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兔兔在一起的那幾年,我們幾次去了花東旅行,從花蓮到台東或從台東到花蓮,在台灣的東邊從山裡到海邊,要不是遇見了她,也許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喜歡旅行的人,或者不是一個喜歡和別人同遊的人,如果不是一個我習慣的或是夠親密的人。

走東海岸,我們不搭車,而是騎摩托車,南下或北上,我幾乎可以記得從這個彎道進入下一座橋,會有什麼景色,山與海是如何相伴在側。

Read More →

那個夏天沒意外的依然灼熱地日日讓我從布滿汗水的夢裡醒來,我時時打開手機傳好長好長的文字給你,總覺得跟你說話是那麼安心的收藏了我外在看不出來的焦躁,或是在你已讀的狀態中,相信自己還有一個能夠安置靈魂的所在。(後來她取代了你!)

*

Read More →

是的
在這裡尋找到一點光亮
猶如在迷宮裡的四處碰壁
左拐右彎怎麼也無法走出那陣迷團
以為人生就會這麼辦

逢人就問吶:
你有看到我的翅膀嗎?
我飛不起來

Read More →

來遊戲吧

我跟葉青不算好朋友,甚至連見面,也只是因為同在一個公司裡。音樂線的商品,有時候會聊聊。昨天,我記起了2004那個夏天到進入秋季,夜晚我聽著電視打online game的事。今天站在誠品的平台,拿起她的詩,看著卒於100年4月2日,馬的,我以為我眼花了,我想,總有些調皮鬼,喜歡在自介裡,胡亂寫一通像是只希望自己活到四十歲的那種日期。

定眼再看,對,應該是那個日期沒錯。認真的拿出iPhone,打開google,key入葉青,還得加上「詩人」兩字,不然會出現歌仔戲那個。對,沒錯,是真的走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