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多的夏日傳說,今天是最後一篇,這次參加這個活動,始於閱讀《偷書賊》,結束在閱讀《越讀者》,這是一開始就安排好的。沒有特別的意思,最大的原因莫過於我讀書的速度之慢,又碰到《越讀者》這類我讀不快的書,就將它擺在最後了。但是,至今我還沒能完全看完。

我不愛看書,跟眾多書看到家裡沒地方堆的書蟲比起來,我算是不看書的那種,但再跟完全不閱讀的相比,我又算是有在看書的那種。之前在《白色巨塔》那個主題裡有提到,這一年看的書遠遠比起過去四、五年看的書還多,若是再精算一下,兩三個月的讀書量,可以超過過往每一年累積的數量,而且類別更是與看的書大不相同。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開始改變?

我完全不能不提是因為我認識小小書房的店長沙貓,以及小小書房的存在。若說《越讀者》是在教讀者怎麼找到對的方法去閱讀,那麼在看此書之前我便因為這麼一家獨立書店的存在,開啟了我對閱讀的認識,以及實行閱讀這件事。

講到在書店工作,當然不是一件只要把自己當成文藝青年,翻翻書、看看書的那種浪漫工作。真正要能到書摸一下的時間,大概只有進書、上書,以及整理書櫃時,而這過程裡,是不可能擁有看完一本書的時間,或者是能夠像逛書店一樣,一本接著一本翻,挑選自己想讀的書。不過,在這個過程裡,如果有一個比你懂書,或者比你了解這整家書店的書的人在,就可以把他們當成字典一樣查詢。

我常幹一件事,在書店裡,只要開始進書、上書、整書櫃,我就會開始問著沙貓,或是比我懂書的店員H,甚至是只有幾個晚上會出現的發發:「ㄟ,你有沒有看過XXX的書?」、「好看嗎?」、「寫些什麼?」、「那你有看過XXX這本書嗎?」、「會不會很難?」……

在這整個過程裡,我開始了自己的閱讀,跟他們的問與答成為我找書來看的依據,當然,不是每一本書他們都看過,我也會藉由讀者找書時,去翻一下為什麼他們要看這些書,可能有人會問:「那他們推薦的,你都看嗎?」沒有噎~這只是一個開始閱讀的過程,在某些程度上看不懂的,我也沒有那麼急著想要越級去讀。

也正因為這樣的不急迫,反而成就了一本接著一本看完書的結果,比起更早之前對資訊焦慮的恐慌,形成完全不閱讀的習慣,這樣開始閱讀的過程成為一種較為輕鬆的方式。有時候我也會想,每個星期的新書這麼多,我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消化掉這些書?但也因為看的書慢慢的累積,也開始找出了自己的閱讀習慣,漸而延伸至其他相關的閱讀。

關於「閱讀」這件事,我想《越讀者》可以提供不少的方法,但最重要的是,自己本身要找到自己的閱讀喜好,才能慢慢的展開。當然,如果你還有一些可以讓你跟我一樣問那些亂七八糟的問題的人,我想你離閱讀這件事就更不遠了。「閱讀」不是一件看起來高尚、文藝、浪漫的事,每個人都可以閱讀,只要你願意!

《越讀者》網站
小小書房

2007.05 網路與書/ISBN:9789866841026
作者:郝明義 繪者:張妙如

P.S
寫完了。明年再報我就會起肖~~

換日線的話:看書可以分享,可以討論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入秋,通常老一輩的人都說,中秋節過後,涼意便會越來越強,氣溫會一直往下掉。當然,偶爾還是會有秋老虎的天氣出現。今年的秋,來得很準時,才十月就已經要在夜裡披上薄外套。突然很想念夏天的短褲和無袖的上衣。

10/7,天氣晴,而且很舒服,迎面拂來的風,吹的涼快,在大伙都回鄉過節的日子,我還留在台北。照理講,我應該也要回家的,尤其是10/7這一天,應該回去找一個這天過生日的老朋友。沒有南下,是因為早在一個星期前,我已提前過了中秋節,另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節日的車流量使人懼怕。至於老朋友,我想我記得就好!

下午,「小小書房」有個「曹志漣書友會」,雖然知道應該不是那種太熱烈的簽書會,或是像過往參加的歌友會那樣擁擠,但這樣小小的聚會正好,正好可以滿足對於寫作的人的好奇。貓老闆在部落格上說曹志漣對她的讀者的好奇度應該遠超過讀者對她的好奇度,想必這場活動應該不會太有距離才對。

果然,小小書房的小小cafe辦起這場小小的聚會,讓人愉快不已。活動沒有什麼正式開始的儀式,反正坐下來聊就對;沒有那種你是作者,我是讀者的氛圍,反正坐下來聊就對;沒有什麼可以問,什麼不能問,反正坐下來聊就對;更沒有什麼看過書跟沒看過書,反正坐下來聊就對。我們就這樣從三點多一路聊到六點多,像跟老朋友聊天,偶爾,我會問起關於寫作的事、關於書裡的事、關於閱讀的事。而多半的時間,我們幾乎都是在閒聊。

閒聊的過程,我拿起《唐初的花瓣》這本書讀著。在此之前,我沒有讀過任何一字一句曹志漣的文字,她說著這是她最初開始寫作的文章,翻著翻著,停在《相思印》這篇,在對話中,慢慢的將它看完。曹志漣的文字,加了很多古典的字句,但不艱澀。我也忘了看完《相思印》時在聊什麼話題,但不久,我又加入了對話。

後來,我們聊到「看不懂書」這件事,曹志漣和貓老闆都有同樣的回應,看不懂就跳過去,不想看就先放著,就連聊到的電影,她們也會告訴你,有些東西不用急著當下搞清楚,若有一天你會憶起,那麼就是記得了,也有那麼一天你會明白原來那些不懂的。閱讀,就是閱讀而已,沒有什麼一定得弄懂或弄不懂的道理。

書友會快要結束的時候,我愉快的想著,原來有一些事情,是不需要一定弄得懂,或是非得要當下明白的,那種愉快有點僥幸,有種安心,彷彿知道這世界,原來每個人都有「不懂、不明白」的狀態。我突然想起10/7這天,我刻意的將打電話祝賀這件事變成記憶,而不再是習慣,應該是也是生活的體驗讓人明白了一些事吧!

閤起《唐初的花瓣》,書友會結束在夜色的到來,《相思印》的故事像記憶般,留在我的腦海裡,或許有一天,我應該也會明白,曹志漣字裡行間,那些似懂非懂的感覺。

10/22小小還有一場書友會。是個叫丫亮的人,譯了一本叫《解說愛麗絲漫遊奇境》的書。丫亮我在小小遇過一次,也是一個有趣的人,會拿著他到處登山拍的幻燈片,一一跟你解釋什麼時候是日出,什麼時候是日落,想必10/22那天應該也很好玩吧!

小小書房書友會

P.S
十月第二篇。連得非常近!

換日線的話:《唐初的花瓣》小小在打八折。我忘了要簽名!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