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書寫《范保德》的文章,都會寫到「父親(男性)不擅表達情感」這件事。這是既定印象,卻不適合《范保德》這部電影。它應該是我看過的台灣電影裡,少數將男性、父親、兒子之間的情感,表現得那麼深情、不彆扭的故事了。它甚或超越了多數台灣電影裡關於男性之間的情感表達,比朋友還要親密。

范保德是個溫柔的男性,在時空交錯的情節來看,他既不是一個不言說的父親(但他沒有明說),也不是一個特別壓抑的男性(但仍有固執)。劇中幾個與范保德同齡的男性角色,也依循著范保德這個角色的設定,沒有太多被傳統男性角色給束縛的樣子,又或者用另一個角度看,蕭雅全拍出來的,都是大多數人沒有看見父親的樣貌。 Read More →

沒看過第一集的小女孩,也不愛這種恐怖片,裝神弄鬼的。朝聖去看了第二集,除了最後的動畫太飽滿,以及不喜歡人嚇人、暗暗黑黑的、音效大的部分,但主要的故事主軸我還是挺喜歡的。

大半的恐怖片,都喜歡用聲音來製造緊張的氣氛,再加上剪接出突然冒出來的東西(任何),營造出來的效果,就差不多可以嚇人了。偏偏我不喜歡這種手法,正常的生活中,才沒有動不動就冒出來的音效,在越安靜的環境裡,光是聽自己的腳步聲都覺得可怕。 Read More →

植劇場剛播出的時候,因為吳慷仁所以看了《戀愛沙塵暴》,因為小棣老師看了《荼蘼》,也就這樣每週等著看。最期待的《花甲男孩》改編,果然沒有讓人失望,是精采誠摯的,比鄉土劇更鄉土的貼近許多台灣人的生活。

楊富閔的《花甲男孩》時,被楊富閔的故事深深吸引,看完還不時地想買書送給人。如果沒記錯,當年買這本書的時候只是恰好它被擺在書店的平台上。

看完《花甲男孩》的書已經過了七年,差不多都忘記究竟書的內容在講些什麼,回頭看自己寫過的文章,才能拼湊起一些記憶。改編成為電視劇已經不是書本裡那短篇的形式,電視劇將其合併為一個故事再串連起旁枝。基本上書和電視劇同步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才對。 Read More →

1525690_355214191356589_3440828941698934861_n

《愛琳娜》正好在我出遊日本期間上映,很怕這樣的片子撐不了一週,還好幸運的還撿到一點點場次,在今天去把它看完。在此之前,朋友貼來的訊息,說《愛琳娜》的評價兩極,所以他還不敢去看。我倒是問了去看過的家人對電影的心得。我記得她剛看完的時候說:「可惜了高雄和演員!」

要從後面說起。

最後那場抗爭我滿喜歡的。喜歡,倒不是劇情,而是它把警察放進抗議群眾裡,並想像著靠北好多人都會來聲援,好美好的狀態啊!每一個都更背後、每一場勞工抗議的場合、每一個為自己權益發聲的活動,除了警察,怎麼可能沒有反方?朋友問我:「為什麼沒有媒體?」我想了想說:「在高雄,屁啦怎麼有人鳥你!」(事實上在台北也可能只有公民記者)沒有對立面的抗爭,好像太美妙了一點,但我很喜歡這場就是了,像是活在小小的幻想裡面!(而且高雄的警察真的比較草根,也比較黑,應該找很多戴立忍來演!XDDDDD) Read More →

20130907

我對陳以文的印象,除了《寶島漫波》以外,大概也是《運轉手之戀》。一直覺得《運轉手之戀》是部很妙的電影,特別是蔡燦得炸掉家裡和屈中恆講車禍、撿屍塊那幾段。20歲出頭時看這部電影,巴不得還可以看到電影裡屍塊血淋淋那樣。其他時期的陳以文,我對他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戀戀海灣》的預告我大概在院線看了四次,四次我都沒有想看這部電影。特別是阿育大哭那段,讓人誤以為這又是一部很悲慘、小情小愛的故事。加上又有一個主slogan,超擔心會跟某單車電影的slogan那樣無意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