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0

沒看過白先勇的原著,當《一把青》搬上螢幕時,最先看到的是演員的陣容。首先當然是去年得獎的吳慷仁,再來有天心和楊謹華這兩個女角,加上《一把青》的故事年代,是我非常著迷的時代,以及白先勇的原著和曹瑞源導演,都讓人期待不已。 Read More →

打著「《孽子》原班人馬」的口號,《孤戀花》連續劇、電影從四月天一直蔓延到盛夏。想著兩年前《孽子》激起的討論風潮,想必《孤戀花》一上檔勢必也是會引起一番討論。

我得先承認,《孤戀花》我看得不多,但還是有些話要說。

上海場,是我放棄《孤戀花》最大的主因,不知道是被前幾年那波上海劇給慣壞了還是?讓我對《孤戀花》上海的部分,完全進入不了。總覺得上海是很大而且很久的城市,但《孤戀花》游走在想要攬全關於上海的一切、那個年代的一切,卻又帶不出大環境裡最細膩的感覺,說明確點,我認為《孤戀花》沒有《孽子》的氣勢,是上海的大造就而成的,想大,又大不了,最後變得上不上,下不下。

第一、二集,是我唯一看完的部分,但也因此退卻不前的原因,它的前行很緩慢,緩慢到即便抽掉一場,我都覺得無妨,以前兩集的舖陳,都像是為了要「交代」上海,而不是《孤戀花》的本身。我得先觀望它要帶出的時空背景和歷史事件,再進入故事,直至走入故事的同時,那些感覺,都被年代、時空、場景給削弱,不深刻了!

再者,人物的味道,缺一點又缺一點,後來缺乏的部分,怎麼也串不起來,他們所要傳遞的感覺。

最讓我稱許的,應是五寶的角色,那樣天真的笑容及優雅的歌聲,蓋過三郎帶給我的柔弱、雲芳帶給我的彆扭,照理說,應該好好讚揚一下李心潔,但好巧不巧的,最近剛好重溫了幾部李心潔的舊作,以及她給我的過往的印象,五寶的角色,似乎在表演上,也變得不那麼讓人驚豔了。李心潔向來的天真浪漫,在《20.30.40》裡是那個樣子、《愛你愛我》是這個樣子,《想飛》亦是如此,而《孤戀花》裡,我看見的,一直是李心潔,而不是五寶,她,缺少了那個時代的滄桑和那股必須被爆破的悲哀。

再從雲芳的角色。我都笑稱,她根本是擺明了跟大家說:「我是一個T」的那種姿態。我好奇的是,那個年代、那個背景,在上海,同性戀究竟是怎麼存在於那個時空的?以現今的狀態來說,那個對自己的性向認同都需要花很長的時間,而又,雲芳對五寶的好、娟娟的好,她本身是否有掙扎過、懷疑過、矛盾過、逃避過?或者她是那種很自覺性的,從小就明白自己「喜歡女人」這件事?

我看見雲芳全身散發出來「一肩扛」的氣味,卻感受不到她內心的幽微,究竟何故讓她從戲的開端跟男人套交情、跟女人走得親密?結果呈現一個男人的型態與女人的體態交錯的彆扭。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在那保守封閉的年代裡,她有足以的自覺,面對自己本身對女人的欲望?

說上不上,下不下的原因,多半來自於我認為上海場花了很多時段交代那些背景、觀念、差異……卻見不到角色的內在。就好比我看著五寶坐在窗台邊跟雲芳說人生有何意義時,我並不覺得五寶這就想向下一躍(這裡有可能是因為華視剪成一個半小時的原因),即便是種種的因素,讓她覺得人生無望,我在事件發生的當時,嗅不到五寶想死的念頭、看不見那股絕望。並不是說她必須像瓊瑤劇裡那般激烈,或是像鄭文華筆下那些主角,是要有一定的手段。心潔式的方式演出,是一種純真少女的喃喃自語,我看不出來她想一死百了的樣子。同樣的,我也見不到三郎與五寶之間的火花,見不到雲芳渴望擁有五寶的內在,那一切的發生,似乎都這麼理所當然,理所當然的在那個動盪的年代裡,就必須有這些小情小愛的存在,理所當然的必須有三角關係的磨擦,理所當然的,女生要愛男生,男生會愛女生,而另一個理所當然存在的女生就那麼理所當然的要攪和一下。

間斷的看著,許多人拿《孤戀花》與《孽子》來比較。我想,那個力道是有差別的。就好比當我看見討論區說著雲芳說出:「我喜歡的是女人」,真的差點沒昏倒。我不知道那樣的安排之前,雲芳還經歷了什麼,但想必她應該要有在心裡問過自己幾百回的才對。畢竟「跟別人不一樣」這件事,要很有勇氣才能面對。《孤戀花》確實少了《孽子》當初那種流暢及隱在戲裡的曖昧,卻還多了一分理所當然。

至於三郎這個角色嘛!從一開始,我就認為他被太多事件絆住了。例如:他的身分(在日本唸書,從台灣到上海的音樂人)、他的家世、他表哥與表嫂和本身大環境的衝突、他自己與上海的認知差異……這些事件都削減他與五寶之間構築起來應該淒美的愛情,我能感受到他與五寶的愛意,是建構在種種的因素上,而愛情的成分究竟涵蓋多少?實在不清楚。

後期,台灣場的部分,因為前面漏掉太多,所以沒太看。但是印象很深刻的,是三郎和雲芳碰面拿骨灰的片段,可能是太多太主觀的印象,讓我無法體會雲芳心裡要補足五寶與三郎分開的缺憾,更無法明白三郎為什麼還有力氣去追究為什麼不讓五寶跟著他離開的原因。

我想,從白先勇的原著要拉長成那麼長的故事,那是很艱巨的工作,就如同《孽子》裡,一句阿鳳與龍子天雷勾動地火那般,要寫成戲劇一樣,是非常大的挑戰吧!

註:
二○○○年~二○○四年的間斷,許多故事都由民國初年發展至抗戰,場景也都設定在上海。其中不乏愛情喜劇、悲劇,以及那一連串的顛沛流離。


導演:曹瑞原 編劇:蕭颯、陳世杰 原著:白先勇
演員:袁詠儀、李心潔、蕭淑慎、庹宗華、高捷

孤戀花官方網站

P.S
本來這篇文章是應該貼去官網,但我其實只想寫寫感想而已。打筆仗的事沒多看好像也戰不起來,只能很粗淺的寫些想法。

換日線的話:雲芳講話好像秀蓮!

我在想,這篇文章一寫出來,不知道會不會替報台帶來太大的風浪,但我卻憑藉著我最真實的心,去書寫我對這一個世界的心情!

從國中開始,當同性的朋友談起戀愛時,我身邊開始包圍著一些同性的朋友,這種情形一直到高中,全校都是同性的同學,我更是他們眼中倍受矚目的人。我厭惡那種被同性矚目的感覺!但是,並不代表我排斥『同志』。因為我也曾經默默欣賞著同性的人!我的厭惡,不是來自於那種同性的戀情,而是那種總是縮瑟、總是逃避、總是怯怯、總是無法伸直胸膛的表情!

二十歲那一年,我沒有留意的,沈入這個世界裡。我不害怕!因為我一直認為『真愛』是需要被祝福的。不論性別!在『小燕有約』節目中,金勤(飾演孽子中的小玉)說:『我曾經嘗試著站在新公園裡,試著站在那裡,用一些眼神的交會,看會不會有那種呼喚同類的能量!』我在想,就我而言,那樣的『能量』,我是缺乏的,但是愛情來了的時候,不管是否有那樣的能量,就是愛上了!

飾演吳敏的張孝全說:『曾有個朋友說:「你們(異性戀)是幸福的,就算是吵吵架,也還是很幸福。」』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因為在這個世界裡,要找到一個伴侶,是多麼難?』其實我很想問那些排斥同性戀的人『為什麼?』就只因為『同性嗎?』我不以為意。因為他們的愛,正如妳愛妳的男朋友和你愛你的女朋友一樣自然。如果你覺得那樣同性的身體接觸,是髒的、是令人厭惡的,我卻用一雙眼,看著你用滿腦子『性慾』,汙染你自己!

也或許是因為媒體傳達出來的消息,給一般人錯誤的邏輯,才會讓人對『同性戀』有既定的印象,就像我最討厭的一部電影《男孩別哭》裡,呈現出來的畫面一樣。沈淪、逃避、謊言、墮落……我不喜歡這樣的畫面。因為我相信,就算是異性戀的世界裡,會有比這更糟的、更讓人不堪入目的畫面,然而突顯在我們面前的,只有異性戀的美麗、同性戀的醜陋!我一直在期待,有那麼一次,是讓人也看見同志世界中美麗的畫面!讓它不至於一直陷在那些既定的框框裡!

這一次,公視的大戲《孽子》讓我頗為期待,雖然《孽子》的小說一直都沒有看完,但我卻認真的等待著它的上演。幾年前的《逆女》引起不小的迴響,但我《逆女》依然行走著『同性戀』負面的步道,似乎『同性戀』的故事,都無法逃脫出那個沈淪的圈圈!我想《孽子》應該也會偏向這個航線,但我卻期待著,是不是我們能夠認真的從故事裡看待這些人帶給我們那豐沛的『情感』,而不是那些屬於『情慾』的畫面!

如果你問我,十七歲的我,為什麼討厭這個族群!我想,我最簡單的想法,就是不喜歡那種『因為很難遇到真心,所以珍惜;因為珍惜,所以緊握;因為緊握,所以讓人喘不過氣。』我相信,愛情是不會偏向某一個族群,它只會偏向『想愛、認真、用心、對愛負責的人』。

因為想愛,所以努力;
因為用心,所以付出;
因為認真,所以珍惜;
因為負責,所以不要傷害別人,也不要傷害自己!
我始終相信,陽光之下的陰暗,不會是這些人想要的,而陽光下的明亮,我願意給一份『祝福』。因為,想愛的時候,除了本身的勇氣之外,還要有支持的力量!然而在我們給予祝福的同時,也願看到這些人如陽的笑臉!陽光之下,不管同志或是一般人,都必須有著被祝福的未來!

《孽子》這部小說,不僅談的是『同性戀』,如果你也願意拋下那些腦中的既定印象,也跟我一同加入這場多情的故事!(愛情、友情、親情……)

一直記得新生代作家『孫梓評』替我簽名時,留下的那句話『在愛的面前,人們擁有相同的尊貴!』

男生愛女生=女生愛男生=男生愛男生=女生愛女生=尊貴!

介紹幾個我喜歡的同志故事:《藍宇》(有點灰暗,結果有些遺憾,不過感覺很讚!)、《夜奔》(讓我很心痛的結果,但是是我覺得最美的結束!)、《逆女》(不喜歡很暗淡的結果,但喜歡學校那部分的感情,不論是丁天使愛上女同學,或是男同學愛上丁天使的那些,我都喜歡!)


導演:曹瑞原 編劇:陳世杰、王詞仰(原著:白先勇)
演員:范植偉、金勤、馬志翔、張孝全、楊祐寧、吳懷中、丁強、王玨、柯俊雄
柯淑勤、庹宗華、李昆、金士傑、沈孟生、夏靖庭、張捷、吳擎……

孽子官方網站

P.S
上週末到台北國際書展的時候看到范植偉,這是第二次看到他!上一次匆匆的一眼(搭捷運時,他和豆導演還有劇組人員正要去拍『來我家吧!』),這次看了很久很久,還有金勤,拍照的時候,他對我笑了笑。如果真有男生愛上他們,沒什麼好意外的,因為有些人,真的可以擁有那種吸引同性或是異性的魅力。(金勤是照片最下面那個穿白衣服的男生。)
最近不太想說話,但是悶太久,好像腦袋又空空的。加班加太久,好像真的腦中塞不進去太多的東西。還好週末的時候,打了場籃球,血液循環變的比較好,腦袋能裝的東西又變多了!
祝福有愛的人,不管同性戀、異性戀,都能有屬於自己幸福的未來!

換日線的話:有愛萬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