠誠卻沒有完美結局的悲慘角色。陳庭妮演的這個言如,也將任性的公主病發揮到極致,更加強了見喬的在愛情、在生活中,完美工具人的角色。

這個單元的劇本幾近完美,用過去和現在交錯的橋段,加上見喬的自述,把見喬這個完美工具人的疲憊感完全推到了頂端。那一場見喬在電話裡,對著言如大吼:「沒有人不在乎妳,我在乎妳,我在乎我媽,我在乎所有人,這樣不對嗎?」緊接著讓見喬迎來母親的離開,那啟動哭泣的開關,他說:「我寧願死的人是我。」他和言如,就再也無法往前走去。

編劇殘忍,讓見喬以二哥的身分,答應言如參加婚禮的要求,在婚宴的場合裡中迎來各式的眼光;編劇狠心,最後還讓言如質疑他從來沒有愛過她;編劇收尾收得很美,在愛情裡的全心全意付出,沒有得到同等的付出,最後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愛自己了。

或說這是這系列中的故事和歌曲最相符的一個單元也不為過。(其他我還滿喜歡〈新不了情〉、〈愛我別走〉和〈祝我幸福〉的。)當音樂一起,二哥的身分卸下,留給言如的,是母親和他對言如最深的祝福。

故事的最終,不免讓人想問,如果見喬愛過言如,那麼言如愛的是見喬那如同哆拉A夢的好用,還是真的愛過見喬?這或許是每個在生活上扮演工具人的人想問的問題。但即使如此,如見喬一般,最終都不會忘記,要留最後一點溫柔,給曾經愛過的人。只是他再也無法繼續愛下去了!

這個單元,主題歌選得好,連配樂都搭得還不錯。若說邱澤無法拿下那年的兩座金鐘,那麼2018的金馬更是面臨強敵重重,也不知道會不會替台灣留一座金馬?但在我心中,見喬已經是我心裡最佳男主角,而《誰先愛上他的》裡的高裕傑又將邱澤帶往更高的層次。他的喜悲情緒收放間,已不再看見其他角色的樣貌。

《滾石愛情故事》最後一次溫柔
導演:林子平 編劇:吳洛纓
主演:邱澤、陳庭妮

圖片來源:公視《滾石愛情故事》官方網站

P.S
很後來的後來,我才開始聽陳昇的老歌,卻發現後來比較新的陳昇我也有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