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夏日的尾聲,匆匆的辦妥護照,及不安的拿著旅行社的朋友交給我香港入境許可證的申請証明,和幾百塊的港幣,從台北出發,經過一個海峽,就要啟程往第一次出國的地方──香港。

借來的行李箱裡,裝著幾天的衣服,顯得有些單薄,想說扛那麼大的行李箱,不知道要裝些什麼,或許,回程的時候,可以塞滿shopping來的戰利品。

下午三點,從台北出發,手裡拿著悠遊卡,出國之後,它就變成毫無用處了。後來,兔兔想說我是第一次出國,擔心我焦急的個性,會覺得時間來不及,改搭taxi到國光號往中正機場的乘車站。到達第二航廈的時候,離飛機起飛還有一個多小時,拿著相機,一再的拍下這個與台北松山、高雄小港國內線機場不一樣的地方。我說:「跟松山和小港機場比起來,它真的好大啊!」兔兔回答了我一句:「等你到香港,你就會覺得它小了。」

中正機場的第二航廈從一進門,就看見「出境大廳」四個字的指標,一邊拉著行李箱,一邊拍照。兔兔接過行李箱,讓我照個夠,她說:「你算是幸運了,第一次出國就從第二航廈出境,至少它看起來比較像國際機場。」我幾乎什麼都拍,「記者接待室」的指標、盥洗室的標示、電梯、手扶梯、盆栽、劃位人員、警察和滿是飛機起降及各國時間的看板,一一入鏡。這一切是那麼新鮮,是那樣的不一樣,好像不趕快照完,這些景象就會像夢一樣,從眼前消逝。

辦完旅遊保險後,我和兔兔走到機場大廳外,那畫面讓人想起許多戲劇的機場場景。接著我們晃到四樓,我和兔兔坐下來喝了一杯咖啡、吃了一塊蛋糕。接近屋頂的位置,戲裡的場景圍繞著我,相機也離不開這些畫面,轉過身去,我跟兔兔說:「好像在作夢。」夢裡,我正在上演一齣第一次出國的戲碼!

五點十五,下午。我和兔兔步進出關門時,還轉身看了門外送行的人,怎麼沒有送行我的人?摸摸頭笑了一下,因為決定出國也不過幾天前的事,只跟家裡的人交代一下,就起身了。出境的窗口前,有許多人在等待,兔兔站在我前面,先給蓋了一個出境章,等我站到窗口前,蓋章的先生用手指指我,再指指我的頭,然後,我才急忙的脫帽(這已經是在機場第二次被講要脫帽了)。那位先生刷了我的護照,再看看我說:「第一次出國?」我點點頭。

離開那個窗口後,旅程真的開始了。免稅商店的東西雖然便宜,但是個個是精品,讓人怯步。我還是拿著相機拍著免稅商店,和大大的故宮的商店,還有前往登機門的那長長的走廊。站在平行的手扶梯上,新鮮的東看西看。華航的飛機在左邊起飛,長榮的飛機從右邊開到登機門前,還有許許多多往其他地點飛去的旅客。

五點四十,飛香港的飛機終於可以登機,照完落地窗外我們搭乘的班機,我和兔兔跟著其他的人,也一一上了飛機。在大大的機艙裡我拿著相機照著國際線的機艙,在往座位走的時候,空姐專業的招呼著我們找到座位,坐下來的那一刻,窗外的夕陽正好,在機翼前灑下又橘又紫的光亮。

機艙門關起前,三個坐位靠走道的位置還沒有人坐,我還一直作著那個第一次出國的夢,看著窗外的夕陽,等待著飛機起飛的片刻。空姐在這時領著一個先生走過來,站在我們旁邊那個走道的位置,然後對了一下自己的登機證,我們才發現,長榮劃位的先生,把我和兔兔的機位畫錯了,除了我的窗邊是機翼,看不到任何東西外,就連我坐的那個位置都是那位先生的。還好,這個對了半天登機證的先生,將靠窗的座位大方的讓給我,而我,也繼續的看著窗外,繼續作著夢。

夢什麼時候醒的,我也不記得了。起飛前,機艙裡飄著食物的香味,才想起兔兔說國際線都有飯可以吃,便高興的等待著吃飯的時刻。因為第一次,什麼都好奇,機上的刊物全都翻過一遍,也拆了耳機聽機上的頻道,飛機幾乎慢了四十分鐘才起飛,我不知道那是慣例,還是那是長榮的惡習。(我突然想念日劇《Good luck》裡的香田機長!)

飛機起飛一陣子後,吃飛機餐的時間終於到了,問了空姐後,打開相機拍了飛機餐的樣子。有柳橙汁、本來要在免稅商店吃的俄羅斯冰淇淋(抹茶口味)、燴飯、空杯1和空杯2。不久,空姐拿著紅酒和白酒來,我和兔兔各要了一杯,在飛機上,我們碰杯慶祝我的第一次出國的航程,後來,兔兔幫我向空姐要了小零食,也一口氣被我吃光光。而在我在機上作夢、吃飯、喝紅酒、吃零食的時候,兔兔也忙著跟隔壁的先生聊天,聊他要去哪裡,我們要去哪裡,還有我第一次出國這件事。我則是不斷的作夢、作夢、作夢。

飛機抵達香港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機外的跑道濕濕的,剛下過雨的樣子,我和兔兔在超級無敵大的香港國際機場上奔跑,為了找到21號閘口,領回我的香港入境許可證。跑了很久,找到21號閘口,才看見有人搭乘機場內的小車子,我和兔兔上氣不接下氣的簡直傻眼。走到入境窗口前,長長的隊伍,排著世界各地的人,等到輪到我們的時候,才知道忘了填入境申請表。本來在機上,空姐有發這個單子讓我們填,我和兔兔都沒注意到,只好再回過頭去填,再重新排隊。

整個入境手續弄好後,領到行李時,已經九點多。因為住的酒店在旺角,我和兔兔選擇搭巴士,沒搭機場快線(機場快線終點站在香港站),問了一下八達通的價錢後(八達通等於台灣的悠遊卡),我和兔兔走到A21巴士的站牌前,等待巴士的到來。從台北出發前,我數著兔兔那一大堆的港幣,兔兔說,坐巴士時,可以先拿那些錢投,結果就在上車的時候,算錢給司機時,我才發現我一直誤會幣的五毛,是他們的五十塊,還大剌剌的拿了一個五毛加一個十元、一個五元、一個一元給司機說:「這裡是六十六塊」,司機一直用他不流利的中文叫我們去買票,兔兔則是幫忙我用其他的零錢湊齊六十六塊。

一路上,車窗外的光影,出現著從台北出發到抵達香港的畫面,身邊的聲音也提醒著我身在香港的事實。感謝從機場到酒店這段路上用不流利的中文跟我們對話的香港人,車窗外的風很大,像是有颱風的樣子,我的心情,跟著風也雀躍不已。十點十分,旺角彌敦道上的信和中心,司機提醒我們該下車了……

2005-09首次離境香港行→啟程

P.S
從台北到香港彌敦道,我照了二百多張照片,擺不了那麼多,也刪了一些不好的。接下來的部分,還有香港的吃、香港的玩、香港的交通,還有,我們帶回大批的DVD和VCD的經過。

換日線的話:有沒有一種工作,是去旅行或者看電影就可以完成的?

6 Thoughts on “香港行【啟程】

  1. on 2007/01/13 at 16:57:57 said:

    維克:
    呵呵~~你不嫌棄呢!
    我還想去一次香港,去瞎好貨回來。(是說我根本沒空看。)

    台灣啊~~要改進的很多,得看有沒有人有自覺囉!大家要努力哩:)

  2. 維克拉倫 on 2007/01/08 at 17:29:44 said:

    因照片稍多, 下載稍慢, 但站長的照片仍都是有所編排的, 整理得還是一樣漂亮明白, 一點都不花俏(很多「照片」網站的通病), 真是不錯的遊記。

    對了, 裏面提到「用不流利的中文」, 其實應該是「用不流利的普通話(國語)」, 因為粵語也是中文話啊。 🙂

    台灣確實是有不少不足的地方, 很多地方都待改進, 但終究是自己最熟悉的親土地, 總是希望它能更好, 更讓我們、也更讓外人喜愛的。

  3. 換日線 on 2005/10/19 at 21:46:07 said:

    小K:
    不知道那些想念和那些痛是怎麼樣的?
    但是奢侈的時間變多了,應該是一種幸福。
    不過,如果那些時間是用來想念那些隱隱的痛,
    確實是滿磨人的。

    我很喜歡台灣。在出去之前,和回來之後。
    但是,在某些方面,我相信,台灣人只要再用點心,
    我們,都可以做得到那些好。

    希望有機會,你再踏入香港,
    可以是嶄新的記憶,
    是幸福的,是快樂的。

    而不只是痛的。^^

  4. 小k on 2005/10/19 at 21:12:19 said:

    在網站上看了你的文章,讓我又攪動了情緒
    這一年來, 往來於深圳與台灣兩地工作, 到香港玩了無數趟(假日就過去), 9/16我離開了深圳結束了工作回到台灣,而你在9/25第一次去香港,好像交接一樣…
    遊記中寫的種種, 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回憶, 有一種隱隱的痛, 有一些些的想念
    9/16不甘願的離開我的工作,現在的我,以往奢侈的"時間", 一下子變的好多, 看著你的文章讓我再一次又回到香港
    你說的沒錯 "出去了,才發現,台灣的好,出去了,也才看見了台灣的不足" 無論香港怎麼好, 我還是喜歡台灣

  5. on 2005/10/03 at 02:47:35 said:

    阿政:
    我也想去大陸一趟,想去看看上海跟台北有什麼不一樣。

    出去了,才發現,台灣的好,出去了,也才看見了台灣的不足。

    這樣的生活確實滿幸福的!^^

  6. 阿政 on 2005/10/02 at 13:16:52 said:

    能夠快樂地做想做的事情,是一種奢望的幸福。我珍惜現在的閒適,看來,妳也是。
    我第一次出國也是到有中國人的地方–神州大陸,回程有到香港晃一天,那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看著妳寫的這篇,讓我想起了從前,特別是在我剛離開待了七年公司的這當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