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電影開場前三十分鐘買不到第一排以後的位置,需要買下一場也快滿場是哪一部片?哪一部台灣電影?我不記得了。《當男人戀愛時》連散場後下一場晚上十一點的場次,也還是一堆人等進場。關於這部電影,早聽說不少感動哭泣需要帶面紙入場的心得,同場次等進場前還看見有一個女孩帶了一包家用的抽取式的衛生紙進場。

這部改編自韓國《不標準情人》(韓語:남자가 사랑할 때)的電影,確實擁有了很多很好哭的橋段,不過實在因為太老套了,反而沒有真的如網路上的熱潮真的會哭到用掉一包衛生紙。我想那是因為理解了「死亡」是一種日常,以致於真正教人感到的悲傷不是「一個努力讓自己愛上又無條件付出的愛人死掉了」這種「失去」時感到傷心的情緒,更多的時候是在死亡面前,還能從那一點點未完的故事裡,感受到那一個人曾經帶來的溫暖或者愛,所以有了悲傷的情緒。

Read More →

與「神鬼」有關的電影,幾乎跳脫不了「心魔」這件事。台灣這幾年的恐怖電影,只要牽扯到「神鬼」的主題,都不太有新意,抓著人過不了自己心裡的關卡去延伸故事。關於「怪力亂神」這種題材,拍得最經典的,莫過於陳國富的《雙瞳》,雖然仍跳不出東方人喜愛延伸的「愛」或者自我的壓抑。

喜愛以外星人為主題、威爾史密斯主演《MIB》的人,肯定會在《第九分局》的許多橋段,喚起對《MIB》的記憶。只是當有形的「外星人」換成無形的「鬼」,如何跳出「心魔」這一關,就不是件簡單的事。凡是牽扯到「鬼魂」就必然與生者(或生前)牽扯在一起,「人」、「鬼」該如何疏途?不就是還是活著為人時的懸念?

Read More →

已經算不清楚,我或看或聽這個故事多少回。這是《滾石愛情故事》這系列裡,我最喜歡的一個故事,也是故事節奏和舖陳最流暢的一個。又或許是因為從邱澤飾演的見喬身上,看見自己,以致於那樣深深喜愛著。

那是後來才有的邱澤。在那之前,我的印象仍然停在《小資女孩向前衝》和《必娶女人》,或者還有一點點他年輕時唱著〈你知道我愛妳〉的記憶。像見喬那樣的深情的邱澤,我未曾熟悉。 Read More →

我喜歡邱澤的聲線,非常喜歡。在看《誰先愛上他的》之前,我又把邱澤之前演的《滾石愛情故事/最後一次溫柔》邊聽、邊看的重溫了一次。關於邱澤,在他演偶像劇的那個年代,我是聽他唱歌的,直到後來才慢慢追他在電視劇裡的演出。

這是徐譽庭第一次挑樑當導演,又從電視跨界到電影。在這篇《我的爸爸是個同性戀,他死後把錢都留給了男朋友》訪問裡她提到最後這個版本,是剪了超過四十個版本之後留下來的最後結果。那些被她從垃圾堆撿回來的鏡頭,有很多都極有張力,但故事的結果,還是不如徐譽庭在電視劇本表現出來那樣,既說到點上了,但收著狗血不灑。 Read More →

28

繼《小資女孩向前衝》後,邱澤和柯佳嬿再度合體演情侶。《小資女孩向前衝》裡這兩個人的角色,很有趣、很好笑又不難笑,加上李沛旭這個搞笑角色,以及當時話題十足的瑤瑤,都表現得很亮眼,讓我非常喜歡這個小資女的故事。 Read More →

歌曲,往往在某一個時間裡,反映了我們最直接的心情,幾次書寫一張專輯的心得,讓我常有一種遇到瓶頸的感受,除非整張專輯給我很強烈的感受,否則在當下,我是無法用文字流暢的表達心裡的感受,在這樣的情況下,常常有一些歌曲,被我狠狠的丟在一旁,但我卻很想跟別人分享聽歌的心情,還有流竄在音符裡的每一份感動。

『雪地裡的星星』,一部還滿不錯的偶像劇,老實說,我只看過那十分鐘,對於『邱澤』根本也毫無印象,憑著《你知道我愛妳》的MTV,我才開始熟悉邱澤的聲音,只是,我一直記不得這首歌的歌名,MTV裡側著臉的他,一道淚水緩緩落下的剎那,歌聲裡等待、堅持的愛,在那一瞬教人心痛!我試著記起他的名字、歌的名字,那側著臉的淚水,還有歌聲裡的愛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