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利亞港旁,我們由尖沙咀站F出口,步行前往星光大道。路過還在施工的商場,手癢的又亂照相,想說這個地方的施工跟台灣有什麼不一樣?其實好像沒什麼不同,倒是他們的鐵捲門看起來很美好,我喜歡這個樣子,不喜歡台灣醜到爆的鐵捲門。門旁,有一場不知道怎麼回事的記者會,一堆人擠在外面,媒體、攝影機一堆。

走出了地下的商場之後,地底上的天雖然霧霧的,不過陽光大的想要熱死人,我和兔兔走向我一直嚷嚷要去看的「星光大道」。雖然很興奮的拍著地板上的明星手印,不過因為到的時間不對,什麼活動都沒有,就趁著陽光正好的時候照了一些「證明我有到過香港的照片」。

Read More →

鐘樓,在香港文化中心旁邊,也在海濱花園旁。這天陽光十分強,我和兔兔二話不說便決定了我們在雨天一直掙扎要不要去的太平山景點。在去太平山之前,我們從搭車到尖沙咀,依著指示牌先到了星光大道,再到逛到香港文化中心,最後搭船到中環,再往太平山去。

香港的文化中心很漂亮,馬鞍式的建築落於海港旁,午後的太陽剛好從鐘樓的後面照向文化中心,再搭上一整排的椰子樹,整個文化氣息就這樣散發開來。在查香港文化中心的資料時,查到了這麼一段話「1980年代末,香港文化中心初建成,曾經令香港藝文界很震撼,因其建築設計之『醜』,有人形容像『公廁』。這『醜』說來有兩層意義,一是其外型設計之不善,二是如此文化地標令人覺得丟臉。」(文章來源:塵翎部落格:香港製造

Read More →

 Life,是行前兔兔就說要帶我去搭的半山自動扶梯旁的一家店。這條長800公尺的扶梯,是世界最長的戶外有蓋電動扶梯。還沒去之前,我幻想它是一條長長的扶梯直接到半山上,中間得要快速跳到旁邊的街道,好逛逛鄰近的商店,後來才知道原來它是一截一截連結而成,中間則是通往橫向的道路的空隙。

半山自動扶梯很神奇,每天只有早上六點到十點是下行的,而早上十點半後到午夜就是上行的。由於它是接中環上半山主要的通道,所以在搭乘的時候,會有很多人跟你一起站上扶梯,但是它又像是公車一樣,每經過一個地方,就有一個缺口,可以讓你下扶梯,讓你去你想要去的地方。半山的士丹頓街是香港的異國美食區「soho蘇豪區」,多半都是小巧精緻的店面,以吃、喝為主,有墨西哥美食、尼泊爾料理、俄羅斯餐廳……等等,我和兔兔因為不餓,選擇在扶梯更往上的Life坐下休息。

Read More →

關於吃,這趟香港行應該是我跟兔兔最不關心的事,反正走到哪有得吃,我們餓了就吃,沒有什麼一定要吃的。剛到彌敦道旁邊的小路小道(其實他們的路真的還滿大的),琳琅滿目的看板在頭上,怎麼也看不完,看到了那個韓國燒烤的「任您燒!任您食!」光就在我前面閃呀閃的,就顧不得肚子餓快要生氣的這件事,就停下來照了相。

Read More →

一個雙人床,是我和兔兔每天棲身的地方。漢普頓的設備全都是用IKEA的家具,因為這點,兔兔才從網路上訂了這間酒店。別看這個雙人床大得不得了,在它旁邊,大概只剩下半個雙人床的地方,放旁邊那個擺放電視、電話的小櫃子。每天,我們回到酒店,兔兔就會用它的電熱水瓶煮水,然後拿出自備的茶葉泡茶,所用的杯子便是我上個月在IKEA買的一個19塊便宜又好用的杯子。

除了這個擠下雙人床和小櫃子的地方,另一個地方就是淋浴的浴室。雖然浴室小,還有一個一直塞住的洗臉盆(也是IKEA的),但每天只用不到八小時的時間,已經足夠了。在沒有陽光的時候,浴室和床旁邊的百葉窗都是放下的,第三天的早晨,我看見陽光時,才興奮的將它收起,好好的在這小小的房裡,感受一下房間明亮的滋味。

Read More →

到香港,不會講廣東話沒關係,不會講英文也不打緊,不知道東南西北也沒所謂,但是,不能沒有「八達通」。八達通,類似台灣的悠遊卡,搭地鐵用的,其次還能搭巴士、天星小輪、電車,其他還有零零總總不知道什麼樣的服務。由於這次我和兔兔買的是八達通的三日遊客八達通,所以它不能加值,也就不能使用在其他的花費上。

八達通給旅客用的三日乘車票有兩種,一種是包含了機場快線的來回票加三天無限次數搭乘地鐵,一張 300元港幣。另一種則是我和兔兔買的單次搭乘坐其他的交通工具,在退回時可領回70元的港幣,而搭乘一趟機場快線需要100元(香港站到機場),所以三天搭乘地鐵的花費只有30元港幣。

Read More →

九月,夏日的尾聲,匆匆的辦妥護照,及不安的拿著旅行社的朋友交給我香港入境許可證的申請証明,和幾百塊的港幣,從台北出發,經過一個海峽,就要啟程往第一次出國的地方──香港。

借來的行李箱裡,裝著幾天的衣服,顯得有些單薄,想說扛那麼大的行李箱,不知道要裝些什麼,或許,回程的時候,可以塞滿shopping來的戰利品。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