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也要工商一下。

買了mooInk S就應該替它做個包來裝。我本身喜歡裸機,但出門還是會想要把它裝起來,免得被我包裡的餐具、筆、鑰匙戳壞。

這個包「沒有保護作用」。是我從製作樣板到親手車縫的(直線對我來說沒問題。)

Read More →

政大書城光華店收掉轉戰夢時代後,我的商品也一併到政大書城夢時代店去賣了。做商品這七年來,寄賣的店不多,因為我把利潤壓得很低,我也很不屑做很漂亮的包裝再跟買的人收取這些額外的支出,除了會磨損的胸章和金屬徽章外,我的產品幾乎都是裸賣的,但裸賣放著會長灰塵,賣相也不特別引人,還希望有任何人可以去幫我下架它們。

Read More →

如果說「手作」是種讓心平靜的修行儀式,那麼「擺攤」便是勞其筋骨的意志對抗。

初初決定出門擺攤的理由很簡單,除了將手作出來的商品讓人有機會看到實體增加購買的可能性之外,最大的理由是:跟人說話。

大多數與出版社合作的設計都是不用開口說話的。在email的簽名檔裡那行:「寫email比較容易找到我」從開始接案維持至今。我的手機始終都是靜音狀態,幾乎像是日劇《跟我說愛我》豐川悅司那個角色,我都是「用看的」接收訊息,「講電話」這件事都是絕對必要或是時間緊迫下才會拿起電話,以最快速的方式確認再沒有時間可以拖延的問題。

Read More →

20161127春聯-1

才剛在便利商店坐下來吃早餐,邊掏出包裡的小說翻開要讀。手機傳來L的訊息。

「問你喔,你那個春聯的指印畫小雞圖案,是你自己畫的還是找素材圖檔來用的?」

我邊攤開小說,邊打字說:「自己畫的。」

我不太會畫畫,但我挺喜歡「圖像」,也非常喜歡可愛的東西。我畫過幾本書的插圖,也生產由我自己手繪的眾多商品。「指印畫小雞圖案」是農曆新年新開發出來的圖。雞有點難畫,不想太正式,又畫不出太可愛的圖,便聽由姊姊,以指印來畫雞年的生肖圖。 Read More →

2016.01.21 寫於Facebook 換日線

我睡過母親在加工廠的衣堆裡;我從小與布啊、線啊為伍;我國中被母親逼著在她燙工作的桌前讀書;我國小到姊姊開始賺錢前,每個寒暑假、每個假日,都在家裡的每一個角落,做著賺錢的那些事;我家的客廳,從來不可能有一天,沒有一根線頭。

我以為,我不會再以這樣的方式生活。就著客廳做著手工、賺錢的事;沒日沒夜,為了賺錢。我以為,我不會再以這樣的方式生活。

Read More →

IMG_1467

有加入我的粉絲團(我討厭這三個字!)的人都知道,我2012年8月底開始經營袋子副業、2012年底成立工作室成為負責人。可是好像沒有在部落格上好好講過件事除了這篇文章:母親的第二人生-我的,另一個啟程,我們的小書袋,我的,我愛書!。所以只看我的部落格的人(還有人嗎?請留言)大概只會感覺我的部落格已死。而未發現換日線還活躍在另一個網址裡!線。作/Sunline Design

我記得國稅局打電話來想搞清楚我的工作室到底在幹嘛的時候,我是這樣回答的:「我媽媽做我設計的袋子在賣!」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