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年台北國際書展,我期待很久的一本書,孫梓評的《如果敵人來了》,終於上市,我跑遍了所有城邦集團的攤位,一館的《如果敵人來了》居然銷售一空,我提著大包小包的書,再往市貿二館走去,終於買到梓評的詩集!我喜歡詩更甚於散文,我喜歡短文,更甚於詩,很奇怪的邏輯吧!簡單的說,我就是喜歡簡短。所以閱讀跟聽音樂比起來,我會較喜歡後者,而梓評的文字,我會更眷戀詩集。

《如果敵人來了》這本詩集,是梓評的第四本作品,正四反一的編排(很難解釋正四反一是什麼!)黃郁欽的圖畫,搭上梓評的文字,一種很鮮明的感受,似乎從圖案裡,我們就能明暸梓評要說的話,還有心情!也許有人會說,我說反了,應該是文字為主,圖像為輔啊!其實,我們都是圖像思考的動物,只是看誰能夠把自己所想像的畫面,化為文字,最重要的是,書寫的人,能不能用文字喚出讀者心裡的畫面!

一篇長長的文章,要能論述心裡的情緒,要能書寫冗長的故事,其實是比較容易的,然而新詩的模式,卻是用短短的文字,豐富一個人的心,甚或是傳達一個故事裡給人的心情,它沒有古詩束縛的規矩,很簡單的進行著,很簡短的結束了。而這本詩集裡,最特別的是梓評在每首詩裡,都題了『詩尾巴』,他也用自己的筆跡書寫詩題,筆跡裡流露著他整首詩的意境,簡潔有力,偶爾帶點溫柔,偶爾又略加一些堅持的筆觸。

說起悲傷的時候 已經漸漸不那麼純粹了
那是因為知道自己 不再是一個可以簡單去看海的少年
廣大的湛藍的海被無心地經過 在懵懂地轉瞬間
星月一沉 忽然就無比地年老

卻依然還想念可以眺望的岸 聽潮水喚來星光

指尖上的露水豢養著貓 街巷底的小理髮店暗著 燈微微一盞
往下走就是海 漁船好騷動地想出發
浸在記憶裡的春天 如今是傾圮的港口
只有風,還是舊舊的溫柔

這是書底的文字。寫詩的人,很難賣錢,這是我在出版業界常聽到的聲音,但是我知道,還是有很多人跟我一樣迷戀詩集,其實,我迷戀的,不只是詩,而是梓評的文字。

年輕一輩的作者(還稱不上是『家』),往往被冠上『沒有深度』,特別是網路小說,我不愛看網路小說,但我卻堅持的咀嚼著屬於我的世代的文字,就像我的文字,顯著的標明我的年紀。

面對梓評的文字,是美麗卻不華麗,容易懂得,卻不敷淺!這是屬於我眷戀的字句,梓評在我的書上寫著:『在敵人面前,我們,微笑跳舞』,如果你也願意,不管這些文字屬不屬於你,就跟著我一起用律動節奏,微笑的雙眼,在敵人的面前,一起跳舞!

2001.02.01 麥田出版/ISBN:9574692906

P.S
正四反一,四代表著四色,印刷四原色C、M、Y、K,跟R、G、B不同,而四色,就是彩色,一呢!就是單一顏色,通常就是代表黑色!正四反一的意思,就是一面是四色,再翻面就是只有單一顏色!(希望我沒解釋錯,如果錯了,我就無顏見江東父老了!)
每年的台北國際書展,是我最期待的日子,現在回到南方了,不知道明年是否還能參與呢!台北國際書展有分一、二館,通常書商都會在兩個會館擺上大大小小的攤子,也會依主題而區別,有機會的話,也可以去感受感受讀書人的氣味喔!
『孫梓評』是張曼娟成立的紫石作坊裡的一位年輕作者,我想,年輕的一代是必須受鼓勵的,世代總要交替的嘛!→前往紫石作坊(其實是『張曼娟的心靈航海圖』,但也算是紫石的網站啦!)
今天是台灣的父親節,祝全天下的爸爸『父親節快樂』!老爸,你也快樂喲!(你要很感動的啦!^_^)
每一次發報,都得面對訂退之間的折磨,明明剛才增加了幾個人,卻又在指縫中不小心少了幾個人,但是我堅持書寫,因為只要有一個人在看,我便擁有一個讀者,雖然不能讓大家都滿意,但我用最真誠的心,和你們分享我最真實的感受。謝謝各位!

換日線的話:如果文字是一個人的心,那麼詩句就拼起一陣漣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