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串的棉花糖,是昔日我對你的愛意,如今你的追尋,早已成為逝去的記憶,像棉花糖般,化在嘴裡,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

『紫芃,妳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像男生啊?』頁銘用不耐煩的口吻,再一次的叨唸了紫芃。

『你不喜歡嗎?可是人家今天已經很收斂平常的穿著了,你看,我沒有穿大T恤、寬寬的牛仔褲了啊!不要生氣了啦!』紫芃用一種近似嬌滴的聲音,依附在頁銘的耳邊,這是男人婆的她,不太平常的舉止。

『那……妳為什麼不把頭髮留長啊?』頁銘沒有因為紫芃的撒嬌而減少他的不滿,反而更加要求紫芃的外在打扮。

『你……你不要得寸進尺喔!我平常哪會這樣子穿啊!還不都是為了你,才這身打扮,你就不能體諒我一點嗎?二十幾年來,我都是這樣子穿,怎麼可能因為你的幾句話,讓我在一夕間變成溫柔嫻淑的小女人啊!你看,我留長頭髮一定很像木村拓哉或是江口洋介,那人家不以為你是同性戀喔!喜歡上一個那麼美的男人。』紫芃沒好氣的向頁銘解釋了一遍,其實自己也很不喜歡拘束的穿上裙子,或者是跟流行去剪個『妹妹頭』,忠於原味,才是她最自然的表現。

兩人靜靜的走著,一直走到夜市賣棉花糖的攤位上,紫芃才拉拉頁銘的衣角說:『我要吃棉花糖啦!你停下來啦!』紫芃左挑右挑,挑了一支淺藍色的棉花糖,正準備轉過頭去給頁銘一個微笑,頁銘先開口了:『妳為什麼連買個棉花糖吃,都要選那麼男生的顏色?』

『男生的顏色?』紫芃不可思議的問,深吸了一口氣說:『如果你那麼在意我的外表像男孩子,那麼在意我喜歡男生喜歡的顏色,那你可以去找一個溫柔可人的女孩。你難道都沒有看到我很努力在做改變,你難道不知道二十幾年的習慣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改得過來的嗎?你只有想過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女孩,你有沒有想過我的心裡是什麼感覺?我也很想靠在你的肩上,你知道嗎?』紫芃語帶哽咽,把這些日子的委曲一傾而出,不知道究竟要怎麼做,才可以讓頁銘滿意,讓頁銘真正把自己放在『女朋友』的位置上。

她含著淚水,語帶堅定的問:『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頁銘沒有回答,向前走了幾步路才轉過頭來『沒有!從來沒有。』

紫芃的眼淚,終於忍不住的滑落,手裡的棉花糖也因為接觸了空氣慢慢的──消失。

『親愛的頁銘:
謝謝你陪我這一段。謝謝!
像男生的紫芃』

紫芃用手機傳簡訊給頁銘,她知道,從今以後,她又是一個人了。一個人上街、一個人騎車、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

* * * * *

『紫芃,手機響了啦!』才剛離開座位一下下,宇多田的『FIRST LOVE』 ,從手機傳出,『頁銘』!螢幕上顯示出的名字,才剛要準備按下通話鍵,電話卻斷了。

紫芃按下『回覆』,撥通了她與頁銘的熱線,『喂!你找我幹嘛?怎麼才響幾聲就掛掉了?』她不改個性裡像男孩的基因,仍舊大剌剌的,就像哥兒們的對話一般。

『沒……沒有,我按錯了,不是要打給妳的。』電話那頭的頁銘支唔的說著,紫芃的話,一語道中頁銘的心,沒有了紫芃,就好像失去了什麼,不感到痛楚,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同,就是有一種失落的心情。

『想我就說啊!幹嘛要說什麼打錯了?不是說好還是朋友的嗎?』對紫芃來說,頁銘和她那短暫的友好,不論是愛情或是友情,她從來沒有想過要與這個人斷了連繫,或者這是一種順其自然,連絡與否,並不是那麼重要。

『我畢業了,妳呢?還好嗎?找到男朋友了嗎?過一陣子,我就要入伍了。』頁銘知道,紫芃向來不會再意是不是情人這回事,至少在彼此溝通過後,紫芃仍舊把自己視為好友一般,雙方不會有一些尷尬的感覺。

『還沒,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像你一樣的,總要找個比你好的吧!』

『妳找不到比我好的啦!呵呵!』頁銘乾笑了幾聲,其實他也挺喜歡紫芃的,只可惜紫芃太像男孩了,不論她怎麼努力的像一個小女孩,在頁銘眼裡,紫芃只能算是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而已。

『唉……誰叫你不喜歡我像男生呢!我都那麼喜歡你,是你不要啦!』紫芃調皮的捉弄頁銘,反正不當情人了嘛!就不用假裝淑女,也不用太嬌羞,那樣太辛苦了。

『怎麼樣?什麼時候出來聚聚?』頁銘說。

『再說囉!過一陣子看看,這陣子我好忙呢!再不好好做報告,都畢不了業了啦!』紫芃心裡其實還沒對頁銘死心,害怕跟頁銘一出去,那樣的思念和愛戀,會再一次吞噬自己的心,像空氣瞬間摧毀棉花糖一樣,只好找理由搪塞。匆匆掛上電話後,紫芃不由的在回家的路上,繞回從前她和頁銘經過的那條擺滿小吃的街道。

* * * * *

『嘟……』,紫芃的手機在深夜裡又響起,一樣是頁銘,不一樣的是,這通電話已經是距離上次一年之久了。

『妳……妳還好嗎?』電話那頭的頁銘,完全不知道在這一年之中,紫芃已經經歷一場情感上的戰爭,紫芃把事情的原委跟頁銘說了一遍。原來紫芃後來交了一個還不錯的男友,後來因為工作的忙碌,關心少了、脾氣也變了,男友移情別戀,這一陣子,都是在大吵狀態下度過。

『頁銘,你這個星期軍營有放假嗎?可不可以陪我?』一個人的深夜,紫芃原以為這通電話是男友軒文打來的,沒想到是好久沒見的頁銘。反正軒文正和新女友纏綿嘛!就算還沒正式分手,他可以出軌,又有什麼權利阻擋紫芃的一舉一動呢?

『頁銘,你的小光頭好好笑喔!』才一見面,紫芃就指著頁銘的頭髮嘲笑一番。

『喂!妳不是說心情不好,才要我出來陪妳的嗎?』頁銘沒好氣的說,實在不明白,一個號稱心情低落的女生,怎麼這個時候還是大剌剌的,還有心情開別人的玩笑。

兩人並肩而行,像是回到最初的那一刻,『其實,我不是不喜歡妳。只是……』頁銘先是打破沈默的說。

『只是我太像男生了,對不對?』紫芃繼續說:『沒有關係啦!都是這個樣子的,你不喜歡我,總會有人喜歡吧!我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偶爾還可以出來聚聚,也不錯啊!不用像一些男女朋友,一旦不愛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或許是因為頁銘和紫芃之間,愛情尚未滋長,才讓彼此可以如此自在的相處,說愛太強求,倒不如說這只是一種界於愛情和友情之間的感情吧!

* * * * *

再通電話,已是三個月後,頁銘從軍中偷偷撥電話給紫芃。

『妳現在好嗎?妳和他復合了嗎?』頁銘的聲音很模糊,聽得出來是故意壓低音量說話。

『不就是這樣囉!算是復合了吧!只是彼此之間的感覺,不太像先前一樣了。』紫芃一副無所謂的口吻。『你怎麼可以打電話?不是在軍營裡嗎?』

『想妳囉!所以才打電話給妳啊!』

『頁銘,你要快去交個女朋友啦!每次都覺得你好像有氣無力一樣。』不知道是當兵磨人意志,還是因為沒有另一半而感到寂寞,頁銘的語氣一次比一次還要來的消沈。有人陪伴,或許真的會讓心勇敢一點,會讓人不那麼孤單一些。

『紫芃,妳別笑我了,妳有男朋友,不是一樣感覺寂寞嗎?』頁銘的話,一語道破紫芃的心。是啊!紫芃有軒文陪伴著,但是心的距離,讓彼此有了間隙,沒有最初的愛意,沒有最初的誓言,剩下的,好像也只有『相互陪伴』了。

這就是愛情吧!像棉花糖般的愛情,有人可以保存很久,有人一下子殆盡,入口即化,讓人措手不及,當你想要保存的時候,它已消失在空氣裡,毫無痕跡,唯一可以再將彼此繫在一起的,大概只剩下那一支細細長長的竹籤吧!

P.S
週末的時候,去深坑玩,吃了棉花糖,很興奮,雖然吃的很像小孩子,可是還是很滿足。
紫『芃』,這個字怎麼唸?不是『凡』喔!是朋友的『朋』。

換日線的話:棉花糖的滋味,會不會讓你覺得,甜蜜真的是──稍縱即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