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去年與有河書店一起合作書袋後,又到了有河書店重啟滿週年的時候。某日在印一件客訂衣服拍照放上網時,686留言說很可愛,我問他:「你想賣嗎?」於是就催生了這個「閱讀之貓匿在有河」的布袋子。

這貓也畫得很久了,有賣衣服但很少人看到XDDDDD,不過布書籤倒是賣得挺好,應該來重啟開賣其他東西才對。

Read More →

關於「創作」,對我來說除了文字以外,還有攝影、繪圖,以及手作。時代已經進入了一個「好像所有的事都能在數位化展現」的階段,所有關於實體與數位的爭議也經常性地被拿出來討論,究竟「數位」能不能取代「實體」?或者人類未來是不是就真的活在元宇宙,像《一級玩家》裡的世界,不出門就穿戴裝置可以在虛擬世界裡完成生活中的一切?

我始終認為「電子書」不是「取代」紙本書而存在,它只是會在世界朝著多元發展的未來,成為另一種「閱讀」的選項。就像「賣」電子書這件事,可以嘗試不同的模式,可以搭配課程活動,可以走出網路回到現實,可以虛實的結合,不一定「只能」留在網路上(反之,紙本書的世界,也應該走進網路與不同世界的人互動交流)。

Read More →

這不是一本旅遊指南,而是一本韓國散記,記錄那場疫情前,意外開展對韓國的喜愛,在沒有行程的安排中感受處處是風景的驚喜!

那個異國他地的不熟悉,在疫情的數年裡只能以文字或照片回味,期盼那日能重遊未曾到訪過的韓國其他城市!

老部落客自產自銷自製電子書,讓遊記更完整的以出版形式展現。以單頁形式設計,讓單頁或雙頁閱讀完整照片。搭配百餘張照片,呈現首爾多變的樣貌。

隨書附贈線。作賣場88折折扣碼!

Read More →

我的商品在台南政大書城政大書城高雄夢時代店的銷售都還不錯(如果不要遇到疫情的話XDDD),這回又與政大書城合作,推出了新的活動:設計口罩!(而且要有「阿線」的元素。)

剛好四月時畫了一隻貓弟生日快樂版,就拿來祝賀台南政大書城的九週年慶吧!

跟不同的合作單位共同製作商品,是件很有趣的事,有時是以我原有的商品去改造,有時是用市面上的商品去加以設計,有時又是跟合作的朋友一起思考「做什麼好?」「怎麼做好?」但多半都是會交由我先自由發揮,最後再去做調整。

Read More →

貓弟過世之後,我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想畫牠。一直都想畫一組貓弟的貼圖,卻好難畫出「比較開心」的貼圖。朋友說:「欸,你這個生日快樂的貓弟笑了耶!」坐在電腦前修圖的我看了一眼,牠不只會笑了,臉還變得更圓了,哈哈哈哈!

畫畫來做成商品,真的是從這隻我從水溝撈起的貓開始的。那時經過了許許多多的社會運動,從反核、空污到同婚,從拆大埔到太陽花,從台灣意識到我內心沒有長大的孩子,都因為畫了一隻母親說「怎麼都站著」的貓開始。

Read More →

畫虎年春聯時,其實用iPad畫了幾個版本的虎,最後才挑定了後來那隻臉比較圓,鬍子外露的那隻。

畫畫、做設計,到寫字,凡創作都有一件事很重要:真的無法繼續的時候,先去做別的事再回來,有時候會發現離開一下再回來就又能繼續了。

早在還沒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就收到政大書城的邀約,想請我畫一張過年的錢母卡,隨我發揮,就是過年要用的。

Read More →

說也有趣,開始做候選人的社群圖片後,發現自己從前做書的設計做太多,而且擅長做文史哲比較不活潑、簡潔的版面,被局限在一個範圍裡。發案給我的朋友都怕我做選舉的案子會很不習慣,我倒覺得還好,那反而讓我在版面上有比較多不同的想法。

開始做春聯來賣後,到了農曆年前,我都會釋出一些圖給大家拜年用,但心裡總是想要畫些「不要再用圖檔」傳的貼圖,但用春聯直接變貼圖好像又太沒誠意;可我明明就忙得半死,就又開始想這事,想著想著反正春聯本來就有圖,把那老虎換些動作好了。

Read More →

我不過聖誕節,做聖誕節的商品就是恰巧而已;我也不跨年(年輕時會去看晚會,但人實在太多了,年紀大了討厭擠。)一年之中我一定會過的節日是農曆年,但也不一定跟親友一起,跟家人也天天都在一起,也就沒有什麼「過節」的儀式。

現在農曆年的味道也淡了,但南部還是比北部多一些,還擺攤的時候出門擺攤看人(給人看)但大部分時候,過年的市集,賣過年商品是不好賣的,還是得趕在小年夜前把東西賣掉。記得剛開始賣紅包袋時,還有個台商除夕那天中午才回到台灣,讓我把紅包袋拿到北高雄面交給他。

慢慢在過年前就有些人會開始問:「今年春聯出來沒?」

Read More →

前情題要:
到底什麼時候開始的?友人C發現我每次寫落落長(很長的意思)的文章最後一句都結論得很好(或最後一段)於是開始有朋友喜歡直接拉到文章去看結論,於是慢慢變成我常有那種很犀利的重點句,或是常常一針見血!然後又多了「金句王」的封號!(這個王可不好當,遇到不對的人還會老是覺得你愛說教!我很懶得管別人的人生!)

前幾天跟Z聊天時說起一些網上的狗屁倒灶多令人心煩,尤其是動不動有人來干涉你「根本不關他們的事」的行為。不要對號入座,這種事不管網路跟現實生活都有!

網上的事反正不看也就算了,但現實生活上要是誰在你旁邊叨唸:頭髮怎麼不剪一下不整理、衣服為什麼不好好穿、怎麼不運動、為什麼吃這麼胖、幹嘛把自己弄得那麼邋遢、怎麼不早一點睡覺、怎麼不跟人友好、為什麼不跟人擁抱握手、看到大人為什麼不叫⋯⋯無止盡的轟炸,有時候真教人覺得:「那你幹嘛不去跟機器人一起生活,還可以直接用設定設出你想要的狀態。」

Read More →

五月疫情爆發前,有河書店的686就跟我下訂一些「有河書店」特製的書袋子,說是重啟一週年要來辦個小活動。我說:「得等媽媽有空、有閒做,等等我嘿!」(媽媽年紀大了,體力不好了,我比較不勉強她,讓她輕鬆一點做。)不料,五月疫情一起,別說獨立書店撐不住,連鎖書店也都撐得很辛苦,我私下問了686說:「你(書店)還好(能撐得過去)嗎?書袋要繼續做嗎?」

那時我媽正好因為要打疫苗,停了一下把她趕得要死的制服工作(她跟老闆說:「如果打疫苗怎麼了,這樣工作完成不了,不好。」)後來又恰好老闆也弄不出工作來給她做,她便問我:「你最近有什麼要做的,快點,沒事做了!」娘果然閒不下來,我也好怕她閒下來沒事馬上就呆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