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817_10200646111017105_1678625316_n

我曾經每一年比賽前,我都要去拿一份中職的賽程表。每一年我都在等這個賽程表。當我停在全家放著中職2013賽程表前,興奮地將賽程表從文宣格子中拿出來翻開時,我突然發現,我回到十五歲那年。這是18年前的時空嗎?我覺得我穿越了。

明明賽程表上有「犀牛」啊!確認是2013沒錯啊!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這個東西多年來都沒有變?還是長成這樣?(嗯,我用比較婉轉的方式說的話,就是「復古」,比較直接的說法是「醜」。) Read More →

supports -player's union
還沒開打就因為成立工會引起關注的中華職棒,延伸出許多值得思考的問題。尤其在工會、勞工本權利的東西,不論在社會教育或學校教育裡,都不太是一般人可以接觸或了解的東西,可以從中華職棒開始,關心起像這樣跟自己本身有絕大關係的問題。

成立工會一直在企業體裡被視為與資方對抗的一個組織,我對工會這個東西不熟悉,組成的要件、人數、章程一概不清楚,我甚或不明白「工會」這個東西的存在,有沒有可能真的抵抗企業體,或者成為壓垮企業的力量,這些我都不清楚。但我知道的是多數的員工在有飯可吃下,並不會去在意「以後」的事。

以後的事很廣,生、老、病、死,都是以後的事,好的制度會帶你上天堂,沒有制度的制度,會讓你哭天喊地沒人應。而人們總是因為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才會去開始找幫助,才發現自己工作的場域並沒有讓自己在工作之餘提供適當的保障,甚至還會有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存在(不論是勞方或資方,只要事情沒發生在自己身上,就常會有事不關己的狀態!)

真的事不關己了嗎?如果我們都要工作一輩子,有許多像這樣問題都需要我們去關心,不是關心別人,而是關心自己。勞資雙方的問題是永遠解也解不完,對立與否都不是重點,能不能創造勞資雙方最大的權益,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要說的,不僅是我支持職業棒球工會的成立,更是希望更多人去了解關於這樣的勞資問題。因為誰也不知道,下一次什麼事會發生在誰身上,至於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我覺得這是我說不上來的,也需要更多專業級的人士,必須且應該用簡單的方式,讓所有的人都了解有哪些事,是基本的勞工權益!

 
串連貼紙的語法:

<div><a href="http://blog.roodo.com/baseballwon/archives/8306483.html" target="_blank"><a href="http://blog.roodo.com/baseballwon/archives/8306483.html"><img src="http://blog.roodo.com/baseballwon/3e50a430.jpg" border="0" alt="supports -player's union" /></a></div>

 
延伸閱讀:【今日網摘】成年的中華職棒 勞資對立的球員工會?

P.S
我想支持LANEW熊了!!!!!(恰恰,致遠,轉隊啦!)
高雄今日晴。

 好像大家都寫了,自己也要湊一腳是吧!

如果你有發現,我右邊的貼紙,只有那個棒球的貼紙,是能夠放在那麼上面的。沒有為什麼,因為我想。(其實本來打因為我爽XD)

平時,其實我也沒有在看中職(因為沒有電視),從時報鷹到兄弟象,從認得哪個人是哪個人,誰守哪個位置打第幾棒,到其實我都快要認不出新球員的臉孔。但這種國際賽事,我一場都沒有錯過。(八搶三我也死命盯著BBS的比數報導)。前天(8/14)中日那戰,因為太累,在跑回來的那唯一一分,我睡著了。醒來,沒想到日本超前比數,然後一路領先到底。(我好像應該領衰人貼紙,但我沒有XD)

昨天(8/15)中中戰。我相信,很多人都傻在電視(電腦)前。這天的一早,因為中元節得趕回爸爸的老家拜拜,只好拜託twitter上的推友們幫我轉播。才剛拜完,我就等不及問堂姊:「可以看電視嗎?」當然,大家都知道我要幹嘛!這個時候,沒有電視,真的好孤單。

等到羅國輝那支全壘打敲出去時,想著:「我的老天爺啊,小羅,你終於敲出去了,不枉羅李小克半夜的寫文替你集氣啊!」(羅李小克寫的《羅國輝,我為你加油! 》)

因為必須返家,我離開了電視,再度上twitter上求救,然後一球一球,從我離開電視的領先,到被超前,再追平。看得心驚膽跳的。我沒有電視,只靠手機追推,追到心臟病都快爆發了。等到我坐定在電視前,已是11局上中華隊被雙殺的那一刻(我果然是衰人)。

12局上,我振臂高呼。四分,應該篤定贏了吧!我開始不認真的看手邊需要忙碌的事,直到我完全搞不清楚最後那一分怎麼回來的那一刻。對,我輕敵了。真的。我以為四分很好守,但沒有想到半局豬羊變色。我想,那是我太久沒有看棒球了。才會忘了棒球是在兩人出局兩好三壞開始;才會忘記球是圓的這件事。

以上,其實並不是我的重點。以下,才是我要說的。

說真的沒有缺點嗎?屁啦,沒缺點怎麼可能有那個大失誤?
說真的不能碎唸一下嗎?打擊沒發揮,投手守不住,是可以好好檢討一下。
說真的不能生氣傷心或難過嗎?怎麼可能啊!

但是,我沒有生氣,頂多就真的只是傻眼,只是想問打擊咧?只是想問為什麼投手沒擋頭。我卻一點點都不忍責怪他們,至少現在。我真的只是想弄清楚而已。剩下的留給球員、教練自己去思考。

是的,我堅決的相信,輸球就是輸球,沒有任何理由。要怪賽程,要怪主辦國待我們不好,要怪前晚那場雨,等等等等的理由,我都覺得是多餘。因為,你就是輸了!這就是比賽。

重點其實不在輸球這件事,更不在是不是國恥,是不是輸了中國。重點在,你從這場比賽裡,得到了什麼?

我一直相挺的這群愛棒球的男人們,你們得到了什麼?

你們是否在想,中國隊變強了?
你們是否在想,那第八分怎麼掉的?
你們是否在想,為什麼一局被要走那麼多分?
你們是否在想,為什麼打擊連不起來?
你們是否在想,中繼後援為什麼都撐不久?

你們,什麼都可以想,就是不要背負著這場失敗,去打下一場。不要想著在一個海峽以外的我們是否會對你們失望、難過、生氣,甚至叫你們不要回來的這些這些。

你們只能想著一件事,用最真的心,去面對你們存在的問題,用你們的愛,去滋養這項你們長久以來的努力,然後好好的打下一場又一場的美麗。

而我們,能做的真的不多。最多就是跟你們一樣忘掉前面的失敗,然後一場又一場替你們喊叫。

加油了。男人們!拿出你們愛棒球的心,拚一場給我們看。那一場一場的拚鬥,才是你們要做的,那不是為了我們,而是你們長久的愛,對棒球的愛!

「可惜了」是我對這場被稱之國恥之賽的心情。其他的,我們就望向未來嘛!不過就是輸了一場球啊!人生不也是這樣一場一場的跌跌撞撞嗎?勝負成敗,得由主角自己去承擔接受,剩下的只能往前看去了。

祝福,這群愛棒球的男人們!

最後,附上我在twitter上寫的:
中華隊,其實我平常也沒看你們大家的比賽,只有這一刻跟著你們。想怪你們,但不忍心。至少這一刻不忍心。希望未來的日子裡,你們因為失敗而茁壯。(當然,如果你們一直爛下去,我還是會想幹譙的。)加油了!未來還有好幾場比賽。

(其實,我也不見得會幹譙。最多就是不看而已!不支持,向來是最嚴重的處罰!別忘了,2001那年,是你們用棒子把我打回場內的!)

附上幾篇文
把眼淚擦擦吧,還不是放棄的時候啊!/音樂摩人‧Ears hear Here!!
【台灣好物Day-6】插播爆走之今日好幹/米果【私‧生活意見】
沒有太難過的感覺(中中戰之後)/運動摩人-蔡明里9.01c
你們不是國恥!中華隊!加油!/日落前的魔術時光

P.S
看得也很辛苦啊!
高雄晚上有雨。

換日線的話:爭氣點!

3/12中午,從高雄出發往斗六,自強號的火車上,前後左右都聽得見討論中華隊賽事的人。有人蹺課(請偷偷學!),有人買黃牛票,有人注目的往我身上一直看。我大概是車廂內最明顯要去看球的人吧!(誰叫球帽已把我的頭髮壓扁,不戴頭髮醜醜的!)我們搭著車,翻著報紙,看著一個個中華隊的球員在報上,想著這一晚很重要的一役,我們要贏,一定要贏,要去北京!

走出車站,滿滿的計程車早就等在車站外,看著我戴著中華隊的球帽,司機紛紛開口問:「去棒球場?」姊說我太明顯,加上背包裡又插著一張捲起來的海報,怎麼看都是要去球場的。因為離開賽時間還早,我們先去了已經安排好的地點,直到下午四點才慢慢的步行回到火車站,要往球場去!

斗六車站外,此時已經有一大批一大批的球迷,拿著標語的、穿著中華隊球衣的、塗著滿臉圖案的,大家都討論著我們的中華隊。有人看著身旁的人全副武裝,很擔心自己什麼都沒準備,我很想告訴他們,人來了,就用力加油吧!這一刻不管你準備了多少,我們只要用力的加油,一切都足夠了。

越往球場走,球迷也就越多,我換上中華隊的球衣,走在路上,很顯眼,也很不顯眼,到處都是球迷,到處都有精心打扮的穿著,還有到處都散落著帶著滿滿加油的心,到球場,我們要凝聚在一起!

斗六棒球場外,販賣商品的攤販都是人滿為患,姊姊問我,要不要買轉印貼紙來貼在臉上,從來只是拿著加油棒加油的我,沒多想,就掏了50塊,買了六張轉印紙,三張國旗、三張CT-NO.1,將它們印在臉上後,我們開始找景點拍照,開始尋覓送加油棒的地方。我們向中華電信要來了兩組充氣的加油棒,再在球場外拍拍照,又找到了另外一邊在貼「相信」和國旗的看板來合照,就準備進場了。

◎在此之前,先與寫了「緯來照我、中華隊去北京、twitter 魂~」(→推特 )的海報拍了一張照片,打算進場後傳給雨漣。(我只有她的手機XD)

到球場看球,其實也不過第三次,搞不清楚內外野,就拿著外野的票糊里糊塗進了內野,而且也出不去,所幸就坐在內野,原本答應眾推友要接的全壘打球,也接不到了,只能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接到界外球。

球場內,中華隊已經在練球,球迷還稀稀疏疏的,我們走到三壘休息室的上方,拍了幾張球員練習時的照片,身旁的球迷對林智盛喊著:「有日本的朋友回來看你。」我想起了那個每次比賽才會在MSN上叫我找網路直播給她的朋友,想起她也在日本,但她跟我們一樣,心繫著中華隊!

輪到中華隊在場內做守備練習時,全場的人一陣歡呼,雖然此刻,人還沒有坐滿球場,但那氣氛已經開始加溫,我們隨時可以大聲吶喊,可以齊力加油,為了我們可愛的中華隊。就在此刻,手中的海報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破了好大一截,可能是太興奮,所以不小心扯到,深怕這是不祥之兆,趕忙的拿出事前準備好的膠帶將它補好,還在心中默唸著:「老天爺我把它黏好了,不要處罰中華隊啊!」(這事告訴我們,不要用一張薄薄的紙做海報,請用厚的紙板!)

六點半,球賽準時開打,此刻場內還有非常多人進場,澳洲隊被唱名進場,大家蓄勢待發,等到介紹中華隊出場時,全場歡聲雷動(這當然不比後來的加油聲量!)沒有到現場參加過國際賽事的我,並不知道還會唱國旗歌,直到看到全場起立,才知道原來還有這個儀式。(可見我看電視時其實都略過這段!)那一刻,你會發現,我們國中背的那首國旗歌,不管老的、小的,全都開口跟著唱,我們可能都不太記得它的歌詞,但我們卻在那一刻記起了它的片段,這樣唱著唱著,我們也就將心融在一起了!

20080312中澳大戰國旗歌(蔡團長有交代,要多練幾次!)

在球場看球,跟在電視前看球有很大不同的感覺,尤其是沒有重播這件事,所以得要非常專注的看著場內的一舉一動,現場的唱名也總是被龐大的加油聲給蓋過,若不是對球員熟悉,就會不知道是誰上場打擊,是誰表演了守備美技。專注的加油、專注的看比賽、專注的喊著口號,是場內我們唯一能做的事情,比賽就交給中華隊,剩下的,交給我們就好!

場邊,一壘和三壘的休息室上方都有一組加油組(請更正他們的名稱)他們喊得賣力,我們也跟著賣力。打擊時,我們舉起右手喊「安打、安打」、舉起左手喊「全壘打、全壘打」、舉起雙手喊「XXX(球員名)全壘打!」,遇見強打像是恰恰、泰山、羅國輝等人,三壘這邊喊名字,其他人就接著喊「全壘打!」全場的加油棒指向外野,外野還有一個大大的標鈀等著一支支全壘打轟到場外;守備時,我們喊「陽建福加油!」我右後上方的一組人馬,應該是阿福的球迷,只要每局阿福上場,他們一定會齊聲喊「陽建福加油!」;兩好球時,我們就會大喊「便當,便當,揮棒落空!」(便當請用台語喊!)

這些加油的話術,其實常看球賽的人一定都聽過,更別說那首哦來哦去的戰歌。最壯觀的,還是那面大國旗的出現。只要它一出現,我們就會起立看它蓋住一大群人,那氣勢想必是會嚇到其他國的代表隊,那一刻,也真想自己坐在大國旗那一區,可以拉著大國旗,讓全世界的人都看見「我們在這裡!」(關於大國旗,請參照蔡團長的部落格,8搶3之大國旗 )

說實話,在現場看比賽真的很忙,要跟著喊口號,要敲加油棒,每個半局結束,還要高舉手上的海報,看會不會被緯來拍到,好讓眾推友的魂被呈現在電視機上,可惜我坐的位置不好(其實是海報畫的不好)所以一直沒被帶到。手上原來拿的充氣加油棒,又莫名的洩氣(意思是,買塑膠的比較耐用!),所以後來就一直舉著海報,人家敲加油棒,我就舉海報,然後靠自己的聲音大喊!(我怎麼覺得我本來要寫氣質路線,開始有搞笑的味道!)

約莫第三局,姊姊的充氣加油棒也一整個消風,其實是棒球白痴的她,根本不知道什麼規則,但是現場,她加油得非常賣力,等到手上的充氣加油棒都消氣了,她就對我說她要敲東西,我說等五局結束我再去幫妳買。(因為我們坐內野很怕被趕XD,我不是故意的,不可學!)我還是一直舉著手上的海報跟著吶喊(手一整個爆痠!),直到五局去買了新的加油棒,旁邊那個棒球白痴才沒有用著無辜的樣子看著我。(現在加油棒有改良,還能當喇叭吹喔~~而且買一組送小國旗一枝!)

話說,我真的很忙,還一直看推特上的訊息,所以我一直沒有太過清楚球在哪裡!(沒有攝影大哥幫忙找球,自己找會找不到~~)我知道火哥有很漂亮的接殺,知道中外野一直有好球看,知道阿福這天很神勇,知道這整個球場,整個中華隊是我們的驕傲!!!(但大師兄的雙殺,我是回家看重播才看清楚的!所以,看球不要一直推特!)

最後,球賽結束的那一刻(我承認我又忙到以為連三K)現場就像要暴動一樣!全場都站了起來,只差沒有跟著所有球員一直在原地跳,後來連鋒哥「陳金鋒」都出現了(看電視一開始就知道鋒哥在現場!)在我們一直喊著「中華隊!中華隊!中華隊!中華隊!中華隊!」的時候,球員們開始繞場了,邊跑邊跳,即使我們還要再贏一場,這場比賽的勝利,仍就像是告訴大家「北京,我來了!」一樣。

是的,北京,我們來了!我們來了!我們跟中華隊要一起去北京!

賽後,球員繞完場,在場的球迷還是很多,直到他們走進休息室後,才開始有人散去,還是有人喊著陽建福!陽建福!陽建福!還是有人喊著羅國輝!羅國輝!羅國輝!我們邊走著,場內的喇叭聲、加油聲,仍舊在耳邊環繞著,到處走著的人臉上有著國旗,有著「相信」,到車站的那段路,滿是拿著小國旗的球迷們,我們不知道這些國旗能不能到北京去,但是我們還是要說:「北京,我們來了!」

買回程車票的時候,人與人相互的摩擦、閃身,車站內燥熱著,汗水也跟著流下來。遠方,從地下道傳來球場內的戰歌,一群學生還舉著標語,哼著戰歌, 從地下道走上來,不一下子,斗六車站外,一波又一波的戰歌響起,這一夜,我們真的很滿足,我們真的很高興,我們真的要說:「中華隊,有你們,真好!

火車,一班一班的開走,幾個球迷非常可愛的揮著國旗,對著離站的火車喊著:「北京,我們來了!」好像搭上回家的車就像要去北京一樣。等我們回到高雄,約莫 是午夜十二點,還是全副武裝的我,踏進六合夜市,旁人側目,但是他們都知道,我們從斗六回來,我們是去幫中華隊加油!當他們對著我們喊著「中華隊」的時 候,我真的很想回頭告訴他:「我們要去北京了!」

插曲一:
在球場外,被宋東彬抓到問問題,好像是問我對於前一場比賽輸球,有人怪罪是賽後播跟政治有關的歌曲有關,問我有什麼看法,我一聽到政治兩字就想閃了,最後還是回答運動的要歸運動!(我哪知是啥子歌啊!)

插曲二:

當彭政閔被觸身球打到時,一股惱的怒氣本來要衝到投手前去,觀眾席上的球迷也鼓噪著,但
加油組(再次請求更正他們的名稱)舉起「肅靜」的牌子,告知我們不可鼓噪。

插曲三:
不知道電視有沒有播,其實有人把國旗塞給大師兄林智盛,讓他繞場時拿著揮,但就在瞬間,好像是被洪總拿走,我沒看清楚,我只知道國旗瞬間被拿走了。

插曲四:
棒球白痴的姊姊在回程等火車時,居然打電話跟同學說星期五還要去看一次。(但事實証明中韓的票很搶手,早就沒啦!)

插曲五:

說有多丟臉就有多丟臉,我把海報架在前面還沒人坐的位置上,但它一直滑下去,然後我就一直跑下去撿XD!

插曲六:
玩不完的波浪舞,起碼站了五次以上!

最後,我回家看了重播,聽了阿福的採訪,他提到中華職棒要開打了,我想著,如果八搶三比完了,我們、你們還看棒球嗎?來吧!不管你之前看不看棒球,能不能 夠,從這一刻開始,我們對他們多點關注,讓我們的棒球選手一直有著這滿滿的愛,讓他們不論何時,都會打一場好球給我們看!

台灣棒球,加油!中華隊,加油!

北京,我們,真的,來了!

P.S
(高雄真的好熱好熱!)
第一次破例放正面照,一次還兩張,反正沒有很清楚。
我的配備明天借人去中韓了!海報被我抓爛了!
有推特的朋友記得換上制服,以及至推特 – 中華應援制服展示區報到
我用了阿福的背號和昨天的日期以及搭車時都坐同一個位置的號碼簽了大樂透,請祝我中獎!!!
完了又補P.S我一定要去買一台單眼相機!!!

換日線的話:寫不完的一篇遊記,明天棒打高麗(前後兩句其實沒什麼關聯XD)

這幾天,最火熱的,莫過於奧運八搶三的這個棒球賽事,管它大選即將到來,什麼政見辯論,全民共通的話題幾乎都是以棒球為焦點。PTT上,眾鄉民比賽前就開 始聚集,PO文的速度,整個就是讓人來不及閱讀,twitter上更是萬眾一心換上了CT的圖像,大家統稱那是制服,連遠在日本的朋友,都會在這種國際比 賽的時候,突然從MSN冒出,問我SOP要去哪看!(SOP現場直播的比賽,因為日本連hiChannel的線上直播非常的慢!

前幾天還在想,這星期排休的假,要去哪裡玩?剛好可以在家看比賽,但會不會好死不死剛好遇上休兵日,還好上個月底排假時,老天有保祐,讓我正好略過了週二 的休兵日,排了星期三這天,於是從昨晚就開始想,要不要去加油,問了姊姊之後,就決定兩人要殺到南投去看球賽。票呢?上了元氣售票網才發現都不能買票了。 於是今天上班前,就匆匆的跑到7-11的ibon看還有沒有票,看到還有票,心想就放心多了。

怎知,傍晚再到7-11買票的時候,內野的票,明明都沒有寫已售完,就怎麼按都沒辦法購買,全都說售完叫我重試,枉費我一直拿手機問人要買三壘還是一壘的內野,才能跟中華隊的休息室在同一邊。最後,我試了一下點外野的選項,終於買到了票。

晚上,就開始著手畫了海報,以及規劃明天的行程!

下班回來後,找了兩支《再出發》的影片,也放上來給大家看看,一起為咱們的中華隊加油吶喊吧!!

關於賽事,請參照下列網頁觀賞。

《還不到流淚的時候》 棒球主播蔡明里(就是羅國輝打三分炮時喊到燒聲的那個人!)

《熱血中華隊!Let Me Live!》 音樂摩人小克替我們帶來的另一支飆淚的MV(還好我不是看中華隊會輸的人!)

《因為他們,我希望…》 雨小漣的希望地圖的希望(害我真的想去希望地圖開一篇)

《中華隊,去北京!》 阿潑詳盡的記錄下了twitter上的盛況(還有那很經典的鄉民的↗↗↗↗↗↗)

《八搶三中加英雄影片》 何小輝的影片(雖然我不知道他是誰,PTT找到的)

《驚心動魄!驚濤駭浪!羅國輝超讚!守備也屌!土地公辛苦了!可惜啊!》 瘦菊子的關鍵報告

其他,請大家自行找吧!連報紙頭條都是中華隊的新聞了,我們怎麼可以不關心。星期三,我不在家,請大家在家用力吶喊,我也會在遠遠的外野區,接著一顆又一顆中華隊的全壘打!!!

P.S
講到棒球就很熱血!
週五,球衣及球帽還要借人去看中韓~~

換日線的話:當然是要穿戴中華隊的球衣、球帽出發囉!

已經不想算上一次我是什麼時候放棄職棒,默默看著從少棒、青少棒、青棒、成棒的中華棒球隊與世界各國的棒球賽;已經不想去想,我為什麼離開球場,為什麼又重回球場;已經不想知道,什麼時候,我才不用再看著「職棒簽賭」四個大字,再出現在各大報的頭版、各節新聞的頭條……

我是棒球球迷,從小就是;我是棒球球迷,而今而後也是。

今天(2005/07/26),距離上次時報鷹的球員涉賭至今,已經過了好幾個年頭,職棒從陷入低潮至2001年的世界盃風雲再起,就在中華職棒十六年的上半季季冠軍確定由誠泰COBRAS獲得後第五天,La New 熊的球員「陳昭穎」及其他兩名球團教練和三位涉案的組頭,在晚間確定被收押,另外四名組頭被交保後傳。消息傳來,我在電視機前,想著我在台北八度的氣溫裡,前去天母看時報鷹隊的球員,再度聚首的畫面,在聽到年僅二十二歲的陳昭穎坦承放水後,不禁破口大罵。就這樣,一個年輕的球員,再一次的,斷送自己的寶貴前程。

※既然知道放水不對,為什麼還要放水?

有部分球迷,對於這一點,都覺得不能原諒。又有些人在我看職棒時,會在旁邊告訴我,那是放水的。坦白講,我離開球場及不再看職棒,為的都不是「放水」這件事。甚至連簽賭,我都不覺得那有什麼了不起的,主要在意的是「為什麼這世界上有那麼壞的人,自己簽輸了,就要球員負責?」

我始終相信,每一個球員,都是有榮譽感的,雖然不是百分之百,但是起碼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想贏。還記得前兄弟象球員陳義信還在打球時,爆發遭恐嚇威脅的事件,我思考的不是放水跟不放水這件事。而是,今天有一個兩個敢出來說話,不代表其他人都敢站出來,只是,他站出來後,我並沒有看到檢警調有什麼太大的進展,除了抓球員之外,其他到底抓到了什麼?我不知道。(或誰有記憶的,可以幫我補回來)。

倘若有一顆子彈,在某一個球員的背後威脅著他,那麼真的有那麼容易,其他人背後都沒有?我知道放水不對,可是對於球員的處境,說實話,我萬分心疼。如果他們可以在一個身家安全的環境裡打球;如果他們可以不用怕子彈有一天掃到他們;如果他們可以擁有一片乾淨的天,那麼,我才願意很嚴厲的問:「為什麼你們要放水?」

※出走,不是不相信球員

我必須非常嚴正的對媒體及我們的政府部門說:「不要以為我不看棒球,是因為假球!」

不看,是因為我覺得,政府根本沒有能力,也沒有魄力,去解決這件事情。據媒體猜測,職棒簽賭可能有幕後黑手,可能是黑道,可能是民代。時報鷹被抓那幾年,是這麼說,今天,新聞上還是這麼說。那麼,我想請問,為什麼從一開始的偵辦到現在,除了球員之外,怎麼什麼黑道、民代,我半個也沒看過?最多最多也只有看到「組頭」犯案。

那再講直接一點。要押一個球員去恐嚇、去交易難道是一個人就可以辦成的?要幕後操盤、相約喝花酒、設宴甚至是性交易,豈止是一個人的事情?

如果,要用高標準的規定看球員,那麼,我想問的是:「我們的法律在哪裡?」

出走,是因為我認定,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國家,不能給我們一個完整而正確的答案,不能給我們一個清楚而公開的偵辦,更不能給我們最明確的交代!

※返回,是一種支持

沒有棒球的日子,那種吶喊,那種激情,很少出現在生活中;那種萬心一條的感動也未曾出現過,而今,再度爆發職棒簽賭案,我憶起的,始終是每一個球員的表情,是敵方的也好,我方的也罷,我相信在職棒沒人關心的那幾年,有絕部分的球員,是很努力要我們再看見他們的認真和打拚。就這樣,我不再去想,司法的公正及公義、簽賭案的判決,我一心只想支持我最愛的運動,支持那些一直努力認真的球員!

只求,在球員認真努力、球迷加油吶喊的同時,我們也能夠擁有一片屬於棒球的天。(乾淨的天)

今後,不論職棒的生死存亡,我依然相信,認真打球的球員會一直存在,而我,也將一直堅持我的熱情,一直繼續下去!

球員們,請加油!

檢警調,請努力!

黑道大哥及組頭,請高抬貴手。謝謝你!

P.S
寫完了,也比較不那麼生氣了。生氣會讓我衝動又不看棒球,寫一寫,是好的。
本來今天是要放一篇小說。這篇文章是有時效性的,所以先放。新增一個選項,叫「棒球」。

換日線的話:就是愛棒球啦!

二○○五年三月,台灣海拔一千公尺以下的地方,居然冷到下雪。三月五日那天,我望著天問:「今天會不會連天母都下雪?」那天,穿著厚重的雪衣出門,十度以下的氣溫大概沒有幾個人會放棄溫暖的家,選擇到那空曠的球場看球吧!除了我們這群時報鷹迷之外。天很冷,陽光露露臉後又躲到雲的後面,下午五點三十分,摩托車停在棒球場外的紅綠燈旁,美和中學的校車停在球場的正前方,四面八方的鷹迷向天母棒球場走去,時報鷹回來了,而我們,也回來了!

好久不見,時報鷹!

應該是從二○○一年的世界盃開始,我才又踏進球場看球,時報鷹解散之後,對職棒的觀注不及對各級棒球比賽的關心,台灣大聯盟的成立到解散、中華職棒和台灣大聯盟的紛紛擾擾,對我而言,完全無關緊要。因為沒有時報鷹,我決定離開球場,再也不要看職業棒球、再也不要為任何一隊加油吶喊,我只要時報鷹,只‧要‧時‧報‧鷹!

九二年的那場奧運、那面銀牌、那支棒球成為奧運正式比賽項目的第一支全壘打,讓我在夜晚的棉被裡大叫,我記得那個叫「廖敏雄」的傢伙,記得是他,讓我真正的對棒球傾心,在此之前,我只不過是一個跟著父親看棒球、扛任天堂棒球比賽的小孩,因為那隻全壘打,讓我認定這輩子,一定一定要一直支持他,我心中的英雄!

那批國手在返國後,被拆成時報和俊國(興農的前身)兩支隊伍,我曾經在這支持這兩個隊伍中交戰,俊國有我喜歡的白昆弘(還有誰我不太記得了!),但時報有我最愛的廖敏雄,左思右想的決定因為廖敏雄比較帥,所以支持時報(當然這是玩笑話,還是因為那支全壘打囉!)就這樣,我也成為職棒球迷的一員。

在時報鷹解散之前,我未曾踏入球場,看他們的比賽,總是在收音機前聽著比賽,聽著播音員一再的從麥克風傳遞過來的「很高……很遠……很高……很遠……全──壘──打──」,一支接一支的全壘打中,「爆力鷹」隨即成為時報鷹的封號。雖然剛開始,他們的戰績不甚理想,但這些歷程,都因收音機那端的轉播,成為年少心中,最美麗的一頁。

曾經,姊姊那位擔任時報鷹後援會會長的隔壁球同學,邀我一起到屏東看球;曾經,我拿著筆記本給姊姊,讓她幫我去學校給時報鷹的球員簽名;曾經,我聽見李淑梅師母是姊姊她們的音樂老師興奮不已;曾經,我很高興的覺得有一個唸美和護專的姊姊真好!那時候,動不動聽見姊姊說在學校遇到誰誰誰,又看到廖敏雄他們在練球,一度想像,自己也要去唸那所學校。當我真正踏進美和的校園,已經是姊姊畢業,時報鷹解散時。那一刻,練習的場地沒有半個人,而似乎,他們正被所有的人,用最快速的速度遺忘!

至今,我都無法原諒二○○一年行政院體委會主辦、那魯灣公司承辦的二○○一年「棒球文物展」,未將時報鷹的球衣放入職棒球隊的櫥窗裡,僅能在紀念李瑞麟老師的櫥窗裡,看見昔日時報鷹的球衣,然後告訴自己,他們是曾經存在的沒有錯,是主辦單位搞錯了。當時,我沒有猶豫的走向服務台,向工作人員詢問要怎麼跟主辦單位取得聯繫,後來有位先生走向我,態度十分友善,我也收起我的不滿,認真且嚴肅的告訴他:「不管時報鷹犯了什麼錯,都不能否認他們是台灣棒球的一頁,請你們下次,不要,再忘記把他們的球衣擺放出來展示!謝謝你!」

那位先生雖然道了歉,但我仍舊不懂,那些應該在歷史中被記錄的一切,為什麼會那麼輕易的被抹滅,而提起時報鷹,又為什麼只能看見那些醜事?為什麼我還能記得當時的攻守名單,他們會忘記曾貴章、古國謙(改名為古勝吉)、廖敏雄、禇志遠、王光熙、黃俊傑、張正憲、楊章鑫、陳執信、李聰富、陳慶國、謝奇勳、卓琨原、尤伸評、黃裕登、邱啟成、蔡明宏、郭建成這些球員?還有和洋將愛快、喬治、丹尼歐所打出的「爆力鷹」美名?

二○○四年年底之前,就已經知道時報鷹即將宣判審判結果,在留意消息的同時,終於看見時報鷹教練隊的成立,雖然這樣的成立並不能改變宣判的結果,雖然因為判決而失去原有的教練工作,歷經了這八年的日子,時報鷹真的回來了!

三月五日,球場的氣溫低得嚇人,但滿場的球迷,仍舊抵著寒冷到場,為我們過去共同的偶像加油,不再悼念過去,而是一起迎向未來。有很多工作人員(後援會的朋友)從一早就到球場準備,有很多人中午過後,就參加簽名活動,有更多人留到最後,與全場的人一同點起仙女棒,看著李瑞麟老師的照片在大螢幕上,煙火閃耀出「為愛打球一定贏」。在出口處與師母相遇的那一刻,她帶著微笑,來不及閃避就被成群的鷹迷包圍照相!

「棒球王子」──廖敏雄說:「以前我是個內向的人,不會表達心裡的感覺,但現在,我真的要說,我很愛你們!」是的,即使是我,都好想跟所有的鷹迷說:「謝謝你們一直都在,謝謝你們讓我知道愛時報鷹並不孤單!」

對於球員,我有這麼一段話要說:「我已經習慣比賽用聽的,因為那個方式,會讓我回到年少的時光,有你們在的日子!即使已無法再次聽見你們的比賽,我仍然將記憶中,那段帶著收音機騎單車回家、將收音機擺在浴室碰不到水的櫥櫃、與比賽一起共眠的夜晚。如果失去了你們,年少的記憶將就此剝落,而我,就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謝謝你們還在,謝謝你們!」

P.S
真的很謝謝後援會的人!千萬感謝。還有一些照片,我會找時間整理成一個網頁。
姊姊的同學說要給我一個時報鷹的簽名球哩!^______________^
天氣的變化甚大,大家保重身體。台北真是爆‧冷‧的!


換日線的話:因為天氣太冷,比賽一直失誤。但是大家還是看得好開心喔!

凌晨三點。疲累的身體突然甦醒,電視上的棒球轉播已經結束,取代的是什麼節目?我也不知道。連忙的用遙控器轉至新聞台,全是晚間新聞的重播,連一行報導賽後結果的跑馬燈都沒有,心裡沒來由的一陣不安。我只記得睡著前比數是○比二,守備、跑壘的失誤的畫面也還留在我的腦海裡!我打開IE,點選任一的新聞網頁,然後用很大概有點氣憤卻又優雅的語氣,罵了一聲Shit!是的,對於第一場比賽以○比七輸給加拿大,確實是一件傷心且傷士氣的結果。我坐在電腦前,除了那句『Shit』之外,沒有再多的情緒字眼!

前進雅典,等了十二年,再踏進奧運的殿堂。棒球這個運動,從十二年前的蓬勃發展至跌到谷底,然後再努力重振,我們終於在歷經十二年的歲月後,再度重返世界最高的舞台。我的心,其實極為平靜,對於這樣一個賽事,好像已經很習慣它就是必須依著這樣的安排去走,沒有第二句話,他們就是必須再度重回那個曾經榮耀我們的地方,再度將我們的心緊緊的拉近!

還記得十二年前,我聽著收音機播報著奧運棒球賽,聽著廖敏雄那支全壘打,我忘了當時的情景,也忘記當時暗夜的黑,更忘了那個對手是誰,記得的大概是想大叫的情緒,還有滿腔的熱情不斷的燃燒著。那年的銀牌閃耀著,我加入回國後成軍的職棒球隊『時報鷹』的球迷行列,當時的我以為,那面銀牌,只是一個開始,未來的未來,我們會有更多更多屬於棒球項目的獎牌!

那些收音機陪著我的日子,聽著每一場比賽,球評張昭雄的聲音跟著我一起走那青少年的時期。好景不常的,那面銀牌沒有閃耀太久,職棒從四隊擴到六隊,戰況精采,在當時火熱的棒球熱下,三級棒球在國際賽事中也偶有佳作,但我們,卻始終沒有再以成棒隊伍的姿態,進軍全世界!

我知道,跟我一起歷經這十二年的人很多,也知道跟我一起從滿腔熱情到最後冷漠以對的人也不少,甚至有更多的人,跟我一起走過職棒從銀牌開始到簽賭風暴、黑槍事件!我冷冷的離開了我一輩子最愛的棒球場,開始以漠不關心的方式,看待那些成人世界所成就的一切一切。我的心,沒有因此死去,只是假裝不在意!

應該是九七年吧!電視機上,一場中華隊與古巴隊的精采比賽,我拿著寶特瓶敲打,為參加IBA的小選手吶喊加油著!當時,小球員『鄭嘉明』(職棒好手鄭昌明的弟弟,現在在誠泰隊服替代役!)將我從冷漠之中敲醒,我看見他的努力,看見所有所有小球迷的精采表現,我知道,總有一天,我會再回到我最熱愛的棒球場上。

終於,二○○一年的幾場職棒的總冠軍賽,把我又拉回了球場,球員們的拚勁,一次又一次讓我在電視機前,紅了雙眼。那種莫名的情緒,不僅來自於他們團結合作、努力不懈的感動,有更多更多是我對棒球的熱愛,還有過往歷歷在目的時光。

『我回來了,棒球!』我是這麼告訴全世界的。奧運的銀牌、廖敏雄的全壘打、時報鷹的成立、職棒沈淪的種種過程、二代鷹的冠軍賽、IBA鄭嘉明給我的感動、李瑞麟老師(時報鷹總教練)過世、金龍旗小球員的努力、二代象的拚勁、世界盃的一條心,種種種種帶給我滿滿的回憶!

而今,中華成棒隊再踏上世界比賽最高的殿堂,我摩拳擦掌用最火熱的心,迎接他們帶給我們的感動!○比七的落敗,有諸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三比○、七比一的勝利,我和大家一起為他們加油喝采。奪牌的路途很艱辛,他們需要我們站在他們身後給他們鼓勵,可不可以借給我你們的雙手,用力的為他們鼓掌打氣?

再過幾個小時,就要對上強敵古巴。你和我,是否也一樣準備好加油的力氣?

中華隊,加油!

P.S
整個台灣陷入了棒球熱潮,我把世界盃那年的『再出發』拿出來聽,依舊熱血沸騰!
在奧運前,我買了一件球衣和一頂球帽,每天穿去上班,為中華隊加油!這是我第一次如此瘋狂,堅持要穿著跟他們一樣的衣服,和他們一起站在世界的頂端!

換日線的話:『黃金戰士』終於一吐怨氣打了全壘打。致遠,你好樣的!

第三十四屆世界盃棒球賽,在大家熱烈的掌聲中落幕,中華隊的比賽也在驚濤駭浪中度過,奪下了世界盃的季軍,也換來了亞洲第一的頭銜,球員們一雪上屆世界盃的恥辱,終於再一次站上棒球界的大舞台上,希望這一次,是棒壇重新振作的開端,而不是畫下句號的結果。

棒球界在低靡了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從前幾年的職棒簽賭案,到兩大聯盟互相爭鬥之下,棒球這個運動,讓球迷不再留有熱情,我也是其中一個。今年,從中華職棒聯盟的獅象大戰,我又再一次的守住了電視,守住每一個好壞球之間的心情,因為這一次,我又看到了那道曙光,看到球員們個個拚戰的眼神,於是一場又一場的比賽,我與他們同在。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