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的樂高妳拿去哪裡了啦?』翻遍了所有的櫃子、箱子,甚至垃圾桶,我找不到我的樂高,我找不到我組合出的一架戰車或是一棟豪華的別墅,或者是那依照人形縮小的塑膠假人,我急了、慌了,因為那是我那麼多年來固守的城池,還有我不斷花錢所堆積出來的世界。 

『喔!我拿去給樓下的囝仔,你那麼大漢了,還玩那種東西。』媽媽若無其事的告訴我,順道提醒我,長那麼大了不應該再玩那種小孩子的東西,不可以再沈溺於積木世界中,不真的遊戲。

於是,童年就在那之後揮別,我的一座城還有我的子民們也在那一刻被殆盡,那年我升上國中,不折不扣的『十二』歲。

當年,小孩子的手中,有著尪仔標、彈珠、橡皮圈,再豪華一點的,就是無敵鐵金鋼、芭比娃娃,再不然就是我手中那一盒昂貴的『LEGO』,我的姊姊給芭比綁辮子、換衣服,我卻拿著積木拆拆組組,將腦中的房子給堆高,像是水泥工人一樣,拿著一塊塊磚頭向上堆去。那個時候,沒有什麼零用錢,一盒上千元的樂高,對一個孩子來說,簡直就是天價,每次路過那放滿樂高的玻璃櫥窗,從最大盒的看起,再慢慢往小盒裝的方向挪動,買小盒的樂高,就有可能花掉一個星期的零用錢,除非真的很喜歡,否則『買』字,還是別出現在腦中的好!

有一年,很少收到生日禮物的我,收到父親的大賞,『哇!』我驚呼著,是一盒比我的小樂高大出許多的大包裝樂高,那是一台吉普車,它豐富了我的『積木世界』,也讓我毫不遲疑的一頭栽進組裝的樂趣之中。

就在我們高呼著『好想快點長大!』的口號中,兒童節離我們而去,取而代之是『青少年』的頭銜,手裡堆積的不再是樂高積木,而是壓在肩頭上重重的課本,玩樂的生活就此打住,補習的日子開始填滿每分每秒。小學作文裡『我的志願』,也從天馬行空的想像中,慢慢回歸主流的現實生活,夢想和理想之間,被數學老師畫上一個大大的不等於符號,被國文老師用不同的『說詞』解釋給我們聽。我們終於明白,原來夢想只是夢想,跟理想有好長一段差距!而我想了很久一個夢想,也被我層層的包裏,拋向九宵雲外去。

跨足至『成人』階段裡,我們好像沒有做夢的力氣,每個晨間醒來,陪伴的是即將來不及打卡的警訊,或是表現不好會被炒魷魚的危機,『做夢』是一種奢侈的行為,既不實際,又浪費精力,好好規劃自己的未來,才是明智之舉。

那日,心裡有個小聲音,輕輕敲著我的心,沒注意聽,因為我必須把眼前的工作擺平,直到我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在搜尋網站的方格裡鍵入『樂高』兩字時,才明白,那個聲音,是童年的自己在堆積木時發出的聲響,原來,我一直迷戀著童年的記憶,還有在堆積木裡滿足的『隨心所欲』;原來,我的夢想一直住在我的心裡,沒有離去。於是我朝夢想前進,步入『玩具反斗城』的那一刻,心裡的面具終於可以拋向天際,徜徉在一盒盒的玩具裡,久久不肯離去。

離開玩具反斗城的時候,我帶走了一盒二百多塊的樂高,千元的樂高對我來說已經不是天價,但是對現實來說,是一種奢侈、是一種浪費,摸摸那盒讓我垂涎的千元樂高,我告訴它:『等我更有錢的時候,我一定把你買回去,現在我只能帶走二百塊的東西,來滿足我的心,你不可以怪我喔!』臨走前,我一一向我心想的玩具辭行,期待下一次見面的機會,還有相逢的心情。

童年的夢,悄悄的躲回心裡,不是我不允許它的出現,而是現實生活中,還有更多等著我去面對的事情。我相信,有一天我終將可以駕馭童年的『堆積夢想』!

P.S
怎麼辦,我有一大堆的感觸,會不會P.S很長啊?不管那麼多了!
先說明上一封電子報,那個小力和小冰都是男生身分(這好像不是很重要喔!)有好幾個人說很喜歡那個故事,謝謝你們!那裡面有太多真實的情感,也是因為如此,才會有那麼多人喜歡吧!總之,謝啦!
我丫姊去上『電腦基礎入門&網路入門』,卻上了一堆莫名其妙的硬體教學,害得她很無聊的狂上網。我說丫姊,下一堂課他們再教一些有的沒的就跟我說,妳們又不是上『計算機概論』,我還0與1咧!那個我去教都比他們清楚啦!下回我辦一個電腦入門的電子報,就別花錢去學了啦!(前提是,我要有時間!嘿嘿~~)
報友們還有很多是學生的嗎?或者是還擁有自己『玩具』世界的人嗎?好好保護自己的玩具喔!雖然我還留著以前很多東西,但是我很遺憾的沒能保護我的樂高,現在找都找不到了!尤其是丫爸送的那台吉普。(那個應該也要一千五吧!我之前有看過價錢,沒記錯的話!)
這次的圖是我去LEGO的站上COPY下來的圖,當然,那台小車車樂高沒有產,是我拿那些圖一個一個拼出來的,嘿嘿~~沒樂高玩,一樣可以堆成一台車。哈!
入秋了,天也涼了,注意保暖,保重身體喲!
祝有『夢』(代表你還年輕喲!可千萬別讓現實吞噬做夢的力氣,那很悲哀的。)

換日線的話:「堆積夢想」──如果還有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