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梓評,是因為遇見一個人,所以,我接觸了很多寫書的人,或者,寫作的人!我不是那麼愛看書,但我卻很容易喜歡一本書,而我,進而戀上了寫作。二專之前,我很愛圖圖寫寫,包括了現在電子報裡的小圖,都是我在高中青春歲月裡,一再修改,然後,變成我最愛畫的圖。從前,我很喜歡畫各式各樣的人,但是,自戀為主,我喜歡畫自己的樣子,然後寫上日期,加以護貝,最後留著,或是送人!很多人跟我要過我畫自己的小人圖,但是,我從沒給過!

詩──是我在那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日子中,最愛拿起一支筆隨心而走的文字,只是後來,我開始寫起小說、讀起散文,然後發電子報。而梓評的《男身》,卻是我邁向長篇小說之路,第一本拿出來重讀的故事!我的故事很簡單,是寫一對同志的今生、前世,所以,我問了身邊一個極為細膩的男子,『你說,我的故事怎麼寫比較好?』。

他說:『妳看過梓評的《男身》了嗎?』
我說:『看過,有點悶!但還不錯。』

老實說,我讀《男身》,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一年前,夠不夠久?我們在一個很深的夜裡,因為找書,到了敦南誠品,接近午夜十二點的書店裡,很難想像,人潮就像白天的書店,沒有減少!有人坐著閱讀,有人東張西望,還有人像我一樣,站立在書前,翻閱!

我說:『我要買!』
他問我:『那一本書?』
我說:『男身』

於是,週末的深夜,我咀嚼著,同性之間的愛──《男身》!
應該是一個週末的時間,我將它閱讀完,只是,現在你問我,內容是什麼,我會說不出所以然!然後,我會為了我那長篇小說,重新閱讀。

尚未一字一句的品味,我翻起序言前的第一頁,梓評寫著:

『換日線:
在愛的面前
人們擁有相同的尊貴
梓評 2001.9.10 台北』

於是,我起身掃瞄書封和書背,然後做一點影像處理,準備發報。

他問我:『我很怕自己愛上另一個同性的人!』
我說:『那就愛吧!』

就像梓評所說的,在愛的面前,我們擁有相同的尊貴。是的,我是這麼以為!因為,我們都在享有愛,和分享愛,如果愛異性,是一種尊貴,那又為什麼,同性的愛情,就要卑微?

可能會有人說:『社會不能接受、家人不能接受、朋友不能接受。』
我們不能自私的因為想愛,而傷害身邊週遭的人,但我們就能因為不能接受,而傷害這個愛上同性的人嗎?如果同性之愛是種自私,那麼,不能接受,會不會其實也是一種自私呢?

在愛的面前,其實,我們都應該擁有相同的尊貴!

梓評的《男身》,其實有很多很細微的情感,是必須細細去品嚐和感受的,就像情感之中,我們用最細膩的觸角,去觸碰每一寸最深沈的感受!

2002.01.16 麥田出版/ISBN:9574698947

P.S
我居然在一天內發了兩次報!
謝謝一路陪我度過這次愛戀的人,謝謝你們!
對了!梓評並不知道我叫換日線,簽名的時候,他是簽下,我的本名!

換日線的話:在愛的面前,人們擁有相同的尊貴──梓評!

2 Thoughts on “男身‧孫梓評

  1. 換日線 on 2005/12/20 at 11:34:38 said:

    荒人:
    也不知道為什麼,慢慢的,我覺得梓評的東西,停住了。又或者是因為我跨到了另一個位置,所以覺得他的東西改變的幅度不夠,書寫的模式也定住了,所以在他的第二本詩集後,就沒再閱讀。

    不過,我倒很喜歡《男身》,和他的《如果敵人來了》,那溫柔的感觸,如同你所描述,我曾經眷戀,也曾經沈溺。

    謝謝你來。

  2. 荒人 on 2005/12/18 at 09:27:03 said:

    如果閱讀也成為一種時尚
    那麼孫梓評想必是文藝少年少女眼中的
    文字魔法師吧
    相對於男身 我更喜歡他的女館
    他的文字雖細緻卻有殺傷力
    看他的書 像被溫柔的手撫摸
    於某個字裡行間忽然深深地被掐得無法呼吸
    他最新的散文集除以一還沒來得及看
    期待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