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 老了 看著兒時玩伴抱著 新生的孩子
感覺上 離那個在母親懷裡的時光 已經很久很久
姊那天高興的說 『乾兒子出生了!』
我不以為意 直到巷口奔出那一個個十年前的自己

懷舊起騎單車的時光 瘋狂迷戀偶像歌手
不像現在一樣 有什麼偶像劇 漫天的偶像齊飛
小虎隊 少女隊 四大和四小天王
偷偷的在心裡會心一笑 我房裡還留著那堆不像話的剪報

我問姊啊! 我們是該成熟還是幼稚的好?
是該一派天真 或是 一本正經 我不知道
似乎討厭 這個尷尬的年紀
從前想長大 長大想變小 可是現在我卻什麼都不想要

那一疊疊 一箱箱的東西 因為要整理房子 所以被搬出來
我收著 收著 從幼年 童年 少年 青年
青澀的臉 發黃的照片 醜得變形的字 我不滿意
我對過往的自己 大概只有天真的部分 是想保留的

我說 以前怎麼長得那麼醜啊?
我說 以前字怎麼可以寫得那麼難看啊?
我說 以前怎麼會那麼浪費錢 買那麼多沒有用的東西啊?
我說 沒有以前的那些 也不會有現在的我啊!

記憶 占滿了腦液 舊東西 堆滿了我的房裡
開始丟棄 房裡的東西 還有腦液
時間堆砌自己 從一丁點大 到現在人高馬大
心也從單純 變成複雜

我找到一張 以為遺失的 重型機車駕照
花了一些錢補辦的那張 還躺在我的皮包
當時還驚慌失措的害怕 駕照被冒用
急忙的去警局申報遺失 現在卻莫名其妙的被找到

我發現一本 字跡工整 外皮老去的電話簿
裡面記著許多想念的名字 已經背不起來的號碼
我撥打那個像手機的號碼 結果是call機
再撥打其他三個號碼 一個空號 兩個沒人接聽 我很想念的一個人

我拿起一張 第一次搭台北乘捷運時 多買的車票
那晚 我們跟著老師 一起坐 坐車到士林 畢業旅行
同學們玩得很開心 我一個人 耍孤癖 又乘著車回到旅館
以為自己很瀟灑 其實是無聊得以為別人跟自己不同掛

很多很多東西 姊說八百年不會用到的東西就丟了
我已經丟掉很多 留著2001那年世界盃 東奔西跑湊齊的剪報
雖然不知道在此之前 被家人丟掉多少
我能救起的那些 還是乖乖的待在箱子裡 沒有亂跑

翻起一封一封的信 一張一張x'mas的賀卡
一本一本的畢業記念冊 一頁一頁同學們留下的祝賀
一次一次出遊的照片 一幕一幕在腦海裡的畫面
我留下 我能留下的

1992 1995 1996 我沒有再翻那些被我寫上日期的紙袋
因為我幾乎 可以記得裡面 寫著什麼
我沒有再翻 那些八百年都不會再翻的東西
我在想 八百年後 即使我不翻 它還是存在 我腦海

看著二○○三的新生兒 我突然想知道 母親生下我那時的表情
二○○三 母親看著我 會有什麼心情
我的記憶 不斷的回溯 那些過去
八百年後 我再看見那些被我收藏好的東西 會是什麼心情?

P.S
很久沒發報,不想寫長長的散文,就短短的好了!
天冷,但我今年覺得不冷。大家保重!
我的感冒也在痊癒中。
祝 冬好

換日線的話:記憶這件事,現在不丟,以後變沈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