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1

十月初,到了日本京都一趟,一個步調不算太快的城市,公車系統很方便,公車導覽的路線圖也相當清楚,對於一個旅人來說,在京都不太需要煩惱交通的問題,步行與搭車,就足以在城市裡悠遊。

因為步行的關係,所以看建築的時間就多了。京都的高樓不算太多,不論是老建築、新建築,都有著相同的特點,那便是「整潔」。人在他方,便不由自主的想起台灣、想起高雄。

japan-2

記得五年前剛從台北回到高雄的時候,起念在家的附近吃早餐,順便想看看街道、建築的變化。有變化,不大,卻也變化不少。一排排透天厝,拆了蓋上大樓,已甚少在家附近看見四層樓以下的老房,更別說像京都那樣,樓與樓間的木製的傳統建築。

離開日本前兩天,去了由明倫小學改制成的京都藝術中心,想起前身為旗山鼓山國小的「旗山生活文化園區」,有點相似,但明倫小學是擠在大樓之間,彷彿誰都不能移走它似的,還在原地供給這座城市所需要的藝文信息。站在那兒抬頭看見兩旁的高樓,還有些感動,希望下一次再到訪京都,它仍然可以讓人站在那裡,感受時間帶來的變化,不需要過多的詮釋,就能感受它在歷史中的氣味。

japan-5

japan-6

這幾年在台灣,一棟棟老房子拆,好多好多的保存運動不斷被發起、參與。那些象徵歷史、文化的建築有的年久失修,有的面臨新建築的到來,好似拆掉是件必須的事。

japan-3

走一趟京都,發現三步一間木屋,五步一棟小樓(小樓還與旁邊的新建築多了連接的地方,可從小樓進入另一棟大樓),連城市裡的廟宇,都安靜的藏身在繁華與流行之中。路過時竟也完全無突兀感,心想:「論先來後到,我們還真的是晚了好久好久。」

japan-4

高雄將慢慢地多很多很多漂亮、宏偉的建築,遠眺山、近看海。那些還未被拆掉的房子,能安穩的待在那裡多久,誰也不曉得。只是經過這麼走一回,才發現,原來一座城市的變化,必須有新也有舊,舊的提醒著前人的痕跡,新的畫上前進的美麗,兩者相加才會擁有更多美好的故事。

本文刊於2012.11誠品高屏區月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