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點開Netflix的《FEEL GOOD》來看,想看看外國影集是怎麼寫同志故事、說女同之間?很意外的跟過往看的同性戀情的故事,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尤其是重新再看了一遍電影《盛夏光年》發現了「台灣的」同性戀故事裡,好像都缺少了「戀愛中很美好的部分」?太過著重「自我認同」這件事,以及太常也太容易著墨於「不被認同」「不被接納」的那些,常讓我覺得我還活在白先勇寫《孽子》的年代。

先不談為什麼大部分台灣同性戀的故事都把「戀愛中很美好的部分」給拿掉了,《FEEL GOOD》還有甚少女同志故事裡會提到的:當同性戀愛上異性戀的那部分自我質疑,尤其是在T的身體認同部分,更少人探討。

Read More →

這幾年線上看劇,總是把國語或台語發音的電視劇當廣播劇聽,偶爾會拿出那些年少曾經將自己完全投射進劇情、想「被懂得」般的尋找的電視劇來看。

走進偶像劇的戀情,幻想著人生能不能有個誰將那般難以下嚥的劇情改寫,而那些叫好不叫座精心製作與現實太相近的劇情,則是不斷地將自己拉近那個名為人生的黑色漩渦裡,有時讓人感覺心像是被懂得似的擁抱著,有時教人直視現實連逃跑都沒有力氣,有時在下一場戲又給人另一個希望轉折,在快溺死的人生深海中,就著海面上的微光伸出了手,大吸了幾口氣⋯⋯

《逆女》原著出版的時候,我還在女校看著那些下課倚在教室走廊上探索彼此身體的同學、學姊、學妹們,有的大膽地親吻,有的隱密小心地從裙底探進;那些大方親吻的,引來下課的人群圍觀、起鬨,女孩們的打鬧、手帕交的情誼,在上課鐘響後,師長驅趕回教室,一切似乎順其自然:告白、被告白、相互擁抱,青春的荷爾蒙被點燃誰也澆不熄。

Read More →

*看台劇好像成為一種流行,內心感到特別感動,加上近期的台劇多有水準之上的作品,期待台劇能真飛出一片天!

以二十多年後的世界為背景,2049年的科技究竟會把世界帶往哪裡?人與人對話、溝通的方式又會是怎麼樣的?關於訊息的接收是否真的能做到像是電影《關鍵報告》中,隨手就可以滑開個投影的視窗,透過雙手在空氣裡比劃,就能操作那些光影?

Read More →

上一次看舞台劇是在2017年的12月,在台北的一個深夜,貓弟死前的一晚。那之前在衛武營又看了一次《人間條件一》的戶外演出。我不特別愛舞台劇,但二十年前第一次看舞台劇就是看《人間條件一》,應該是首演,公關票的來賓席,假裝是文青的我跟著雜誌社的同事、主編乖巧地坐在那個位置上,看著歐吉桑吳念真要說的故事。

我沒有因此特別愛上劇場,但非常喜愛那樣溫柔的故事,笑與淚全部融在那幾個小時、濃縮一個家的情感、一世情的掛念。知道衛武營有戶外演出時,我從當時在它對面的工作室和朋友步行到那個我極度抗拒要與人不斷交會的大草地,吹著讓我頭痛的冷風,看著那個讓我二十二歲在異鄉感到溫暖的故事!

Read More →

《俗女養成記》第二季,應該是我看過的台劇續篇最好看的一部劇集了。在金鐘頒獎典禮上聽到不少電視劇都會拍第二季及上映電影,不禁讓人回想起那些「續集就爛尾」的電視劇和「票房不如預期」的電影,不知道究竟是出資方打鐵趁熱,還是觀眾敲碗喊燒拱出來的,還是真的在創作者心裡真的有了更好的故事雛形?

這兩天重溫了《我們與惡的距離》與《麻醉風暴2》依然被《我們與惡的距離》那精準的台詞、節帶進了故事情節裡,彷彿真的是在現實生活裡,遇見、聽見、看見劇裡那些難以消化的情緒;而《麻醉風暴2》仍然像初次看的時候一樣,沒有看《麻醉風暴1》時,讓人有一股作氣想看完,平穩卻沒有驚喜也沒有真的有過《麻醉風暴1》的震撼,頂多被蕭政勳寫給惟愉的信感動到,其他的大概就如我在這篇文裡寫的〈沒有意外、沒有驚喜的《麻醉風暴2》〉

Read More →

公共電視是台灣許多公共議題探討、談論的公共媒體。每週一到週四從《有話好說》這個節目獲得的訊息遠比一直看輪播的新聞台,或者網路轉分享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正確的訊息,來得有益許多,雖不一定能知天下事,但也還算可以知道比較重要需要關心的事。

這次《有話好說》做了一週四集關於「思覺失調」的專題,是我相當關注的議題,也是我認為現代人應該再進一步了解的精神疾病。所以決定寫一篇文張貼出來。

Read More →

「窮」到底是什麼味道?沒有窮過的人肯定不知道。不知道坐在迴轉壽司台前連望向顏色比較貴的盤子都會覺得愧對自己剛攢下的錢。 喔!不對,窮得連一盤三十元的迴轉壽司都覺得貴,再添一點錢就可以吃一碗陽春得擺上單薄肉片切出來的燒肉和半顆蛋的飯,若是多拿一盤,可以吃路邊攤像樣一點那碗剛破五十的乾麵,好運一點還可能用十元加顆貢丸或滷蛋……

在「大債時代」裡,人們想的不是「怎麼賺錢」而是「怎麼減少負債」或是「不要增加負債」?

Read More →

年輕的時候,總是看著電視電影裡的故事,幻想著自己是那些被揉捏出來的角色,不論是好的、壞的、優秀的、失意的、落魄的,好像總是會有這麼「一定」的樣貌、「一定」該要怎麼樣的「成為什麼樣子」或者遇到某些事件「就應該要有」的情緒反應。我常常在心裡大叫(有時候寫在facebook):把電視關起來啦!不是每一個角色設定「一定都是那樣」!

前幾個月在看韓劇《夫婦的世界》,非常喜歡裡面池善雨這個離婚女人的設定,也很喜歡前半部的劇情推演,那種男女在婚姻和不在婚姻裡的交鋒很是精采,但常常會有很多讓我心裡冒出「登愣」的聲音,雖不一定「不合理」卻讓我聯想起生活中遇到的其他人事物會做出來的反應:「到底是電視看太多,還是本來心裡就這樣想的?」哪來什麼事都非得跟身邊的人內心糾結交戰一番!這樣不累嘛!

Read More →

首先,這些劇集、電視劇都是我看過的才會推,不代表沒推的是不好看的。會陸續更新在這個頁面裡:https://www.sunlinedesign.com.tw/movie,由於我希望都是「正版」的片源,所以不放任何沒有版權的連結。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看完金鐘55後,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為什麼這些那麼好看的電視劇,都不在週間的熱門時段?」我們得要上OTT平台、擠在週末看一堆劇?這到底是觀眾的選擇,還是電視台逼迫觀眾不得不選擇?

我想,還有在看電視的人一定跟我一樣從2010年來一定看過八百萬次《後宮甄嬛傳》(而且常常在嬛兒離宮那裡轉台個幾集XDDD),接著會看《那年花開月正圓》、《如懿傳》、《延禧攻略》,偶爾有《步步驚心》……這些全都是吃飯時間後(不加班的人)每天晚上六點~十點的一再重播的電視劇,其餘比較不重複的是韓劇(但也always會重播。)我想即使你不是真的想研究這幾部電視劇,你也背得滾瓜爛熟了吧!(回宮後在皇上身邊的每一刻都叫臣妾噁心!)

Read More →

這部看了不下十次(對,十次以上)的電視劇,我一直想替它寫一篇文,但始終卡在最終陳嘉玲奔回台南和蔡永森在一起的橋段不知道該怎麼看待這一個結尾,而反覆看了數次,依然都會在這part卡住,不斷想著這部從頭到尾表現著女性「從舊時代的傳統到新時代的自主」的電視劇,為什麼在最後一刻還是進入了那個「女人啊!還是要有一個人愛著、被愛著」的結局?

《俗女養成記》大概就是女版的《花甲男孩轉大人》吧!一樣是從南部去台北,一樣從台北回到南部,一樣被問著婚姻、未來,一樣有著許許多多其實就是日常的家族親友間往來的故事,但《俗女養成記》多了從女性的角度,從小比男性社會化的社交往來、察顏觀色,依循卻不完全遵守著應有的規矩,在其中掙扎、反抗、辨證中有了陳嘉玲這個角色。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