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初到台北的時候,我誤打誤撞地進入了出版業。本只是想找個跟「傳播」有關的工作,總想著有一天想要去做廣播DJ*,但憑著從小就對版面、畫面、設計的喜好,或者是有那麼一點天分,在公館找了一個國小教科書的排版工作,從零到有的學起了排版軟體!

*現在卻不想弄podcast!

但說「學排版」或者需要更精確的說是:學習「排版軟體」以及「排版流程」以及「版面的構成」,甚至是需要思考「閱讀的慣性」及其閱讀起來的流暢和舒適度。「國小教科書」嘛,你得考慮用最好的方式給孩子讀,讓孩子能夠有順暢的閱讀。

這個工作我待得不久,不到三個月試用期不到我就跳槽到文學雜誌出版社當編輯。但憑著被父母強逼從美工科轉去讀資訊管理(資料處理)而發掘的對於電腦軟體的敏銳和熟知自己對應用程式應有的規則(所謂流程、SOP),我輕鬆地學起了那套現在應該沒有太多人聽過的「文淵閣」軟體。

「成為編輯」真的也是件誤打誤撞的事。即使當時是憑著「寫字的能力」這事成為了編輯,但我卻用了大半的時間在摸索繪圖及排版軟體,並做起了老闆影視書的寫真集。跟著老一輩(非常老的那輩)的出版人做事,應該是替我做設計、排版,以及不喜歡的文字編輯工作打下了非常深厚的根基。

也許是我本來就無畏長幼順序的習性,或是年長到可以成為我祖父母的老闆真的將我視為孫兒在溝通,更或者是老一輩出版人對出版的風雅,我總是可以在他們的做事方式裡找到一點可以學習,能夠交換意見的可能:你對他們有著足以的信任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做事的方式、對待書本的能度;他們對你有著「放手去做」的支持,從旁協助、討論什麼是對「這件事最好的處理方法」,然後共同完成那一件事、那一本書⋯⋯(最後他們會大大的讚揚你,口頭上、金錢上)

爾後我二進二出北漂台北的日子,曾經在台北、高雄都找過「電腦書籍排版」的編輯工作,卻都不喜歡那種需要一個一個步驟寫教材的內容,反而在「工科教科書」的出版社裡排起了「高級數學」微分、積分一大堆毛毛蟲,我根本看不懂的內文。

很多「學設計的」或是「做編輯的」不太懂「排版」這件事的邏輯。學設計的人會覺得「版面只要美」即可;做編輯的覺得文章流暢、字正確、把文字圖片丟到版面裡即可,但很少人懂得「排版」是有它一定的規則、流程,你若是懂得其中的道理,便能行雲流水地把別人三天的工作,變成一天。

這也許是我的本科系帶給我的訓練:

我記得高一學程式語言時,那個一開始對我印象極差的班導師,總是想方設法的要刁難我,總覺得我這個在人群裡格格不入的孩子就是故意不合群、故意與別人不同,而時不時地把我叫起來回答問題。

其中一次是他剛教會了用程式寫出「會發出聲音」的指令。他看著大家都還在機上作業,見我閒在那裡也不跟著做,就叫起我問我:「你的練習寫好沒?」我便按下了enter,播出我用程式寫出小蜜蜂的曲子,順利的繼續坐在位置上發愣!

「學寫程式」這件事,並沒有讓我人生未來有了什麼新的方向和目標。也許是我鍾情美術/版面設計,或者是我確實認知到自己極度不喜歡為了寫程式成天離不開電腦而很早就放棄與程式碼為伍,但也讓我依著這樣的訓練,有著更好的邏輯思考和流程規劃(寫程式,一個規則不對,你就debug到死!)

——

接案十多年,很少人找我「排版」,因為很少人知道這才是我的專長。何其幸運的在2022年因為好友的介紹及發案給我,讓我這一整年做了十本書,其中四本《遺愛基列》系列,更是高達一千五百頁的數量,在有限的時間,幾乎是挑戰極限般的在這年的年末完成了這四本書。

我的接案人生中幾乎是在台灣的出版界打滾,看有沒有人能賞口飯吃。「設計功力」不算頂尖的我,多半是靠著「速度」,以及早期「看得懂程式碼、能寫html」在智慧型手機還沒普及的年代,用來做行銷的「edm」*來取得一點優勢。

*我過往edm的作品,但不全,沒空整理:http://www.sun-line.idv.tw/books/edm.html,前兩天丟給比較年輕的合作夥伴,對方說:「你這是網頁設計,什麼edm。」我說:「拜託,現在那種幾張圖就叫edm的,就是平面設計而已,什麼edm!」(不過現今都是RWD網頁比較適合用在不同載體讀!)

但說「速度」重要嗎?每回跟沒有效率且不專業的人合作,我經常都會想起初進出版界的那些專業訓練,也會想起老前輩對書的熱情、對專業的追求,以及對自身的自我要求,絕不是像現在的「求快不求專業」(不專業是快不起來的!傻子。)也不是如現在有些老闆自己不懂硬要堅持「我就是要這樣,你為什麼做不出來?」真正「專業的人」是不會提出「不專業、無法執行」的指令!

接案的十多年,遇到不少「想做書」但「不把編輯、排版專業當一回事的人」,總覺得「我只要給你內容,你就應該要長出一本書給我」,經常天馬行空的想著「這樣不行嗎?」或者「你就幫我弄啊!」甚至是身在出版界的,從其他職務直接轉編輯的,沒有專業的訓練,沒有自我要求的提升,總是用一句「為什麼別人這樣可以你不行?」來突顯自己的不專業,而不自知。(別人那樣可以,你就一定要用錯誤的方式做嗎?改天我來寫個排目錄的蠢事!)

編輯有一定的專業,排版也是。對一個專業的出版人來說:編輯,要懂一點排版流程,排版的人要懂一點編輯的細節,才不會花了別人N倍的時間溝通,做不好一本書!(我恰恰就是既有編輯腦也有排版專業的人!)或者,很多時候真的「讓專業的來」「聽專業的」,會讓你少浪費一點時間在加班,會讓你有多點時間去留心你需要留意的細節!(但很多人不聽專業的,因為很專業的人真的不多XDDDDDDD)

——

做《遺愛基列》四部曲的一千五百頁,我想對編輯來說才是最可怕的挑戰,要在短短的幾個月裡,修稿件(含所有文字編輯要做的那些事)、算字數頁數、抓時間發設計(排版、封面設計、電子書)、申請ISBN、來回與所有人溝通,沒有一定的專業度,一定無法產出。

我向來來者不拒的接那些「我很擅長」的工作。

時間上對於一個接案的人來說不是問題,問題是怎麼在有限的時間裡做極限的事?就需要流暢的溝通和非常精準的事前準備,以及相對專業的能力,盡可能的不要在「沒有時間」的狀態,還要騰出時間來修正「不必要犯的錯」。(犯錯一定會有,但不必要的要控制在次數越少越好。)

做這四本書時,我常想起姊姊問我的那句話:「人要怎麼知道自己真的很喜歡那件事?」(比如說:運動員怎麼知道自己喜歡運動?唱歌的人怎麼知道自己喜歡唱歌?⋯⋯)

我經常在緊迫的時間裡,要用絕對的專注改稿,要想好「排版的流程」怎麼樣是最流暢的?比如說這本書在編輯的要求裡我們更動了許多字體上的細節,從「文字檔」到進入排版軟體裡,需要先處理什麼?像是「符號的取代」「某些字體的變動」「某些字符與其他字之間的距離是否不協調需要手動更改」⋯⋯諸如此類,前面先出版的《家園》《遺愛基列》已經列出一些需要留意的細節,到了《萊拉》《傑克》雖然隔了近兩個月,但花了一點點時間也就進入狀況。

改稿的時候我更像是寫程式的人,我會計算「改一百頁我花了多少時間」,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在排版軟體與改回來的pdf間切換,會比較有邏輯及節奏感?(這種訓練是不會有人告訴你的,好的工作流程會讓你事半功倍)要先改什麼你才不會漏掉什麼?(雖然常半夜改稿真的會腦子不清漏掉什麼XDD)

接著將書稿轉成電子書,又需要哪些流程,在xhtml裡的檔案,語法怎麼寫會好一點?哪些語法才是正確的?我把流程步驟都寫下來了,下一次就咻咻咻的搜尋、取代、複製貼上即可。中間也與編輯debug了許多錯誤。

要怎麼知道「自己喜歡這一件事」的最高級,莫過於「在做這件事時」會進入一種只剩下自己的境界。尤其是做這樣一本幾百頁的書,搭上編輯給出的專業需求、改稿上的專業, 你便會專注地將自己拋進這個世界,像用輕功過河那樣,抵達對岸不急不徐!你甚至會感到亢奮、雀躍,像是快要飛了起來!

感謝吾友將這四本書交給我;感謝她的專業度以及給我AAA+的評價。

好的編輯帶你上天堂;好的排版設計讓你節省時間;好的工作流程讓你少花點時間「去加那些加了班還做不完的事」。

但,什麼是「好的」呢?要做書(做任何事),就讓自己成為專業的那一個!編輯是門專業,排版設計也是!有好的專業,包你有好的工作心情,也有好的產出,更重要的是:它讓你在一定的時間裡,完成必要的事,而使你有更良好的生活品質!(不要不專業抱怨一直在加班,你可以提升你自己!)

遺愛基列四部曲:博客來,Readmoo:遺愛基列家園萊拉傑克

P.S
改天也要來寫改稿的專業,現代的人大概因為使用社群太多,經常需要想話題,以致於改稿的時候都愛在「修正的地方」還murmur幾句「這裡為什麼要這樣改!」不要浪費時間寫「理由」,不知道這樣會打斷改稿的人的思緒嗎?沒有人想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改!換圖片就寫換圖片,不要寫什麼「因為⋯⋯所以⋯⋯」 

圖:20221231,替收到的新書書拍照,Canon EOSM2,過年我要來挑戰這四本一千五百頁,希望不要一直睡著。XDDDDDDDDD

沒看過也是講述母親教育子女與貴婦之爭、時裝版的《天空之城》,初看著這個古代宮廷的劇劇,還提不起勁看這部劇,一直到了金憓秀飾演的中殿娘娘發現了啟晟大君的祕密之後,我才真正的對這部劇集產生了與趣。

古代宮廷之爭的戲碼說不完,後宮的女人想盡辦法想要討得皇/王的青睞,期待多被寵幸幾分,才能在漫長的人生中,覓得一世還有人能在像是牢籠的宮中給點溫暖與陪伴,若是運氣極好可以生出能傳宗接代的皇/王子,便還能母憑子貴地遙想終有那麼一天可以攀上最高的地位。

Read More →

一直到接案十多年後,我才逐漸告訴自己:「沒有工作就好好休息、放空、出遊⋯⋯」在此之前,看著有些人豪爽的將自己的年假一口氣休完、放它十天半個月或一個多月的假,有時心生羨慕,但卻忘記了:「其實自己的接案人生,除了忙起來的時候,忙得沒有下班的可能外,也偶爾會出現『沒有工作且長達兩三個月』的日子!」

「沒有工作長達兩三個月」或者「一整年大概只用了半年的時間在工作」是什麼情緒?多半會在那沒有工作的兩三個月在焦慮,用半年的時間在忙得連睡覺都多餘的日子裡懊悔「沒工作的時候幹嘛不好好去幹些忙起來根本沒空做的事?」剩下的那兩三個月,可能在應付身心焦慮和身心疲憊,然後就過完了一整年。

Read More →

最近是高麗菜的季節,一大半多半都三十幾塊就買得到,賣場中顆的只要五十元左右。高麗菜能做的料理不少,因為一個人買半顆很容易放到黑掉,所以就經常做這道無粉大阪燒!然後就有很多人想要問到底怎麼做的。其實滿無腦的!

說也奇怪,我就活在一個中式餐飲的家裡長大,但我就偏愛西式或是日本不用太花腦子的料理,什麼幾公克怎麼算、煎多久要計時我都覺得麻煩。這道無粉大阪燒除了好吃方便外,還可以減少吃進麵粉(或調好的大阪燒/章魚燒粉),讓身體多了負擔!

Read More →

(這是Matters例年問卷,過去幾年的:201920202021

這幾日突然又想要抄寫這首《最後的詩句》裡最末了的那首詩。去年初(2021)抄這詩時,我寫著:「我不再願意扮演那個陽光普照的炙陽」。這是疫情這三年來,我急欲擺脫的角色,不願意總是陽光普照地像個多麼溫暖的人,溫柔和煦地總是明亮的照亮誰、拯救誰⋯⋯倒也不是說,我就冷漠地不再與誰熱絡,而是擇其對象給予。

對於那些總可以對我所選擇的不分青紅皂白的恣意責斥,從不想起「我所選擇的,本與你就無關」也不惦念著「在無關於你的、我的選擇以外,我一直都是個溫暖體貼且不麻煩人的人」而經常性地口出惡言對我有諸多訓斥也好、誤解也罷,甚或用那種「你只要別人不如你意,你就OOXX(這麼幼稚、這麼任性、脾氣這麼大⋯⋯)」來看待我的人,我都開啟了「自動切割」「自動刪除」的模式,連問一句:

「你這樣說我的時候,怎麼沒有想過這種不關你的事的我的選擇以外,我就是那個暖陽、那個工具人,你怎麼能夠取走了我所有的溫暖,還這麼無理的說著『你只要別人不如你意,你就OOXX(這麼幼稚、這麼任性、脾氣這麼大⋯⋯)』。」我都嫌懶。

Read More →

#我每天都有很奇怪的領悟
#天生腦子想的跟常人不同

從小我就是個不太怕皮外傷的人,動不動在身上弄出傷口、瘀傷,我都不以為意,只有瞬間覺得痛,偶有還會看著鮮紅的血從皮下滲出而研究老半天;還有段說出來很多人會痛到頭皮發麻的經驗:

還在長高的青春期,不論什麼季節我每天都會在籃球場泡上一兩個小時,夏天沒有遮頂的球場,地板被日頭曬得可以煎顆半熟蛋。包在永遠不夠大的球鞋裡的腳掌,與球鞋的邊緣磨著場地的熱,第二根腳趾又特別長在奔跑、跳躍抓地時,在趾甲間磨出了水泡(就是趾甲下面生了水泡)。那時我經常要手動拔掉那個已經因為水泡而與下方的趾頭幾乎要分離的趾甲!那會兒就會有幾日得穿著涼鞋在球場旁邊投投籃。(其實我從小連掉牙都是自己扯下來的XDDDD)

*為什麼明明想寫個很ㄎㄧㄤ的事情,像在說什麼可怕的事XDDDDD

Read More →

(可能有雷?!)

韓國的歷史造就了韓國影視豐富的延伸與想像,從高麗時期、他國的覬覦到南北韓的對峙,即使重複的講述這些過程,也不教人覺得「老調重彈」,其中南北韓的對峙,也還有著不同陣營、相同目標的故事。李政宰第一部執導的《獵首密令》講的不是「誰是內鬼」,而是在講「為什麼明明是敵對的,卻有著相同的目標」這事!

說起李政宰,對韓國影視不熟的我,是先從《魷魚遊戲》開始認識這個韓國影帝。之後回頭幾乎也將李政宰早年的電影看過一輪,才發現應該有看過《觸不到的戀人》,其中也有幾部是以南北韓分裂或日本殖民時期的故事。

Read More →

父親的老家,是座落在馬路旁的三合院,門口庭靠馬路的位置後來築了一棟透天厝,只留下一個小通道可以從馬路走進三合院的庭院。

父親還未離家前,我們一家逢年過節都會回父親的老家過節。我總是膽小的不敢走進那間擺放供桌、牌位和黑白遺照的正廳,而左右兩旁的廂房在我的記憶裡也總是陰暗的讓我進屋裡都得屏住呼吸,連同馬路進到三合院的那條小徑,只要日光照不進的時間,也會教我害怕。

Read More →

剛到台北的第一個工作沒做多久就跳槽到文學雜誌出版社工作。月刊的雜誌有截稿的時間,截稿送印後的幾日,日子還算悠哉,但截稿前的日子就瘋狂的像地獄,催著作家們沒來的稿、校對、發美編排版、校對、送印刷廠打樣、校對⋯⋯那會兒還不太會用那麼多的設計軟體,但有些美編改回的稿件中的錯字,通常不會再叫一趟快遞請美編改,於是便東摸摸西摸摸學了一些本來就很有興趣、在學校沒學到的設計和排版軟體。

工作真的忙碌起來的時候,十一、二點還沒下班那是自然,雖然送印後可以補休,沒事也可以不上班,但人只要連著重複上班、回家睡覺、上班、回家睡覺的日子幾日或幾週,會疲乏的問自己:「這樣活著為什麼?」剛滿二十一歲的我,應付不了這種「每天都剩我一個人加班到午夜」的日子,就在回家抄截徑的山路裡大哭了起來!

Read More →

忙錄了大半個月,終於把第一批要給書店的商品全都做完寄出後,終於可以來發文請大家來買。年底這波過年商品的販售是我每年最忙碌的日子,算算,今年是第十一年做生肖商品,再一年就集滿一輪十二年!

興趣能不能當飯吃?每次談及這個問題的答案,應該都有了固定的回答:其實,我一開始也沒有想過要把它當飯吃!不論是做書的設計或是畫這些看起來很幼稚(但可愛、有人愛)的圖,或是寫字/寫作,我都沒有想過「要當飯吃!」可能就是非常認真且專心的投入,在所有的產出裡,都能散發出我強大的熱情,而感染了那些喜歡這些東西的人。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