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0

應該是十年前。我和S騎著摩托車,從花蓮到台東,經過山、海時,那莫名襲來的恐慌感,讓我想徹底逃離盛夏藍天白雲的美景。無法說出來的恐慌,是關乎生死的焦躁。感覺山崩、海嘯好像隨時會發生,自己將要被吞噬在那樣的慌亂中。

大概是九月我買了單車後,跟在台東的朋友說:「欵,那不如把車運到台東去騎好了。」久久未成行。這是集體瞎忙的現代人,沒有誰有太多的行動力,在勞碌的工作之餘,起身到另一座城找遠在他方的友人,總是一拖再拖,看誰真的受不了自己的生活,是逃離或決定拋棄,才來到對方眼前。

在那個慌亂中,我回到當時生活的北城。即便離開山啊海的,我還是經常地想像自己在騎車的過程中,在下一個路口發生意外,甚或分不清,究竟是自己想像出來的畫面,亦或是如同嗑藥般的產生幻覺。

訂下前往台東的車票,連同單車上台鐵的登記後,期待著這一天,可以回到美麗的東海岸。這長長的台11線,是我心裡認為世上最美麗的海岸。也不記得那樣的慌亂感後來如何轉變成死神的召喚,經常性地干擾我的思考,或者影響著我的生活。

凌晨三點還未入睡,早就是旅行前夕的慣性,慣性地整理著凌亂的房間,慣性地回想一次到底什麼被遺忘沒放進包包裡。高雄的大雨下得急,還盤算著起床後到底怎麼騎著單車到火車站,好讓旅程順利。

老天爺也慣性地寵愛我,一夜不好眠後,竟在早晨停下雨。沒聽見雨聲,我起身,速速將所有東西扛上肩,再把單車扛下樓。

總還是有疏漏,雨衣竟被我從包裡拿出來準備後,就不知道順手放去哪裡。賭它一把在上火車前不會下雨。老天也便成全我的孩子氣。

沿路抵達台東未曾有雨。就連友人D說的天冷,也在細微的陽光裡,脫去原來準備保暖的衣服,只剩一件短袖,在騎著單車的同時,迎著這年微涼的冷風。冬季已至卻未能感受一絲寒冷。

這是第一回冬日踏進台灣的東邊。無烈日,卻也不需要太厚重的冬衣。

而那多年前感受死亡的恐慌感,已在這些年,時時成為腦海裡的,死神的召喚。無法太明確的形容,那到底是什麼感覺,只能像朋友說的:「欵,你行動力真的很強耶!」那樣努力地對抗。如何都不想輸給那想像、那恐慌!

直至筋疲力盡,才能在旅行中找到漫無目的的真諦。

僅以手邊的小米酒,敬每一場旅行、每一個同行的戀人,並敬那該死的恐慌及我無法停止的焦慮。

當然,為了不辜負老天的寵愛,旅程依然前行,人生亦然!

圖片:
伍樓國際背包客棧

P.S
千萬不要跟著別人的情緒走。情緒是很個人的。有時候人只需要陪伴,而不是誰替自己想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