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年台北國際書展,我期待很久的一本書,孫梓評的《如果敵人來了》,終於上市,我跑遍了所有城邦集團的攤位,一館的《如果敵人來了》居然銷售一空,我提著大包小包的書,再往市貿二館走去,終於買到梓評的詩集!我喜歡詩更甚於散文,我喜歡短文,更甚於詩,很奇怪的邏輯吧!簡單的說,我就是喜歡簡短。所以閱讀跟聽音樂比起來,我會較喜歡後者,而梓評的文字,我會更眷戀詩集。

《如果敵人來了》這本詩集,是梓評的第四本作品,正四反一的編排(很難解釋正四反一是什麼!)黃郁欽的圖畫,搭上梓評的文字,一種很鮮明的感受,似乎從圖案裡,我們就能明暸梓評要說的話,還有心情!也許有人會說,我說反了,應該是文字為主,圖像為輔啊!其實,我們都是圖像思考的動物,只是看誰能夠把自己所想像的畫面,化為文字,最重要的是,書寫的人,能不能用文字喚出讀者心裡的畫面!

Read More →

前一陣子,在電視上看到煙鎖重樓,因為雨杭的一句話、一個眼神,所以我進入了煙鎖重樓裡,小說和電視的版本,應該不盡相同,我沒有很仔細的看過電視版本,即使看過,我想必也在時間的留逝裡,淡去了記憶!只是雨杭那熱切想愛的雙眼,當我觸及他深邃的眼瞳,他那深切的愛,也穿越文字,強而有力的降落在我的腦海裡。

夢寒和曾家獨子靖南的婚姻,在路過牌坊的那一刻,已注定是個錯誤。傳統的愛情,封閉的思想,愛情之於夫妻,根本就是多餘,媒妁之約,縱使有再多的人守著牌坊的故事,守一身的貞潔,卻依舊有著不安定的靈魂,因為想愛,所以背叛這一切一切的道德倫理,然而這樣的背叛之下,得到了相愛的權利,停止了繼續向下發展的悲劇!

Read More →

遇見梓評,是因為遇見一個人,所以,我接觸了很多寫書的人,或者,寫作的人!我不是那麼愛看書,但我卻很容易喜歡一本書,而我,進而戀上了寫作。二專之前,我很愛圖圖寫寫,包括了現在電子報裡的小圖,都是我在高中青春歲月裡,一再修改,然後,變成我最愛畫的圖。從前,我很喜歡畫各式各樣的人,但是,自戀為主,我喜歡畫自己的樣子,然後寫上日期,加以護貝,最後留著,或是送人!很多人跟我要過我畫自己的小人圖,但是,我從沒給過!

Read More →

《冒險的夏天》從書局領回,四十五度微傾的身軀,一起進入這個冒險的季節。

一朵朵潔白的雲 一片湛藍的天
一雙赤腳 步過一個炎夏

二十九度,應該是有些悶熱吧!像是夏夜剛開啟冷氣的房裡。公車裡,那位心細的大哥,駕駛著飛翔的老公車,聆聽著年少的心情。

畫上句點的那一刻,其實我很想輕輕的問一句『後來的交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