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躺在病床上,醫院的白牆被陽光照得更白晰了一點,女孩不動,任憑身旁的聲音吵雜,她仍舊一動也不動的躺著。她的手上黏貼接著點滴的針頭,黃色的藥劑一滴一滴順著流進她的體內,陽光也把她的臉照得更白了一些,沒有人知道她什麼時候會醒,只是不斷的有人陪坐在病床旁,等待她的醒來。

女孩的母親來了、父親來了,她的哥哥、姊姊也陸續的來了,偶爾,還會來幾個她的親戚,像是阿姨、表哥、表姊這類,比較常見著的親戚,也有時候,來了她的同學、好朋友,或是她交往很久的男孩(或女孩)。每個人都等著她醒來,等著看她睜開雙眼,跟她講上幾句話,好確定她有康復一點。只是女孩醒來的時候不一定,沒有人知道她什麼時候醒來,就連她到底生什麼病,也都沒有人真正清楚。

醫生來了。來看了一下,跟親人朋友們聊了一下病情,看了一下女孩的狀況,又走了。醫生一樣沒有交代什麼,留下了在女孩病房人的一夥人,走了。女孩這時動了身子,頭也微微的向左右動了一下,大夥剛目送醫生離開,沒有人發現。女孩緩慢的睜開雙眼,因為陽光刺眼,她又閉上了眼,才睜開。她舔舔嘴唇,輕輕的發出聲音問:「我怎麼在這裡?你們怎麼也都在這裡?」

一切,很不真實。對女孩來說,很不真實,這樣的情節似乎只有在連續劇裡,才看得見。彷彿自己是被捧在懷裡的小公主,父母疼愛有加,兄姊呵護備至,親朋好友都不忍這小女孩受苦一般,殷切的期待她睜開雙眼。圍在病床旁的一大群人,爭先恐後的問她:「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肚子餓不餓?」等等之類的話。女孩輕輕的搖搖頭,用微笑回報那些關心的話語,還有一雙雙溫暖的眼神。

女孩的父親,走上前,摸了摸女孩的額頭:「要不要爸爸叫醫生來看看妳啊?」女孩看著父親,好不習慣的父愛啊!父親幾時變得如此溫柔和善,躺在病床上的她,半信半疑的,即使如此,她還是笑著搖頭,拉了爸爸的手說:「我還想在睡一下。」母親在旁,拉開了父親,一樣摸摸女孩的頭,拉拉女孩的被子,跟女孩說:「妳睡,媽媽等一下再跟醫生說妳有醒過來了。妳先睡!」

沒等旁人多說,女孩便又陷入長長的睡眠中。這回她跟剛剛睡醒前不同,還帶著一點點笑意,進入夢鄉。在滿滿的愛裡,入夢!

這是女孩每夜睡前的習慣。只要是睡不著的時候,害怕的時候,夜裡,她總會這樣子假裝自己是個病人,在滿是親朋好友擠滿的病房裡,從沈睡中醒來,再在父母的關愛中睡去。只有這樣,她才能安穩的入睡,假裝自己沒有嚴厲的父親、冷酷的母親,以及那些孤立她的朋友們。她假裝自己在滿是愛的環境裡,所有的人都會因為她躺在病床上焦急、憂心。她甚至恨不得自己就這樣死在病床上,想像這樣就可以得到一些關愛,想像那些親朋好友會嚎濤大哭,為她的離開感到遺憾。

女孩從來不知道自己活著究竟有沒有人期待,她總是試圖在睡前製造這些被關愛的假象,好讓自己不去思考自己有沒有人愛,是不是死了也沒有人惋惜。有時,她也會想像自己躺在棺木裡,周遭盡是不捨及淚水,自己微笑的被葬到地底,墳上插上一朵朵的鮮花,偶爾還會有人來墳前陪自己說話。

女孩始終活得好好的。既不曾住院,更不曾死掉。她始終不知道有沒有人愛她,始終不曾感覺有人愛她,她只能一再一再一再的在夜裡,演著自己為自己精心舖陳好的劇情,一再一再的當那個劇本裡的女主角。直到有一天,有一個人,真心的,愛她!

P.S
本來標題叫《死亡的渴望》,寫到最後,好像更渴望愛。就改了。
本來要分到「小說」後來,又不想分了。
高雄熱!白天。

換日線的話:傻女孩,自己愛自己多一點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