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廣告:來看這些我們做的袋子吧!

我的正職,是一個幾乎不會有人知道的工作(除了合作單位及每天在Facebook聽我靠夭的人以外),我無法言說,我在做什麼工作,特別是在南部。繞了一大圈,我回到十五歲我沒有堅持的那個項目,美術設計、美編、美工,anyway我不太在乎誰知不知道我在幹嘛!就好像我的家人無從對別人交代起我在幹嘛一樣。我向來是我活得下去,也沒有什麼好交代與否的。

特別是多數的人都只關心領多少錢,而不在乎我是不是三天沒睡覺這件事。

離開從十六歲就開始的縫紉業前,我就不斷地慫恿媽媽:「來做小東西,來做小東西~」她不知道有什麼小東西可以做,也不知道,究竟現在的人,到底為什麼要花上千塊買一個其實成本根本不用100塊的東西(我的意思是,她沒有那個需求,她也不會花那個錢。)

我愛書。很純粹地,是打從我跟著小小書房的沙貓,在小小書房開啟我跟書的關係後,我便無法離開書(不論是買書、讀書、做跟書有關的工作)。如果說人生有很多轉捩點,那小小書房即是我人生中,萬分痛苦卻億分珍貴的部分。

媽媽不讀書。她說,從我十歲那年後,她就成為了一個超級大宅女,除了一天工作十二、三、四小時來賺錢以外的市場,她沒有任何休閒娛樂(以致於,她現在只懂得轉搖控器)。她不懂我買那麼多書不看是為什麼?套句出版社的心碎言論「現在不買,很快就絕版,因為沒人買」我想要的書,幾乎在新書期就下手,但無論如何,我怎麼塞給媽媽書,除了說話般的散文外,她無法閱讀太多。認字有深深的自卑的她,也抗拒著這個浩瀚的世界。

「做書袋」其實跟很多靈感一樣,是突然閃過的。雖然我其實企圖利用媽媽的技術很久了,但是我還不知道什麼可以做,可以賣什麼。

我有一個網址叫「books.sun-line.idv.tw」中文我命為「我愛書」。這個地方是放從我手上做的任何跟書有關的設計,包括網站、封面、海報、edm(俗稱活動頁、電子報、單書網頁),以及跟NGO合作的任何印刷或設計品(當然我並補不齊,我要做的事太多了。)我無法解釋、說明的工作,都在那兒了。

每一本書,都有它的靈魂。每一個替一本書做出來的任何東西,其實都不會在通路(書店、賣書的地方)出現太久,那些你在網路書店看到的一個個很漂亮的單書網頁,會很快的,在兩週,甚至一週內消失。雖然做久了這個工作,都是靠著每一個做書的人介紹我給其他做書的人,可總是要有些什麼「作品」好讓別人知道,我做過什麼。於是「我愛書」就出現了。

離開小小書房回到高雄,因為它,我被認識了,因為它,我在書展的展場被介紹給王子(我曾經寫過這個人)認識,展開我這個無法跟人交代又餓不死還能存錢做副業的人生。

媽媽到底能幫我做些什麼?完成我另一個副業?就在那個靈光一閃那天,我跟媽媽說:「幫我做書袋吧!」我甚至是連袋子的布標都做好了,才真正的想到我要做什麼。

媽媽問我:「做這個誰要買?」
「我不知道。」我答。(但我想,會有人買。)

看過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喜歡穿口袋很多的褲子。我買書,會不拿紙袋,塞在左右大腿邊的口袋(大概一本哈利波特1那種厚度),我也特討厭拿紙袋、常跟我一起逛書店、非要拿紙袋的朋友。不僅如此,這個友人,連報紙都要用紙袋包起來,才要放進包包裡,說油墨會讓包包弄髒,而他拿紙袋的一個理由便是這個,並且告訴我這樣書丟在包裡才不會弄壞。(我都嫌他太婆媽。但我每本書都有自己黏書套,也很婆媽啦~)

我不拿紙袋,不是我很環保,口袋裝不下去的那種十本書的數量,又忘記帶環保袋的時候,我還是會拿,只是我很討厭連一本書都要拿紙袋的舉動,那是一種浪費。(總之跟環保無關。)

總之,為了抵制他這種一定要拿紙袋的舉動,我決定做「書袋」堵住他任何拿紙袋的理由,而在這念頭出現以後,我還真的把一本書弄爛了T_T,更讓我強化了要做這個看起來賣不了錢的東西。

書袋從8/23第一筆訂單以來,我每天都過著寫訂單給媽媽、做正職、包書袋、郵寄、沒什麼時間睡覺的生活。我們天真的認為,那樣的價格夠回本了、打平了,但完全忘記算到我的時間成本,那些耗去的我的時間,用來睡覺不是很好嗎?

一個120元的書袋,跟任何標榜文創的高單價比起來,不是很起眼,但總是我在爆肝的正職中,繼續的加劇爆肝。

每天我都要聽到「太便宜」這三個字。可是我就是不願意抬高這個小書袋的價錢,其間我甚至天真的賣「五個一個算一百,好便宜喔,還免運喔~應該有人會買吧!」

是的,「太便宜」的下場就是我的副業時間超過了我的正職,而投資報酬率是完全無法與我正職相比。

終於在聽到太多次「太便宜」的某天,我大怒了,我說:「愛書的人,恨不得多一點錢買書;做書的人,恨不得多一個人買書、多一點預算做書,到底為什麼要賣一個動輒可以買一書價的東西,來標榜文創,而不願意讓想要這個東西裝書的人,多一點錢買書?」

「我愛書」,講得太熱切、熱烈,好像都太過分的強化那種內在對書的「愛」,其實只是因為在「工作於書」的這件事上,改變了我大部分的人生,以及從多數做書的人身上,獲取了多數跟書在一起的人的暖度。

那些所有放在我身上的溫度,轉換成一種力量,開啟不同的人生,也在不同的道路上啟程,正如母親的第二人生,走進一個她未曾發現細微的那個我,走入那個理想激昂的文創殿堂,即使她不閱讀,也能透過我、透過每一個抵達世界那些角落的書袋,傳遞回來的溫度,甚至激發她其他的思考,以及面對人生不同的態度。(或者也軟化了,某一些僵化已久的關係!)

謝謝我的媽媽,以及所有愛書人、做書人對我的愛!

歡迎你買我們的書袋,以及其他週邊。但請原諒我真的很忙,很多圖、顏色我都沒有重新做網頁了。

來看這些我們做的袋子吧!

P.S
今夜高雄怎麼不涼了,好熱啊~

換日線的話:我會認真思考照顧自己的身體這件事,願老天讓我健康平安。

One Thought on “母親的第二人生-我的,另一個啟程,我們的小書袋,我的,我愛書!

  1. Pingback: 寫在換日線滿12歲以前,我的副業! at 文字邊境‧換日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