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若是把專業的醫學/心理學名詞放到情節發展裡,又說不到位時,就容易形成一種:故事說得挺好的,卻讓這個專業名詞在故事裡成了沒有必要的存在,或者讓人輕易有著賣弄專業知識卻又便宜行事的以一蔽之所有沒有被交代的細節。

《她和她的她》的前幾集讓我一直無法進入。

首先是那本用作解釋林晨㬢英文名的小說《黎明:短篇故事集/Seher》一開始就刻意得要命,特別是這本小說在台灣的出版日期是2020/03/30,以劇中的時間點算,林晨㬢上大學的時候應該是2002左右,但這本書卻出現在李晧明與她大學時期的圖書館裡,時間序上的不對,就使得在個獵人頭公司的林晨㬢比起「回到過去」的林晨㬢更像是虛構的。

Read More →

「窮」到底是什麼味道?沒有窮過的人肯定不知道。不知道坐在迴轉壽司台前連望向顏色比較貴的盤子都會覺得愧對自己剛攢下的錢。 喔!不對,窮得連一盤三十元的迴轉壽司都覺得貴,再添一點錢就可以吃一碗陽春得擺上單薄肉片切出來的燒肉和半顆蛋的飯,若是多拿一盤,可以吃路邊攤像樣一點那碗剛破五十的乾麵,好運一點還可能用十元加顆貢丸或滷蛋……

在「大債時代」裡,人們想的不是「怎麼賺錢」而是「怎麼減少負債」或是「不要增加負債」?

Read More →

時間暫停的故事很多,想回到過去或抵達未來的故事也不少,我們總在這些關於「時間」的故事裡去想像如果自己成為了主角會在這些故事裡做出什麼選擇?但如果是在同一個時空裡,有些人比別人少了一天,而有些多了一天,你會希望你是那個多了一天的人?還是少了一天的那一個?多出來的那一天你想做什麼?少掉的那一天如果是你滿心期待的一天又該怎麼面對?

維基百科寫著這部電影是陳玉勳二十年前就寫出來的故事,一直到現在才被拍出來,從時間點來看反而是時代經歷了二十年的數位化洗禮,反而此刻看來更有味道,這年頭別說「手寫信」沒人寫,連email大概都快變成古董,更別說「拍照用底片,而且還洗出來」這件事,應該只有老派浪漫的人才會去做(或者青年們的文青嗜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