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因為我太喜歡童年的《囧男孩》,看完後在路邊哭到抽筋,不知道哭的是才剛過世對年的父親,還是哭泣自己回不去的童年;也許是因為我太著迷青春的愛戀,《女朋友﹒男朋友》後來在線上影音平台,我又重複看著逝去的愛,在羅大佑的〈家〉裡,感嘆再也回不去女朋友或男朋友的溫暖。

也許就是這樣,看《血觀音》的時候,成人世界的溫度,讓人無法感受有血肉的情感,連最後要從心裡冒出一點冷汗,都少了那麼一丁點情緒。好像,嗯好像鹹酥雞最後少了那一味楜椒粉,就是不對味(胃)。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