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躺在病床上,醫院的白牆被陽光照得更白晰了一點,女孩不動,任憑身旁的聲音吵雜,她仍舊一動也不動的躺著。她的手上黏貼接著點滴的針頭,黃色的藥劑一滴一滴順著流進她的體內,陽光也把她的臉照得更白了一些,沒有人知道她什麼時候會醒,只是不斷的有人陪坐在病床旁,等待她的醒來。

女孩的母親來了、父親來了,她的哥哥、姊姊也陸續的來了,偶爾,還會來幾個她的親戚,像是阿姨、表哥、表姊這類,比較常見著的親戚,也有時候,來了她的同學、好朋友,或是她交往很久的男孩(或女孩)。每個人都等著她醒來,等著看她睜開雙眼,跟她講上幾句話,好確定她有康復一點。只是女孩醒來的時候不一定,沒有人知道她什麼時候醒來,就連她到底生什麼病,也都沒有人真正清楚。

醫生來了。來看了一下,跟親人朋友們聊了一下病情,看了一下女孩的狀況,又走了。醫生一樣沒有交代什麼,留下了在女孩病房人的一夥人,走了。女孩這時動了身子,頭也微微的向左右動了一下,大夥剛目送醫生離開,沒有人發現。女孩緩慢的睜開雙眼,因為陽光刺眼,她又閉上了眼,才睜開。她舔舔嘴唇,輕輕的發出聲音問:「我怎麼在這裡?你們怎麼也都在這裡?」

一切,很不真實。對女孩來說,很不真實,這樣的情節似乎只有在連續劇裡,才看得見。彷彿自己是被捧在懷裡的小公主,父母疼愛有加,兄姊呵護備至,親朋好友都不忍這小女孩受苦一般,殷切的期待她睜開雙眼。圍在病床旁的一大群人,爭先恐後的問她:「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肚子餓不餓?」等等之類的話。女孩輕輕的搖搖頭,用微笑回報那些關心的話語,還有一雙雙溫暖的眼神。

女孩的父親,走上前,摸了摸女孩的額頭:「要不要爸爸叫醫生來看看妳啊?」女孩看著父親,好不習慣的父愛啊!父親幾時變得如此溫柔和善,躺在病床上的她,半信半疑的,即使如此,她還是笑著搖頭,拉了爸爸的手說:「我還想在睡一下。」母親在旁,拉開了父親,一樣摸摸女孩的頭,拉拉女孩的被子,跟女孩說:「妳睡,媽媽等一下再跟醫生說妳有醒過來了。妳先睡!」

沒等旁人多說,女孩便又陷入長長的睡眠中。這回她跟剛剛睡醒前不同,還帶著一點點笑意,進入夢鄉。在滿滿的愛裡,入夢!

這是女孩每夜睡前的習慣。只要是睡不著的時候,害怕的時候,夜裡,她總會這樣子假裝自己是個病人,在滿是親朋好友擠滿的病房裡,從沈睡中醒來,再在父母的關愛中睡去。只有這樣,她才能安穩的入睡,假裝自己沒有嚴厲的父親、冷酷的母親,以及那些孤立她的朋友們。她假裝自己在滿是愛的環境裡,所有的人都會因為她躺在病床上焦急、憂心。她甚至恨不得自己就這樣死在病床上,想像這樣就可以得到一些關愛,想像那些親朋好友會嚎濤大哭,為她的離開感到遺憾。

女孩從來不知道自己活著究竟有沒有人期待,她總是試圖在睡前製造這些被關愛的假象,好讓自己不去思考自己有沒有人愛,是不是死了也沒有人惋惜。有時,她也會想像自己躺在棺木裡,周遭盡是不捨及淚水,自己微笑的被葬到地底,墳上插上一朵朵的鮮花,偶爾還會有人來墳前陪自己說話。

女孩始終活得好好的。既不曾住院,更不曾死掉。她始終不知道有沒有人愛她,始終不曾感覺有人愛她,她只能一再一再一再的在夜裡,演著自己為自己精心舖陳好的劇情,一再一再的當那個劇本裡的女主角。直到有一天,有一個人,真心的,愛她!

P.S
本來標題叫《死亡的渴望》,寫到最後,好像更渴望愛。就改了。
本來要分到「小說」後來,又不想分了。
高雄熱!白天。

換日線的話:傻女孩,自己愛自己多一點吧!

最近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物。在那個老愛唱「We are family」的中國信託銀行裡。要不是因為要幫S繳錢,我大概打死不會再走進中國信託。但托S的福,看到這個新的東西。爆有趣的。我無法完整的形容我看到它的時候,眼睛是如何閃亮的,只有透過誇張的動作來表達我心裡對這個新東西的景仰。哪怕它是好幾年前就開始運行的設備。

因為沒法拍照,所以只能用畫的。(雨同學,不要打我。)

「氣送式無櫃檯銀行」,是中國信託在二○○四年首創的服務模式。它將本來使用在遊樂園的「氣送式」售票方式加以應用,將以往民眾需在櫃檯前等候行員填單送收件作業等直接拉至後台(二樓)。

初看到的時候,覺得「真是超厲害」的一種設備,大肆跟身邊的人口沫橫飛形容這個東西有多厲害。所以第二次再去中國信託的時候,帶著滿滿的期待,也順便問了服務人員,是不是可以拍照?(廢話,當然不行),又順便問了這東西啟用多久的時間。聽到答案的時候,差點沒有倒退走三步。

「氣送式無櫃檯銀行」到底厲害在哪裡?其實我只是覺得。哇靠,那個電影裡演的未來時空真的來到了,行員將你的錢、文件塞到那個超巨大膠囊(氣送筒)裡,然後放進那與二樓連接的透明管線裡,按下按鈕,那個超巨大膠囊就會「咻」的飛到二樓的後端櫃台,此時你便可以在你正前方的小螢幕裡,看見行員正在處理你的文件。等行員處理完,再將它「咻」的送到一樓來。一樓的櫃台服務人員只要打開那個膠囊把你的東西倒出來還給你就可以了。

其實,也沒有什麼要大驚小怪的啦!只是認真的覺得,哇~~電影是真的。(←真是天真的孩子啊!)

查得到有這樣服務的,只有二○○四年那篇新聞稿裡的「台北雙和分行及高雄三民分行率先啟用」,至於哪裡還有?我嘛不知道。如果你有興趣花二十分鐘等電話那頭一直唱著「We are family」,你倒是可以打看看它的客服專線,問問哪裡可以看這神奇的東西。

好想叫它們借我拍照,不然借我玩一下那個設備。XD

中國信託新聞稿

P.S
今天到此告一段落,該睡覺了。
天氣很熱!應該說穿雪衣會很熱。
春天快來。

換日線的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明明都已經二、三年的東西了。

親愛的媽媽,
告訴我,怎麼樣,
我才是妳的期待?

親愛的媽媽,
請跟我說,
活著究竟要做什麼事才是有意義? 

親愛的媽媽,
是不是只要我依著社會的模式,
才是對的人生?
   

我不知道妳有沒有看見,
社會的沈淪是我們的漠不關心;
我不知道妳有沒有聽見,
我心裡的聲音是如何敲打著我;
我不知道妳有沒有答案,
告訴我為什麼這世界的一切,
都教著我要選擇好走的路走。
   

很小的時候,我天馬行空,
想著要當科學家,像愛迪生一樣,
長大一點點的時候,
看著我的偶像,我想在台上歌唱,
聯考的時候,
我希望我能夠坐在電台裡,播我喜歡的歌,
工作以後,
我希望可以找到我喜歡做的事,
讓自己至少願意努力。

可是媽媽呀!
為什麼小時候,你們都教導我們,做事要有毅力,不要放棄,
當我選擇你們看起來如夢的理想,你們卻要我安安分分的工作?
為什麼小時候,你們都告訴我們,用功唸書長大就能求得好職業,
卻沒有人跟我說,除了唸書(工作)以外,我們不該如此貧困心靈,
還沒三十歲就準備一輩子這樣子活下去。

媽媽呀!
我的人生可不可以不要像你們一樣,
出生、求學、就業、結婚、生子,然後不斷的依循社會模式,最終至死?
我的人生可不可以有一點點跟別人不一樣,
不要總是安安穩穩的,只求活著就好。

媽媽呀!
我做的事在妳看來可能不切實際,不能賺錢,不能養老,
可是我過的很開心,每天在我的生活裡,迎接著那些終日被生活困住的人群,
看著他們離去的笑容,就彷彿他們也找到他們的新生命一樣。

媽媽呀!
我沒有錢啊!我過著比上班領薪水還要窮的生活,
可是我開心,開心的看著在這混亂的社會裡,
那些依然努力想要替自己改變生活型態的人們。

媽媽呀!
我們即使豐衣足食,我們即使飽餐每頓,
就能夠這樣漫無目的的,自以為是的安穩過下去嗎?
我不能夠。我不能夠這樣活到那麼久以後。

媽媽呀!
如果妳希望我能夠活得更長更久,
請妳不要阻斷我想像不同生活的人生,
請妳不要告訴我平平安安、安安穩穩的過生活,
請妳不要跟我說找個穩定的工作,做個十年二十年,
請妳不要讓我,讓我在未來的四、五十年,
重複過著那些等死的生活。

親愛的媽媽,我們的食物夠吃了,我們的錢夠用了,
親愛的媽媽,我們的生活夠安穩了,我們的人生夠平順了,
可不可以給我們的生活,一點點不同,一點點變化,一點點想像!


畫了一張圖。一邊是依著社會模式,媽媽覺得應該的樣子,一邊是我自己想要的樣子。寫這篇純粹只是想反抗我每次都要聽到的聲音,不單純是對媽媽,而是對那些每次都要問我為什麼不安安穩穩過生活的人。(我其實滿想罵髒話的)

坦白講,我從小除了叛逆一點之外,幾乎沒有不按著規定的在過這社會應該有的生活。只是很奇怪,越長大就越叛逆,好像非得活在社會體制外,自己才會舒服一點。

每個跟你講要安安穩穩的過生活的人,都很不善於改變自己的生活狀態,甚至是害怕,然後在害怕之餘,又不斷的抱怨自己的生活。通常願意改變,有勇氣改變的人,都會被我說服,去替生活找出一點不一樣的,而不願意改變的人,還是會停在那裡,然後勸你要安安穩穩的過生活。喵的,這是哪門子的理論?

我不知道我為啥那麼氣憤,但是我不要再有幾乎不關心我的人,管我要過什麼生活了。我一點也不在乎要賺很多錢,過安穩的生活,我只在乎我要有我的生活,和生活上夠用的錢,就好了。

P.S
我要許願,我要是中大樂透,幾十萬的我就全捐給小小,幾百萬的我就捐一兩百給小小,幾千萬的我就分一半給小小,幾億的我就投資小小和從事創作的人。

換日線的話:喵的踩了三次狗屎,也讓我中一次唄!

早在今年世足賽還沒進入總冠軍前,我就因為拒絕繳費而被告知,有線電視即將被剪線。還記得那天有線電視業者打電話給我,跟我說:「以後我們每個月派人過去收費,你不用一次繳兩個月的費用。」

我大概是用這樣的語氣:「不用了。我不看了,你把它剪了。」然後就掛上電話。只是剪線這個動作,一直到九月的最後一天,才發生。真正讓人不開心的,其實是一次要收兩個月的費用。理由則是,他們無法負擔每個月超商代收費的費用。

那時候,我才驚覺,每個月這550元是這樣被那些沒有營養的電視節目給浪費掉的。而且,有線電視業者,還要我一次浪費1100元!

其實從去年到香港買了一堆VCD和DVD回來後,就開始想著,什麼時候把電視剪了吧!至少要有時間看那些好不容易買回來的片子。直到六月,我坐在電視前,從01轉到101,時間也從一個小時走到現在,再往下一個小時走,每天不斷上演這樣子的戲碼。我望著電視架上的那一排又一排的VCD和DVD,終於下了這樣的決心。

剪掉吧!你。
我才不屑你要不要來家裡收費。

就是這樣的心態,有線電視業者,再沒有寄任何帳單要我繳錢。

但是,電視並沒有被停掉,我每天仍舊有習慣把電視打開,讓屋裡有一點聲音。結果還是一直重複那些轉台,浪費時間的動作。

所以,我又被一次一次的爆料事件打到。(活該)
所以,我知道多少人去靜坐,去抗議。(搞得心情很亂)
所以,新聞LIVE幾點,我就看到幾點。(無聊)

終於有一天,當我又重複著回家→開電視的動作,電視呈現一片藍的時候,我轉開了那幾乎不聽的收音機,調著那我已經忘記的頻道。屋裡一樣有聲音,傳來的是我遺忘已久的記憶。我聽著音樂,看著書,才發現那些成堆的不是只有VCD和DVD而已,還有我一次又一次到書店買的書和雜誌。都因為把時浪費在電視上,而被遺忘了。

還記得,從小我就不是遙控器的主人。都是沒有人要看電視時,才有遙控器的掌控權。那時,每天做的事就是看完新聞躲進房間聽廣播、作功課,或者看書,直到睡前才將收音機關掉,或者讓聲音陪我入睡,隔天醒來上課前,也還是聽著收音機。就在那樣的日子裡,聽了很多歌,看了許多書,有時候甚至只是靜靜的聽著歌,想著一天發生的事情。

終於明白,那些看不下書的日子是怎麼回事了。現在,我正一本一本的消化著,那些被電視吃掉的日子所買回來的書,我喜歡這樣的日子,喜歡有音樂、有書的生活。

「我怕來不及 我要抱著你 直到感覺你的皺紋 有了歲月的痕跡……」收音機裡傳來林憶蓮的歌聲,很熟悉。十月的第一天,我失去了我的電視,但卻找回了,那段最想念的日子。

◎550元還能做什麼?
和情人看一場電影、買二到三本書、買一張CD和喝一杯咖啡、買二到五本雜誌、兩本童書、參加一場講座、看一齣舞台劇、看五次二輪電影……還有很多很多。最重要的是,多了很多550元買不回來浪費掉的時間。

P.S
看書的速度雖然不快,但是可以看完一整本小說了!
寫東西的速度,應該也是因為電視的消失而變快了吧!

換日線:關掉電視唄!出去走走看看吧!

入秋,通常老一輩的人都說,中秋節過後,涼意便會越來越強,氣溫會一直往下掉。當然,偶爾還是會有秋老虎的天氣出現。今年的秋,來得很準時,才十月就已經要在夜裡披上薄外套。突然很想念夏天的短褲和無袖的上衣。

10/7,天氣晴,而且很舒服,迎面拂來的風,吹的涼快,在大伙都回鄉過節的日子,我還留在台北。照理講,我應該也要回家的,尤其是10/7這一天,應該回去找一個這天過生日的老朋友。沒有南下,是因為早在一個星期前,我已提前過了中秋節,另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節日的車流量使人懼怕。至於老朋友,我想我記得就好!

下午,「小小書房」有個「曹志漣書友會」,雖然知道應該不是那種太熱烈的簽書會,或是像過往參加的歌友會那樣擁擠,但這樣小小的聚會正好,正好可以滿足對於寫作的人的好奇。貓老闆在部落格上說曹志漣對她的讀者的好奇度應該遠超過讀者對她的好奇度,想必這場活動應該不會太有距離才對。

果然,小小書房的小小cafe辦起這場小小的聚會,讓人愉快不已。活動沒有什麼正式開始的儀式,反正坐下來聊就對;沒有那種你是作者,我是讀者的氛圍,反正坐下來聊就對;沒有什麼可以問,什麼不能問,反正坐下來聊就對;更沒有什麼看過書跟沒看過書,反正坐下來聊就對。我們就這樣從三點多一路聊到六點多,像跟老朋友聊天,偶爾,我會問起關於寫作的事、關於書裡的事、關於閱讀的事。而多半的時間,我們幾乎都是在閒聊。

閒聊的過程,我拿起《唐初的花瓣》這本書讀著。在此之前,我沒有讀過任何一字一句曹志漣的文字,她說著這是她最初開始寫作的文章,翻著翻著,停在《相思印》這篇,在對話中,慢慢的將它看完。曹志漣的文字,加了很多古典的字句,但不艱澀。我也忘了看完《相思印》時在聊什麼話題,但不久,我又加入了對話。

後來,我們聊到「看不懂書」這件事,曹志漣和貓老闆都有同樣的回應,看不懂就跳過去,不想看就先放著,就連聊到的電影,她們也會告訴你,有些東西不用急著當下搞清楚,若有一天你會憶起,那麼就是記得了,也有那麼一天你會明白原來那些不懂的。閱讀,就是閱讀而已,沒有什麼一定得弄懂或弄不懂的道理。

書友會快要結束的時候,我愉快的想著,原來有一些事情,是不需要一定弄得懂,或是非得要當下明白的,那種愉快有點僥幸,有種安心,彷彿知道這世界,原來每個人都有「不懂、不明白」的狀態。我突然想起10/7這天,我刻意的將打電話祝賀這件事變成記憶,而不再是習慣,應該是也是生活的體驗讓人明白了一些事吧!

閤起《唐初的花瓣》,書友會結束在夜色的到來,《相思印》的故事像記憶般,留在我的腦海裡,或許有一天,我應該也會明白,曹志漣字裡行間,那些似懂非懂的感覺。

10/22小小還有一場書友會。是個叫丫亮的人,譯了一本叫《解說愛麗絲漫遊奇境》的書。丫亮我在小小遇過一次,也是一個有趣的人,會拿著他到處登山拍的幻燈片,一一跟你解釋什麼時候是日出,什麼時候是日落,想必10/22那天應該也很好玩吧!

小小書房書友會

P.S
十月第二篇。連得非常近!

換日線的話:《唐初的花瓣》小小在打八折。我忘了要簽名!嗚!

記得上一次用這七個字寫一篇文章時,是一年多前,因為一個網站上,網友們的情誼,讓我用這七個字寫出一群人凝聚在一起的感覺!以前的好朋友,我也沒用這七個字去形容彼此在一起的心情!我的朋友不多,而且很分散,很少有會『當我們同在一起』的感覺。那個網站『同在一起』的人,少說也有一、兩百個以上,用『同在一起』去感覺,應該是很恰當的,這一次,人不多,卻讓我再次感受到『同在一起』的心情!

工作幾年下來,職場上的朋友,是我最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的。有些人心機重到你防也防不了;有些人平常很好,遇到利益得失時,馬上變臉;有些人仗著自己是個社會老鳥,就把你差遣來差遣去。當然,也是有好人!只不過頻率不對,磁場不相近的時候,就是看緣分了!

其實我沒有太多心理準備,也沒有太多太多的時間,足以讓我用最安穩的情緒,加入他們。到今天為止,這一群人在我的生活裡,大概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卻讓我用最滿足開心的笑容,沈浸在有他們的每一刻!

究竟要用什麼樣的字眼,去形容『朋友』這樣的角色?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不斷的相信『永遠』的話語,然後不斷的用『永遠』去相信朋友的定義,於是開始因為相信,所以相知;因為相知,所以不顧一切把自己挖空給別人;然後距離的隔絕、利益的衝突、爭吵的出現,距離越拉越近,問題越浮越多。結果我拉遠距離,然後在彼此之間,用距離去清澈的看見,看見什麼人會留下,什麼人又會遠離!時間和距離,是最明顯區分朋友的交界!而現在,我遇見了這一群人。

『丫嬌,妳這滑板鞋在哪裡買的,好好看喔!』我看著丫嬌腳上的鞋,想著自己想買一雙鞋,想了很久,卻一直沒有買的失落!

丫嬌看著我,『在板橋買的呀!很便宜喔!如果你想買,我帶你去。』

我突然有一種溫暖的心情。怯怯的問:『真的嗎?什麼時候。』好久沒有人會這樣爽快的邀約,而且用一種極盡開心的語氣,約我出門,彷若我們已經認識很久很久一樣!

『那就明天吧!』丫嬌笑著說。一旁的瓊,也附合著:『對啊!你要不要跟我們去逛一逛,反正出去玩玩啊!不見得一定為了買鞋!』

我想了一下,因為板橋離我住的地方,真的有一段距離,下班後再去玩,必定會超過捷運發車的時間,『但是,我怎麼回家啊?』

『我再找一個人一起去,就有車載你了啊!』丫嬌說。

隔天,我們並沒有一起去板橋,而是六個人一起去了饒河街夜市,然後瘋狂的騎車上陽明山。好久好久,我沒有這樣融在一群人裡,我甚至不太懂一堆人出去的快樂!離開陽明山前,我問:『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沒想到這群人居然說:『去士林夜市!』台北的夜,從明亮轉為不見五指的黑,再從黑轉為明亮,我似乎也看見,屬於另一片明亮,在我的心裡。

士林夜市的氛圍,在深夜裡,顯得格格不入!依舊燈火通明,依然暄鬧,我們幾個人在街上走著,直到大家的眼睛眯成了一直線。當我擔心著該怎麼回家,禎對我說:『我載你回去,你不要覺得不好意思,朋友在一起本來就要一起幫忙的!』突然之間,我不知該說什麼。坐在摩托車後的我,跟禎說:『這樣麻煩你們,真的不好意思。』

禎轉頭看看我說:『你是外地來的朋友,我們在地人本來就應該多幫忙你。以後有什麼事,你打個電話給我。』我看看身後的另外兩台摩托車,我一個人回家,五個人護送我回到家,心裡非常過意不去,卻滿滿的全是感動!

我不知道該不該再相信那一句『以後有什麼事,你打個電話給我。』因為我已經在太多的『客套話』裡,學習獨立生活;在每一次的徬徨裡,忍著淚水突破困境。這一次,我選擇再相信一次!我相信那種單純沒有雜質的友情;我相信那種自在沒有拘束的相處方式。

後來,只要有一起出去的機會,一定有我的份,或是說我就是那麼簡單的加入他們的行列。我永遠記得處在一群充滿心機的人群裡的心情,也永遠記得被呼來喚去的那份『不甘心』,更記得在不同頻率的曲線上,不易溝通的心情。我喜歡現在身邊這一群人,因為每個人的簡單,所以看不見在我身上那沾滿五顏六色的髒!我在他們身上發現那最原始的『真』,偶爾會發現自己有很重的『心機』,卻一次次的藉著他們的『真』,讓我看見最原始的自己!

如果冷淡是疏遠每一個人的因子,熱情一定是拉近彼此的原素。單純沒有目的的熱情!

我發現,我又活起來了!因為這一群人。

寂寞的時候,我總會搜尋到一對一對熱情的眼神,化解我心中的害怕;快樂的時候,總會有人分享你的快樂。笑容又充斥我整個生活!因為那份『同在一起』的心情。

給親愛的你們:
我喜歡你們身上那份最簡單的感覺,對這社會的每一個人,毫不保留的給予!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天,你們也碰得頭破血流,然後失去了最原始的簡單?不管以後你們會變成什麼樣,現在的我很想跟你們說,跟你們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開心。雖然不知道這樣的開心能夠延續多久,但是,你們又讓我回到學生時代,最原始的、沒有目的的、簡單的心情!謝謝你們。

P.S
呼呼!週末和這群人去唱歌,真是不好意思咧,麥克風都一直在我手上。沒辦法啦!你們一對一對的,沒我的份,我只好一直唱歌囉!我喜歡看你們都很幸福快樂的樣子,也喜歡看你們很可愛的鬥嘴方式。別忘記要幫我找個伴喔!希望以後跟你們出去的時候,你們就不用再顧著我的感受囉!有你們一對一對的陪伴,並不委屈,因為我有了加倍的溫暖!(祝福你們一直一直一直都很幸福!)
照片的部分,缺了很多人,基隆的海產店裡,有我們開心的笑聲。沒去的人,自己回家惋惜吧!因為海產真的很好吃。^______________^
祝 各位都能夠擁有最單純的友情!

換日線的話:當我們同在一起,是滿滿的笑容堆在記憶裡!

『我們多久沒見了?』我問。
『一年多了吧!去年開學,你到學校來找我。』你答。
『有那麼久了嗎?』我疑惑著。
『是啊!』你笑著說。
『我連電話都沒打給你吧!』我說。

『對啊!你都忙些什麼?』你問。
『沒什麼,出了一場車禍,談了一場沒有結果的戀愛。』我答。
『現在呢?還好嗎?』你的眼神像是在等待我的回答。
『還不就老樣子,你知道我這個人,對情感都太專注了!』
你搖搖頭,笑著!跟以前一樣,總是用笑容回答我對感情的固執!

『你呢?別光是談我。』我說。
『生活嘛!』你沒多說。

看著你髮絲裡,有部分的顏色些許不同。我像是發現新大陸的看著。
『哇!你真的老了,有白頭髮了耶!』
你看著我突然心血來潮剪短的頭髮說:
『你也不少吧!年紀輕輕,白頭髮那麼多,煩惱什麼?』
『沒煩惱什麼!我們認識的時候,我白髮就比你多,只是你一直沒發現而已。』
『經過了那麼多事,才發現很多感情,都還存在著。就像是對你們這些老朋友一樣,只要回頭,就會發現,你們都還在。』我說。
『是啊!我們總在堅持一些我們得不到的東西,包括情感!』你說。

沈默了好一段時間,我們在安靜裡,思考著一些問題。

『我問你。』
你將咖啡杯放下,看著我。
『我常常這樣子一下子就消失在你們的生活裡,會很奇怪嗎?』
『奇怪?不會吧!因為我們都習慣你這樣來去像風了!』你淡淡的說。
『你們都習慣了?真好,習慣就好。』

說『再見』前,你慣有的伸出你厚實的掌心,伸向我。
『希望你工作順利,早日有個美麗的戀情!』你說。
我笑了很久,因為我實在不習慣用握手去表達什麼,倒想給你一個擁抱呢!
握著你的手,我才知道,原來在你結實的掌心裡,是那樣的溫暖!

『怎麼不說話了?』鈺倩從MSN上喚住我。
我敲打著鍵盤:『沒事,就只是想起那天跟邵人的對話。』
『我問妳一件事。』我繼續敲打著鍵盤。
『?』妳給我的回答。
『我常常這樣子一下子就消失在你們的生活裡,會很奇怪嗎?』又是一個老問題。
『唉……你喲!你這樣子我們早就習已為常了!』原來鈺倩的答案和邵人一樣。
『我一直以為當我放掉一些人,一些過往,它們就不會再出現。沒想到……』
我還沒說完,鈺倩的話就從MSN上傳回來:『我們一直都在的啊!』
『我很幸福,總有你們寵著我,讓我高興就出現,不高興就消失。』
我在文字末,加了一個大大的笑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南往北走的時候,我丟開很多很多過往的人、事、物,包括情感。我選擇用『消失』的方式,將從前的過往陳封在南方的城市裡,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咻』的一聲,就不見我人影。其實很簡單,我不是消失,我只是選擇回歸到最原始的那個點,那個我們沒有交集的點。那種『消失』只是利用沒有交集的時空去沈澱彼此交會時的心情,越是安靜的生活裡,那種放在心上的感覺越是顯著。僅需要一個轉身,你就會看見昔日的交會是那樣美好的熨貼於心!

『知道我為什麼不待在高雄工作嗎?』我問鈺倩。
『除了現實上必須面對的問題之外,我想保留最美麗的心情,給我心中最美麗的城市,因為有你們。所以我把職場拉到北方,將人生最殘酷的戰場留在另一個城市裡。』這是我的回答!

『朋友,好久不見!』
只要一轉身,我會看到你在我身後,而你,也不會在轉身後找不到我!

最近,我又開始選擇『消失』的方式對待我身邊的『新朋友』,『老朋友』們都是八、九年的交情,早已習慣我的作風,他們都算準不用多久,我就會出現。倒是新朋友們對我的決定頗無奈,或者是不諒解。我一直相信:『緣分』,在彼此相遇時,絕對是一個重要的因素!維持緣分的長短,是人的『心』,而不是『命運』!我選擇『消失』,不是選擇切斷緣分,而是選擇用一種心的交會看待彼此。你們有過那種感覺嗎?那種即使三、五年不見面、不聯絡,依舊可以侃侃而談的心情,沒有一點隔閡,沒有一點距離!

『朋友,好久不見!』如果你想告訴我這句話,那麼,我會告訴你,我從不曾走開!

P.S
我的老朋友,謝謝你們!
總讓我回頭就可以感受你們的溫暖,讓我想要自由的時候,放我飛;在我想要關心的時候,有人陪。有人問過我,高雄哪裡好?除了陽光以外,還有你們的雙手,你們的擁抱,以及我們曾經的記憶!
我的新朋友,謝謝你們!
我的心要開始流浪,什麼時候停靠下來,我也不清楚,我有太多太多的心情,需要時間及空間好好的消化,有那麼一天,我們會說『好久不見!』即使我的心去流浪,找我的方式,你們都有,不是嗎?只要我們有心,我們的緣分不會盡,張曼娟的書名『緣起,不滅!』我深深的相信著!
我第一次用CorelDRAW畫向量的圖,看起來怪怪的,卻花了我一個晚上的時間,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更專業喲!^_^
願暖冬的天氣裡,有暖暖的心情陪伴著你!

換日線的話:朋友,好久不見!你好嗎?

『老闆,你的鹽酥雞沒有味道……』我提著一袋從路口鹽酥雞攤老闆手中熱騰騰的美食,一邊走,卻一邊喊著。

『喂,你說什麼,沒味道,不要亂說話好不好,我還幫你多加了一點胡椒和辣椒,還有蒜頭耶……』老闆在攤子後面聽到我講的話,立刻走出來對我咆哮。

我用最快的速度鑽進大樓的大門裡,免得老闆看記得我的臉,下次不賣給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