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穿了,《魷魚遊戲》就是災難電影中人性中邪惡和光明集大成的電視劇,差別就在於這場災難中沒有「富有的人」,也就沒有那種:富有的人終於明白「不是有錢就有鬼能幫你推磨」的戲碼!更沒有那種:人性總是可以戰勝利誘選擇往正義那方站去的橋段。

有的多半是富人的視角,看著手上的籌碼要走到哪一個關卡?操弄著「沒有錢」的人性,揣想著所有「窮酸」的極致,表現著旁觀他人的窮苦,代替他們向世界呼喊著「有錢,人生就可以改變」,再將所有能夠彰顯但卻了無新意的人性在遊戲裡展現,以為這樣就能完整這個為了搶奪生存權的遊戲。

Read More →

外語電影的片名翻譯,常常會決定一部電影會被聚焦的機會。這部原名کفرناحوم(Capernaum)的黎巴嫰片,翻成《我想有個家》太溫馨也太讓人會去聯想「家」的樣貌和追尋,但實則要說的故事更龐大,從「家」的等級再往上升,是存在的價質、生命本質上所代表的意義。用這個中文片名縮小了這故事的格局,但也確實不知道還能給它什麼樣的片名?(原文片名「迦百農」,是聖經當中的地名,受到詛咒現已成廢棄遺忘之地。這個譯法好像又太過艱澀。)

長達兩個小時的電影,從十二歲的男孩Zain在法庭上控訴父母開始回溯他所要說的,也電影所要傳達的。大多數在安定環境中成長的孩子,很難想像十二歲的自己,要經歷像Zain一樣的人生。他無法就學、他有一直出生的弟妺、他必須負擔家計,還要擔憂妹妹將遭到父母的買賣,在十一歲就成其他男人的妻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