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JAPAN 0605-1

守口下了一整夜的雨。睡不好,在心悸中醒來。昏暗的天色裡起身尋找帶來的藥,吃一顆希望可以再睡一會兒。想不太明白這樣輕鬆的旅程,為什麼會緊繃的心悸起來,想必是我貪心喝著那些咖啡因太多的飲料才是。

前一天梅小路公園的手作市集太晚出門,今天東寺的古物二手市集應該要早點出門。清晨寫完文章再倒頭入睡,醒來時已十點多。整裝出門抵達京都已是中午過後。從七条上公車還搞不清楚要坐哪一台,只好順著googlemap的指示,搭車到東寺南門前。

2014年到京都,應該是不小心碰上東寺古物二手市集,在市集上相中一組Canon AE-1的底片機。保存的極為完善,當時猶豫沒把它整組帶回台灣,只買下一顆鏡頭。這回不知道會不會遇上,也沒想著出門只帶著一張一萬日幣的鈔票,如果遇見現金也可能不夠而作罷。

守口整夜的雨,讓我盯著手機裡的氣象app,擔心京都也有雨,或許市集也就取消了。從京阪電車出口走出,看見迎面而來的陽光,到東寺搭著老老的建築,就是明信片上的風景了。只是沒料到,我還是只趕上收攤了。

東寺這個市集很有趣,可以看到很多日本人生活的痕跡,比起那些手作市集,會讓人花更多時間停留。由於已經很多攤位收攤,人潮不多,多半都是觀光客。講著台灣國語的尤其多。這個把玩著相機、那個呼喚同伴:「你幫我看一下,那個是不是很有名的漫畫,要不要買?」

繞了一圈,只在一台相機前停下來。Canon AE-1 黑色加變焦鏡,標價10000円,造型很有個性的老闆拿出計算機打上8000,問我要不要。我想起我錢包裡的10000円,要過一整天,買下就沒現金,便猶豫的離開這個攤位。

2016 JAPAN 0605-19

我在一對老夫婦的攤位前停下,他們賣著各式的刀具。拿起一把又一把的裁縫剪刀,每把都握握。老先生拿著布給我,要我試剪。我點點頭接過手,又重新一把一把剪過。本想買下兩把,一把給媽媽使用,一把留著自己也裁剪布時能用到。最後心裡掛念那台相機,只買下一把,還拿出手機打上數字問老太太能否3000円算2500円。她在我的手機上鍵入2700円。成交!

走回原來賣相機的攤位,幾個台灣年輕人正在跟老闆詢問NIKNO的單眼底片機。我從他們的身影縫隙間發現原來那台Canon AE-1 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上。老闆一樣拿著計算機打上數字,跟其中一個男孩報價,男孩跟身邊的同伴借了一千塊買下這台相機。

我跟著男孩同方向,順勢問他:「你買這台多少?」
他大概被說中文的我嚇到,頓了一下說:「七千日幣。」

這些好一點的底片機,拍出來的照片都非常美,可以說是用它們拍過照後,肯定愛不釋手,不管它有多重,出門拍照一定會想帶它出門。來東寺這個市集不用找太多其他的東西,只要找到一台相機來一趟京都就值得了。

2016 JAPAN 0605-41

離開東寺後,又搭車前往車站拿公車路線圖。在京都搭公車是必須,或者腳力夠好也可以一路步行。京都的公車價格230円起跳,只要搭到三趟的人,一定會買公車一日券,但不知道公車路線就容易浪費時間在換車上。在京都車站的觀光案內所能拿到全中文的公車地圖。

京都的觀光客很多,來自各個國家的人,散布在京都的知名景點。往一澤信三郎布包店的公車上,沿路兩旁都是等公車的觀光客。但京都很好,不只有觀光客,不像這座城只服務觀光客那樣,還是可以看見很多當地的人的生活。

2016 JAPAN 0605-71

一澤信三郎布包是很多台灣人的愛,價格不低,質感很好設計簡單,在家做布包時,總想著希望自己家的布包,也可以這樣受人喜愛。去年去東京前,看見散步計劃的K背著一個側腰包,很是好看。一直等到今年,到京都總算可以進店裡買回一個。

時間還早。從一澤信三郎布包離開後,我沿路往祇園走,走進花間小路不一會兒,便又折返。人太多太密集了,上回來京都走過,就不走了。從祇園沿四条通往鴨川走。天色還很亮,鴨川四週都是人潮。我決定走下河堤拍拍照,順便在大太陽下,吹吹河邊的風,很涼爽又舒服的天氣。

2016 JAPAN 0605-118

河堤邊散著三三兩兩的人群。有人躲陽,坐在橋下彈著吉他;有人單車一丟,就坐在河堤邊和朋友說話;有一對父子正在猜拳,贏的可以往前走三步,小男孩猜贏好興奮,終於超越父親,父親這會兒落後猜贏,腳步一跨便又趕過男孩;有更多的人拿著相機拍著鴨川,拍坐在河堤邊的人群、拍景色,還拍正在夏日的納涼床上吃飯的人們。

我往超商買酒買食物,也來體驗一下在這兒吃飯的感覺。鴨川的觀光客非常多,但鴨川很大,不至於感覺人潮的擁擠。比鄰而坐的一對情侶,說著中文,男孩問女孩:「妳還要坐嗎?」女孩沒答聲,或許說了:「隨便」過不久,男孩又問:「不要坐的話我們走了。」他倆離開後,我也吃完東西正喝著酒,又來一堆情侶往我身邊坐下。

我向他們一看。被一旁的景色吸引。

2016 JAPAN 0605-127

一個西方老先生,拿著放大鏡看著地圖。他也剛坐下,還從包裡拿出旅遊書。我忍不住朝他按下快門。「好想走過去問他是一個人嗎?年紀多大了?」我在心裡murmur好久,反覆練習著:「How old are you?」一直到我把酒喝完以前,都還在練習這句12歲時學會的英文。那麼「你一個人嗎?」這句到底怎麼問?

我起身離開前在他身後拍下他的背影,終於還是忍不住心裡的好奇,蹲下來說:「excuse me」他轉頭看向我,露出溫暖的微笑。

我問:「How old are you?」心裡超緊張的啊啊!他沒聽清楚,回答我不是數字的答案。但他的英文咬字也不是我辨識得出來的。再問了一次「How old are you?」他還是沒聽懂回答著剛才我聽不懂的內容。

我比出手勢請他用寫的。

他在他的地圖上寫著:「Spain!」繼續畫著地圖,把義大利、法國跟西班牙的相對位置都畫了出來。我再問了一次「How old are you?」,他寫著:「60」

我用超破爛的英文又問他:「你一個人來日本嗎?」、「來多久?」他說他一個人來京都四天,接下來要去幾個地方(我就真的完全聽不懂了。)我表達著對他這樣的年紀一個人到日本覺得很厲害,起身離開前,我向他擠出一句應該正確的英文:「Have nice trip!」他笑著對我點點頭,問我是日本人嗎?我說:「I come from Taiwan!」

2016 JAPAN 0605-139

朋友在LINE上說:「都以為你還在高雄,還想問你是不是很熱。像沒出國一樣。」我確實覺得自己沒有出國似的。除了一個人過日子外,一切像沒有變的感覺。

這是網路世代。不論去到哪裡,只要有網路,就跟人群的連結不會太遙遠。不要害怕孤單沒有人陪。即便不是離開原有的生活圈,我們常常也只有時間利用網路相互陪伴。

西班牙阿伯可以在沒有網路下,帶著放大鏡,用著不是googlemap那樣方便的紙本地圖,一個人旅行。有網路、有3C的我們,有機會的話,一個人出門吧!朋友們都會在網路的那一頭待著,像平常那樣!

2016 JAPAN 0605-123

2016 JAPAN 0605
20160601~0701相片珍藏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