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最後這一部的重點,大概就是將羅雨儂這個角色徹底推到一個心靈層次的層面,從蘇慶儀最後的回擊出她對羅雨儂最大不滿,不僅道出為什麼她要對羅雨儂做出那樣背叛的理由,也完成了這部戲幾乎神格化了羅雨儂這類人像神般的存在,說好聽一點是「普渡眾生」的保護著身邊的人,但在某些時候,又特別明顯地表現著:透過保護別人這件事,完成了自我內在的渴望,而忽略了人並不能像站在一種被仰望的高度。

關於這個心理層面的描寫,羅雨儂這個角色寫得挺好,而且越到戲的末端,越能看出劇本多麼想要將羅雨儂推往那個「看起來無害」但實質上就是她那樣的「聖人」姿態引發了連鎖反應。但要說羅兩儂這個人不好嗎?那倒也不至於,或者說某一種編劇懷揣著要呈現人性的企圖,過分明顯了,結果變成最後不得不讓羅雨儂扎扎實實的待在那個「像是神」一樣的位置。

Read More →

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看完這部劇集的第二部,讓劇本及角色一個一個帶著去找出那個被殺害及殺害的動機,「誰是加害者」是這八集的主軸,從青春的羅雨儂開始說起,兇手就是第一個要被想起的就是羅雨儂了:她搶了妳的江瀚,讓妳痛不欲生,所以妳憤而起了殺害她的意念。

是什麼樣的恨,讓大部分人相信被奪走手上的愛人時,真的會引起歹念而殺之?那心裡燃起的究竟是心有不甘愛人被奪走,還是一時忍不住心裡的痛楚所以想來個痛快?恨有多大,愛就有多深,到底是說給旁人聽的還是只想表明自己?

Read More →

初聽見林心如在籌備新的影集時就頗為期待。台劇過往常會有宣傳規模做得很大,結果和內容卻都不如預期,但近一兩年內的劇集內容漸漸破除了這個魔咒,行銷、宣傳跟上了數位時代的腳步,擅長運用與網路群眾的互動來加以行銷,內容也多有能與觀眾對話造成風潮,加上不再完全仰賴傳統媒體的收視群,反而讓線上收視延續了劇集的話題討論熱度。

《華燈初上》以倒敘的方式抽絲剝繭開始推理。我一度以為我選錯了劇集,原來它是個找被害者和加害者的故事。Netflix好像特別愛台劇這種時間序跳來跳去的殺人故事,還好這部劇集的時間順序安排的比《罪夢者》好,加上演員陣容堅強,好像也無從挑剔起。

Read More →

一直到很後來的後來,我們才發現,愛一個人不只是一場與「麵包」的角力,還有更多的是,不想留下遺憾的珍惜和努力!

每次看《荼蘼》的時候,總是要跟劇中的鄭如薇說:「快離開湯有彥!」在《荼蘼》裡的Plan A和Plan B,來到《我的男孩》時,男孩和阿姨姊姊試過Plan A後不如所願,於是走到Plan B,轉個彎再重逢,還會有什麼樣的發展?故事總要往前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