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線上看劇,總是把國語或台語發音的電視劇當廣播劇聽,偶爾會拿出那些年少曾經將自己完全投射進劇情、想「被懂得」般的尋找的電視劇來看。

走進偶像劇的戀情,幻想著人生能不能有個誰將那般難以下嚥的劇情改寫,而那些叫好不叫座精心製作與現實太相近的劇情,則是不斷地將自己拉近那個名為人生的黑色漩渦裡,有時讓人感覺心像是被懂得似的擁抱著,有時教人直視現實連逃跑都沒有力氣,有時在下一場戲又給人另一個希望轉折,在快溺死的人生深海中,就著海面上的微光伸出了手,大吸了幾口氣⋯⋯

《逆女》原著出版的時候,我還在女校看著那些下課倚在教室走廊上探索彼此身體的同學、學姊、學妹們,有的大膽地親吻,有的隱密小心地從裙底探進;那些大方親吻的,引來下課的人群圍觀、起鬨,女孩們的打鬧、手帕交的情誼,在上課鐘響後,師長驅趕回教室,一切似乎順其自然:告白、被告白、相互擁抱,青春的荷爾蒙被點燃誰也澆不熄。

Read More →

11059958_630179203749814_4184242146932072596_o

沒想到還未滿一年的高雄氣爆也出現在這部電視劇的最後。

其實到後來的過分戲劇化,已不是我原來喜歡的調性。如果你曾經看過有些主角有很多個但劇情可能只有十集的日劇,你會發現它們都有共同的節奏,每一集給一個主角一個事件,而且非常明顯的輪替發生,彷彿現實上的「事件」都是輪流,而從來不會強碰似的。

《出境事務所》倒也沒有這種「嘿我們來輪流吧!」的問題,但調性就是一個一個接續,而且每個事件都超戲劇化的。啊不是本來就是戲,當然要戲劇化啊!喔,不,它好看的地方就是你不會覺得它是戲啊!最後連多元成家都出來了我的天。還好卡了一個麥笑爸爸在,不然我還真認為同志萬歲、多元成家萬歲了。(就不討論時間序有點混亂的部分了。)

扯遠了還是回來講「說再見」這件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