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esson from Typhoon Morakot 2009旗山單車山河祭 from sunline on Vimeo.

來旗山(美濃),原先只是因為要拍台北愛樂管弦樂團的藝術陪伴活動,經過了剛通車的旗尾橋,拍了一支小影片,寫了一篇部落格,就收到旗山生活文化園區的留言。在此之前,我對這些事情的想像都有些緊張。到底要多正式的去面對這些人,這些事?亦或是一如往常的,隨性。
Read More →

甲仙,往小林-57

【柏油路碎掉了!】98.9.15/甲仙鄉
柏油路碎掉了,像是一塊一塊的巧克力餅乾包著花生醬,散落一地,
柏油路碎掉了,路上的石子舖在它的上面,是餅乾上的小芝麻,
柏油路碎掉了,我無法拾起一粒砂,就像我無法想像,
那通往更山裡的人家,是怎麼逃出去,又該怎麼回家,
或者再也沒有人看過他!

Read More →

img_5010

看《美麗時光》已是七年左右的時間,前些天在看張作驥的《爸,你好嗎》,我得到了《美麗時光》的海報。沒有蒐集海報的習慣,但看它擱在那裡,就把它帶到美濃,貼在我的屋子裡。這一兩年,是生命很奇妙的年歲,我跟K說,當我開始不再替生命下任何決定,它便領著我看那些神奇。好像就是這樣,沒有決定,就變成最好決定,沒有打算就變成一種打算。於是我的生活充滿無止盡的變數。 Read More →

甲仙,往小林-6

我沒有想過那麼早就會走到小林村去。我本來以為我會先去六龜的。因為旗美社大的工作人員要上甲仙,問我跟不跟,我想去看看好了,沒有看到那些景物,是無法想像那些電視、媒體看到的,究竟是什麼樣子。(即使看見了,也完全沒有辦法想像水來的那天,而且不會敢往下想下去。)那是0915的午後,搭在不是四輪傳動的車,走向原先規定只得行駛四輪傳動的甲仙。 Read More →

從台21線到美濃-6

一早出門前,我扛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遇見鄰居媽媽,她問我:「你要去哪裡?」我說:「旗山、美濃。」她問:「去救災喔?」我笑著說:「沒啦,工作。」用著還算可以的台語與她應答,說出「工作」兩個字時,是心虛的。但我總不好意思說,去那裡幾天,拍照、寫字。我想,她會很難理解吧!一如我無法正確的跟媽媽交待此行的目的為何。 Read More →

20090904旗山-1

今年七月,正在忙世運的事。某天在外面用小筆電,朋友問我一個案子是否有興趣。然後就跟旗美社大的人搭上了線。那時正忙,以及手邊的案子一路排到八月底。我們喬了個時間,說八月底我到旗山、美濃一趟,談談案子,以及到那個鎮上住住、走走。我一直在想,我要騎著小摺,到個各鄉鎮看看,拍照。第一站約莫是有同學住的大樹,第二站或是美濃。那不一定,就依心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