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到底是什麼味道?沒有窮過的人肯定不知道。不知道坐在迴轉壽司台前連望向顏色比較貴的盤子都會覺得愧對自己剛攢下的錢。 喔!不對,窮得連一盤三十元的迴轉壽司都覺得貴,再添一點錢就可以吃一碗陽春得擺上單薄肉片切出來的燒肉和半顆蛋的飯,若是多拿一盤,可以吃路邊攤像樣一點那碗剛破五十的乾麵,好運一點還可能用十元加顆貢丸或滷蛋……

在「大債時代」裡,人們想的不是「怎麼賺錢」而是「怎麼減少負債」或是「不要增加負債」?

越到一個年紀就越覺得電視劇裡的故事,真實得太過虛假了,尤其是「年齡設定」的部分,以「三十」為分界的而立之年,更強化了現實人生中令人焦躁的不切實際。

以一個大學畢業生來看,二十二歲畢業,在三十二歲有一間逼死自己跳樓的公司,還有一個三、五歲的孩子,那肯定要在二十五六就結婚成家立業,怎麼看都是維基百科上寫的「看似(就是)人生勝利組」,他實在沒有被錢逼死的動機,比較像是「還沒有想辦法就去死」的那類人!如果這個角色的著墨可以再多一點「被錢逼急了的」舖陳,也許會比較有說服力。

不過,阿良這個角色卻又莫名突顯「女性」在任何時候的韌性,想死的應該是阿良的太太純珊吧!(笑)丈夫留下一堆爛攤子,太太不只要面對丈夫的驟逝、債主上門、生活開支,全都是可以壓垮一個人的理由,而劇情的後半段也的確有幾個鏡頭對著純珊,好像預告另一個無可挽回似的。(那幾顆鏡頭真是多餘地故弄玄虛。)

要說在這個大債時代,最能令人感到無能為力的或許是在銀行上班的周詠晴和被追債的蔡先生,前者為了成為有房階級追著高房價跑,她還有放棄或轉念的機會,後者被負債追著跑的蔡先生,是更真切貼近所有的負債人生:努力地站好腳步,卻永遠被錢壓得無法喘息,人生張開眼就是與錢賽跑。

每個人對「錢」理解的角度和運用的方式不同,楊大器和何碩儀是時代裡不被錢綁架或不用思考錢的兩個對照組。劇本還是讓楊大器這個角色擁有了太多的好運,就像讓蔡純珊按部就班解決了所有困境,都太過輕而易舉,好像那股窮酸可以隨時從身上說擦就擦去一樣!

不過,電視劇都這樣,人生已經困難到「連走進去迴轉壽司店想到吃三盤就可以好好買一個吃撐的大便當」而轉身離開,看個電視劇還不能稍微感受「總會有轉機的」「總會有希望的」,可能日日都會令人想從無力感掙脫,從樓高足以摔死的圍牆上一躍而下!

說也諷刺。楊大器在台上發表那一長串立志向上的言論時,周詠晴也放棄了那間她與母親再不想為錢奔忙的店面,不知道是在說:「有什麼能力就做什麼樣的選擇,逐夢要踏實」 還是在激勵著觀眾:「一切都會好的,有些時候人要適時放過自己」?

離開電視劇後,人還是要回到這個被黏上酸澀窮味的時代裡,偶爾坐在被商人建造出來華麗的咖啡廳裡喝杯咖啡,也真的是生活裡的小確幸了!(咖啡也有不同等級的味道,不是品咖啡的那種等級,是一碗泡麵和一個好一點的便當的價格差異!)

最令人想哭的那句台詞是周詠晴她媽說的:「我不想回到那個被錢逼的日子了!」怎麼看都覺得這句比起楊大器那一段有力道一點。「再怎麼壞也不會壞到從前了!」我想所有窮過的人,都會因為生活稍微有起色一點,在心裡冒出這句話吧!

「窮」是什麼味道?也許在這世代只要沒有被債追著跑的、張開眼不用想著醒來第一餐要怎麼節省度日都不算窮吧!不管你信或不信這是最好或最壞的時代,日子都得往前走去!《大債時代》想說的就是這件事了吧!

《大債時代》/2020
導演:廖士涵
編劇:馬自明、張可欣、陳定寧、廖士涵
原著:安邦
演員:林柏宏、李霈瑜、陳昊森、潘麗麗、黃瀞怡、張書豪、游安順

圖片來源:《大債時代》Faceboo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