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7春聯-1

才剛在便利商店坐下來吃早餐,邊掏出包裡的小說翻開要讀。手機傳來L的訊息。

「問你喔,你那個春聯的指印畫小雞圖案,是你自己畫的還是找素材圖檔來用的?」

我邊攤開小說,邊打字說:「自己畫的。」

我不太會畫畫,但我挺喜歡「圖像」,也非常喜歡可愛的東西。我畫過幾本書的插圖,也生產由我自己手繪的眾多商品。「指印畫小雞圖案」是農曆新年新開發出來的圖。雞有點難畫,不想太正式,又畫不出太可愛的圖,便聽由姊姊,以指印來畫雞年的生肖圖。

坦白說今年的商品販售績效不好。除了春聯有公司大量訂購,並上了報刊的報導,其他如紅包袋都不如往年的成績,到現在家裡還置放著一些存貨,看來只能拿來送親朋好友了。

L又繼續傳來:「我想也是啊,可是小妹從學校拿回一個校長發的一元紅包卡片,一回來就說:『媽媽,這個上面的小雞跟你的春聯一樣』。我回家拍給你。應該是訂現成的。」

自從開始做商品以後,逢年過節或是心血來潮突然覺得什麼東西適合哪個朋友,我便會亂塞小禮物給朋友們。出國硬是要寄自己拍的照片做成明信片寄回台灣;聖誕節、新年、農曆年要做小禮物,有候不是節慶,突然想念起誰、想跟對方說說話,就在商品堆裡找出由我自己製作的商品給朋友。我總是充滿這樣莫名的浪漫感,也不知道朋友會不會覺得困擾就是了。

「你這樣很煩,下次直接拍給我,不要讓我等。你現在就給我找出來。我要弄清楚是不是被拿去賣了。」我閤上小說看著手機上的對話框,回了這句話給L。

我只要固定的行程被打斷,就會開始感覺焦躁,語氣就會失了我原來緩慢生活步調中的優雅,顯得尖銳了起來。我開始在網路上尋找圖檔,希望順利找到那個一元紅包卡片。要先弄清楚,究竟是被拿來作為商業使用才影響我的銷量,還是只是沒有注意圖片版權,而被拿去製作發送的紅包卡?

還好L沒跟我計較我的語調,只留下一句:「好,我回去找,等我一下。」就消失在網路上。

我有點急躁地在facebook上寫下這件事。我搜尋著學校的電話,想要先找到校長把事情釐清。

「我們現在在開校務會議,請問有什麼事嗎?」校長室接電話的人告訴我。

「校長開學時發的一元紅包,上面的圖使用到我的作品。再請校長回電給我。」

我匆匆留下我的手機、姓氏,掛上電話、將小說收進包包,踏上單車回家。

16729513_10155072773227244_4667582817948329846_n

離開便利商店前我想起我有一位律師網友H,但許久沒聯繫,這樣突然冒出來請求援助,不知道會不會太不好意思?我還是傳了訊息問他,也在facebook上詢問有沒有人能支援我相關後續法律上的援助。

還沒到家,我就收到L幫我拍的照片。也同時收到H的回覆。

H說:「很急嗎?明天才有空。」

我確實有點急,但精簡的說了來龍去脈。

「我在等校長的電話。」我說。

H大略跟我說明法律上我可以怎麼做。包括寫存證信函的步驟、求償事宜等等……

我想起我二十出頭初到台北工作,一個人隻身在外,簽了一只三個月的試用期同意書,卻還不到試用期滿就換工作,便與公司老闆互寫存證信函,最後進到勞工局協調合解的情景。光聽到「存證信函」四個字,就讓我全身的細胞都緊張起來。

「那校長如果先打電話來了呢?」我問。
「那就談啊。」H說。
「好。」

「好。」通常我會這麼回應大部分的人給我的意見。是一種「知道了」回應。然後繼續在我的腦海裡去細想之後的步驟和細節。

還沒開始細想,手機來電震動,不明的電話。我按下耳機的通話鍵。

「你好我是光仁國小的校長,真的非常抱歉,請讓我先在網站上做個說明,向您致歉。我待會會請廠商撥電話給您說明,請讓我先跟廠商聯絡。」校長快速地將來龍去脈告訴我,那是她請廠商製作的紅包卡,圖片也是由廠商挑選,對於使用到我的圖片卻未告知,非常抱歉。

我試著放鬆心情跟校長說話:「因為這是我的商品圖檔,我需要知道它有沒有被用在商業使用?也跟律師討論過後續的處理方式。再跟校長聯繫。」

掛上電話後,我的幾則facebook已經有一些回應。替我生氣的、幫我找律師的、說要求償的……我苦笑著回應這些留言。

「我沒有要走法律途徑。如果可以善了的話。」我說。

才剛寫完這句話,換另一個陌生號碼來電了。

我接起電話。對方是中年女人的聲音,說話的語調有點緊張,甚至有些抖動、結巴,說明這圖只用在校長的紅包卡上。

反倒換我安撫對方了。「你不要緊張。我沒有要告你,但我要知道圖片從哪裡來的。」

「這圖是我們公司的小姐在網路上找到的。」

我在電話這頭抓抓頭,對於網路世代的版權觀念的薄弱感到無奈,但也不致於感到氣憤。最怕的當然是遇到對這種事「一副沒有什麼」的人,那才真教人生氣。

「你先不要緊張,我沒有要告你,也沒有要有什麼法律行動。」我說。我幾乎要聽到對方深呼吸的聲音。

我又說:「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加上這些圖是我用來做商品的,我需要知道你們使用的過程和圖片的來源。加上發生在學校,還是要做一些什麼,讓這成為經驗,作為警剔,希望你們下次用圖片時,還是要多加留意版權。」

掛上電話後,我擬了一封要給校長的信,內容有希望校長公開說明的內容,寄予H請他過目。但有一事我始終無法啟齒。H給我的建議是,如果我不要賠償,也需要有個捐款的動作,在這件事上付出一點點代價。

就我個人而言,聖誕節、新年前後,我也會分享我的圖檔給網友使用(但需要有我本人的基本訊息,諸如網址以代表是我的作品。)這樣的使用圖片,沒有影響我太大的權益。我給H發的email主旨上寫著:「聲明,你看看,捐錢我不知道怎麼接XD」

H回訊來說:「要晚上或是明天才能處理,今天太忙了。」
我答:「好。」

我開始動手一天的工作。試著緩和這從早上來的驚嚇和情緒的緊繃。

大概是看太多劍拔弩張的社會事件,遇到這種有爭議的事件,總是會像貓感覺到被攻擊的姿態,弓起身子、全身的毛站立起,好像隨時都要給對方致命一擊似的。我極度敏銳與緊張的神經,已經常常因為一點太大的聲音和突來的事件,讓自己處在焦慮狀態。如果可以用比較緩和的方式處理完事情,可不可以不要讓自己一直待在焦慮裡?

H回我信的時候,我已經因為感冒藥的藥效昏睡過去,隔天早上看見H傳來的訊息:「你寫的很好耶,但好客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加請他們捐錢的事。我改了一下,妳看看合不合意,如果覺得太強硬不適合妳的個性,那用妳原來的也可以,或是刪掉最後一段寄去也可。希望事情能圓滿解決。」

我起身換上每天出門騎車的衣服,邊傳訊息給H:「謝謝你。我現在早上會去騎車。我騎車想想錢的部分。呵呵」

每天早上出門騎一趟單車,從南高雄到北高雄,已經是天氣開始涼爽後到這個初春的習慣。沿途想想事情,把那些想不通的、需要細細思考的事,放在這段時間裡。偶爾有更空的時間,待在便利商店讀一點書,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還要想這種事。

H回訊來:「不要太困擾,照著你本心去做。」

我改變我平時速戰速決的習慣,決定先好好吃個早餐,再讀一點最近喜愛的小說,才起身回到家,坐在電腦前,修改這封信。

我保留H給我的建議,把捐款金額降低,在信末附上捐款單位的網址,將信寄予校長。並同時在信裡說明法律程序裡侵權事件所涉之所有民刑事及其他所有法律責任的處理方式。

我離開電腦走進廚房作飯。除了早起的單車運動外,能讓我緩和情緒的事,大概就是作飯了。

timeline_20170216_134628

我煮了麵,將雞腿肉燙過之後,淋上朋友前幾日跟我交換小蕃茄的薑油,再丟進兩顆貢丸入湯鍋,切把蔥,完成簡單的一餐。再習慣性地拍照上傳instagramfacebook、LINE,最後才坐回電腦前吃飯配facebook。(喜歡看我作飯的人也可以follow我)

沒多久,校長回信同意我的要求,除了在學校網站上公開說明,另捐款給我指定的單位,我也不再追究相關法律責任。校長的回信和善、誠懇,我將信轉寄給H和L。我想無論如何,能夠將遇到的事情以最好的方式(我認為的)處理完,也就是完美的了。

等了幾日,與校長手機簡訊和email來往,收到校長的捐款證明,以及刊在學校的聲明擬稿。我特別加上了這一段:

盼校長能在校內公開向師長、學生說明使用任何網路圖片時,對於「著作權」的尊重,不論轉貼、分享或是印製,也不論網路圖文是商業使用或是僅供欣賞,只要使用,都需要取得原作者的授權同意等等,有關於著作權法律知識,以免再次發生同樣的情形。

聲明網址:http://www.kjes.tp.edu.tw/front/bin/ptdetail.phtml?Part=10205

我依然能想起,二十出頭的我站在台北的夜間郵局,和幾個跟我一樣簽下三個月試用期同意書的同事,焦慮地寫著「存證信函」的心情。我依然能想起我過年寫的那篇被按了幾百個讚的文章裡提到的那些,我在國中遇到的、莫名其妙的老師,讓我不明白為什麼大人可以把事情處理得那麼糟糕?

在這劍拔弩張的年代,網路上每個人都擁有替自己發聲權利(但不見得能擁有話語權)如果能夠再和緩一點、再真誠一點、再稍微放下成見一些,會不會每個人就能不要那麼焦慮、焦躁,好像隨時都要操起手邊的武器爭鬥一場?

至於對「著作權的尊重」,是這世代不可避免的課題,這其中眉眉角角,從個人隱私到著作的使用、分享,都是龐大的課題,需要每個人多花一點時間思考、學習。

最後幾項事:

1.我有些創作、照片,不介意被用在「不營利」的事項上。但需要我同意,並放上出處、作者。若有相關事宜,請來信:sunline.liu@gmail.com 或是上facebook找我sunlnefans

2.如果在1.的使用需要修改我的作品,或者在設計上需要更動,更動修改的作品要完全經過我的同意,要簽使用同意書也可以。

3.如果2.你真的改得很醜,麻煩付錢給我,我能幫你設計。我實在受不了我的作品被改得醜。一樣來信至上述email。價錢可商量,但不要開出連你都覺得羞愧的價錢。

4.歡迎購買我的商品,如果你很喜歡:http://www.sunlinedesign.com.tw

最後,特別感謝L跟H。並感謝我生命裡使我保有我的善良的每一個人。謝謝你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