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暑假,我是一個剛從校園畢業的大學新生,投入大量時間在大學生活上,生活上的壓力加上一個人離鄉背景的,孤獨和寂寞,總在夜裡不段的侵襲自己,特別是在冬夜裡,心的冷冽更是加倍,也因為如此,對她的依戀早已拋在遠遠的腦後,不再觸碰。 

『幼』,我一直是這樣稱呼她的,在背地裡!因為沒敢在眾人面前這樣直呼她的名字。

為了念書,一個人到異鄉,重新開始屬於自己的生活,原以為這樣真的可以把她從生活裡抹去,從記憶裡褪去,午夜時分,她依舊在我的心上不停的敲啊敲,提醒自己她還在我心裡,我知道對於她,只是一種依戀,說不上愛,只是一種淡淡的依靠罷了。

『小力,你不要再送我東西了,你好好唸你的書就好了,好不好?』那一次她約我散步校園中,只為了日前我送她的一束花。

『可是,我喜歡妳啊!連花都不能送喔?』我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不過送一束花,有那麼不能接受嗎?

『小力,你真的不要想太多,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相對的,也不要給我壓力,好嗎?』她的雙眼,望穿了我的心思,彷彿知道我又開始鑽牛角尖了。

『我……我……我沒有想太多啊!』看著她的為難,我默默的低下了頭。和她一起走到校門口,目送她離去。

*  *  *

『小力,小力,我……我……你……你……』

『什麼事?你慢慢說啊!』阿冰上氣不接下氣的從走廊那一端叫著我。

『幼……幼她住院了,聽說要請一段長假,不知道是怎樣了?我問過老師,好像是幼交代不要讓我們知道。』

『不可能,昨天她才跟我聊天而已,怎麼可能今天就住院了?不可能!小冰,幫我一個忙,問問她住那個醫院。』

這突來的消息,讓我的魂魄像是跟我的身體分離了,雖然踏在校園的土地上,我卻覺得自己看著自己的身體往前走去。

『小力,你看車啦!』阿冰猛力的拉了我一把,校車從身邊擦過,我差點也要住進醫院裡了。

『小力,你先回教室,我去幫你問問看,明天我再陪你去看她,好不好?』我點點頭,帶著恍惚的腦袋走回教室。

『阿冰,你幫我問到了沒?我等不到明天了,我今天就要看到她,我要知道她是平安的。』

中午時分,我越過一個大操場,走到阿冰的教室,希望可以得到她的消息,還有她是否平安。

『小力,你不要急,不要急好不好?我一定幫你問到,不然這樣,你下午的輔導課不要上了,跟老師請假,到車庫等我。』

阿冰一直是我最好的同學,我是A段班,一定要上輔導課,他不打算升學,所以可以早早就放學。雖然不同班,只要我有難,他一定力挺我到底,甚至包括對『幼』的事,他也熱心的幫忙。

『那你要快一點喔!我真的沒辦法等到放學,我一整個早上都在想她到底發生什麼事,非得住院不可。』

『小力,你快回去休息,我聽說幼沒事,不過身體檢查時發現身上有一點小毛病,所以要住院,你自己要好好的,不然幼看到你這樣,不就要她更好不起來了嗎?』

『請問一下,我們要探病,但是不知道在那裡,可以幫我們查一下嗎?』到了醫院,阿冰不慌不忙的帶著我到服務台尋問著幼的病房號碼。

『辛幼,在七○六號房。』我拉著阿冰,連電梯都不搭,匆匆忙忙的飛奔到七○六號房門外。才到門口,我卻退縮了,『阿冰,你幫我看看,幼有沒有在裡面?』阿冰走到門邊探探房裡面的情形。

『小力,你都來了,就進去看,讓她知道你很關心她,別怕!』阿冰把我推向房門,幼卻在此時開了門。

『進來吧!我知道你來了。』幼的笑容投向了我,只是換上醫院裡病人服的她,看起來真的很虛弱。

『妳……妳還好吧!』我勉強的擠出笑容,希望可以幫她減去身體上的痛苦。

『還好,你呢?怎麼沒有上課,跑出來了?』

『我……我……我……』我再也說不出話來,壓抑了一整天,淚水好像要決堤一樣,泛溼了眼眶。

幼向窗外望去,淡淡的對我說:『小力,要大家別來看我了,你回去跟他們說我很好,好嗎?』

『幼,我知道,我會告訴他們,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好自己,我在學校等你,好嗎?』

在交換眼神之後,我和小冰離開了病房。走到醫院的門口,我回頭向窗邊的幼揮手。我知道,她不願意讓大家看到我看見的她,那般憔悴。

*  *  *

『小力,小力,我跟你說……』阿冰在遠處叫我,他就是喜歡這樣,邊跑邊說話,又是上氣不接下氣的,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

『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喔?』

『我知道啊!幼今天要回學校了,不是嗎?』

『你怎麼知道?我好不容易問出來的耶!』阿冰很失望沒有從我臉上看到一點興奮的表情。

『嘿嘿……因為我身邊很多人在討論啊!我偷聽到的啦!』我竊竊的笑,也是一種快樂的笑容吧!幼住院二十六天半,終於可以讓我鬆了一口氣,也讓我可以在校園裡看到她──『幼』。

【親愛的幼:
很高興妳回來了!住院的日子不好受吧!
希望往後,妳都是健健康康的,不再有病痛喔!
我一直在這裡等妳,沒有為什麼,只是關心。
小力】

經過幼的身邊,我悄悄的把這張紙條塞在她的手裡。我們很有默契的交會了眼神,她的眼睛對我說:『謝謝你,小力』,而我給回給了她一個眼神『幼,不客氣,只要妳是平安的,就夠了。』

教室的黑板上寫著『離聯考剩40天』,幼的歸來,也等於是為我的考試打了一劑強心針,剩下這四十天,好好加油吧!

校園旁鳳凰花的盛開,是提醒我該離開了,就在幼回來後沒多久,我從導師手中接過了畢業証書,在繞校園的同時,幼在我的前方,對我說:『小力,恭禧喔!畢業了,要加油喔!』,忍住離別的淚水,隊伍突然停在幼的身邊,彷彿是天注定一般,我對她說:『謝謝妳,老師!我會努力的,還有……我會想妳。』

我以為我不會哭,這樣的場合,其實沒有什麼,然而當我真正踏出校園的那一刻,淚水終於潰堤。是對幼的不捨,也是對於這三年的種種依戀,整整哭了一天一夜。有人說,我愛上她了;有人說,我不該再想她;有人說她是有丈夫的人,要我不可以再纏著她;有人說……

我離開了校園,也離開她,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對她的情感是什麼,那不是愛情,那只是一種淡淡的,淡淡的情感,只要我鬆開手,這一切就會不存在。我試著拋開對她的情愫,開始追求其他的女孩,可是,我還是想念她,就算是我有一個和我陷入熱戀的女孩,我還是很想念她。

*  *  *

『老師,我回來了!』開啟辦公室的門,我走到幼的身邊……

『小力,你現在不是在上課,怎麼有空回來?』大學的課,本來就沒有很多,加上幾天的連續假期,當然還有強烈的『思念』驅使著我,當幼看著我的時候,依舊是那張甜甜的臉。

『我……我……我很想妳,所以回來看妳。』

『小力,越來越帥喔!』

『我本來就很帥,妳現在才發現啊?』幼知道我的緊張,隨口調侃了我,也讓我緊張的情緒緩和下來。

『幼,我給妳看一樣東西。』我從褲子裡掏出了一個符,上面繡著『幸福』,那是我身旁那個女孩給我的,她曾告訴過我:『幸福,不一定是要天天在一起,而是想起一個人的時候,可以自在的和那個人聊聊天,或者見上一面。』剎那間,我終於明白,可以看到自己想念的人,真的是一種幸福啊!

P.S
大家都還好嗎?因為GIGA在納莉風災受創,加上我返家的原因,好一陣子沒發報了!『幸福』真的很難得到,像這樣想念一個人的時候,有些人沒有辦法看到自己想念的人,所以,我很慶幸,我可以見到我想念的人,想念我的人也見得到我,這真的是一種幸福,你們也有這樣的心情嗎?希望大家都幸福喔!

換日線的話:想一個人,不要懷疑,告訴他,你的想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