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時間的運行來寫一則關於想要扭轉生命的失去或是捥回心中的遺憾,多半都需一點燒腦的情節,還有符合前後邏輯的細節。大部分這樣運用時間重複來說一段故事和生命的體悟,大概都與最經典的《今天暫時停止》( Groundhog Day,1993)要說的事相去不遠:有些話該說的時候要說,有些想做的事不要猶豫就快點去做,那些可能會犯下錯誤的事情有機會重來就要即時做出修正⋯⋯像遊戲一樣,人生在某些地方卡關了,重來的時候就必須繞點路,或是遇到危險要懂得閃避。

大多數的故事軸線都只有「一個人」過著別人不曉得的重複的那一天、那段時間。而這部由金明民、卞約漢、劉在明一起演出的電影則是由這三個互相關聯的角色,重複著那一天那短暫的三十分鐘中,重複經歷著女兒、妻子和自己死去。

比起一般「一個人」重複的故事來說,《一天》用三個角色重複著同一個時間點上發生的事,更像是一種不斷被重新創作的劇本,融合在一部電影,但又要彼此前後連貫,可說是比燒腦更燒腦,且燒到最後,會讓觀眾不再斤斤計較「到底合不合邏輯」「是不是哪裡有破綻」而是專注的看編劇到底要怎麼將這個像是無間地獄的輪迴給終止!

關於「輪迴」這件事,東方人的創作確實來得比西方電影來得更容易運用許多。一樣是想要回到過去拯救愛人性命的《時間機器》(The Time Machine,2002)是運用科學理論想從「時光旅行」在時間軸上畫出一個破口,回到那個當下,卻一再在時光旅行中不得不接受「命運即使如此」,沒有人可以改變過去,只能修正現在、走向未來。

《一天》講述一個父親想要捥救女兒意外身亡,一個男人想要救回在同場車禍中死去的、前一晚與自己爭吵而聯絡不上的妻子,以及一個製造這場車禍的計程車司機的故事。隨著重複的次數越來越多,他們三個人從看似沒有關聯到父親與男人想方設法去改變命運而抽絲剝繭的連結起三個人的過往。

要說沒有破綻或是完全合邏輯,稍微吹毛求疵一下還是能挑剔一下劇情。但這部電影加進了那段三個人過往的連結,加強了那場人為意外的主因,便把觀眾帶往不同的思考裡: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重來,你會不會做出不同的決定?如果生命本來就應該在某一個時間點裡結束,你是不是願意接受命運的安排?原諒與祝福是否真的能同時存在?過不去的過去、不能過去的過去,是不是會在心裡長成魔,而成為下一個悲劇的起始?

「人必須往前走」這事大概是這類電影的宗旨,在往前走的人生中,修正那些曾經留下的遺憾,拋下那些害怕的不勇敢,還有不曾說出的歉意⋯⋯這似乎就是活著必須一再面對的事。而《一天》更是以「重複」去強調「輪迴」這件事:

有些事你想跨過去、「不想要一直重複的發生」,有個條件是「放下」。

科學不強調這種心理狀態,比較常用數據、演算去證明「人是沒有辦法改變過去的。」才回頭去說服自己:「跨過去吧!」或是像《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2004) 最終選擇「一開始不要與之相遇」所有的憾事就不會發生。(但多半的科學演算會花一輩子的時間去運算也許根本得不到結論的問題。)

《一天》最後有了非常完美的結局,在被害者終於選擇原諒自己(不是原諒加害者)讓生命得已延續,才真正的拯救了其他被害者的性命。從被害者到加害者的心境轉折,像是在驗證「對加害者的報復」這個舉動是不是真的得已從中得到內心的滿足?也像是從中以角色轉換的方式,讓人思考被害者內心無處可去的悲慟!

沒有人想成為那個受害者,但在所有的人為或命運創造出來的事件中,誰要接受自己是那個被犠牲的角色?我們僅能在不斷犯錯的生命裡,提醒自己成為更好的人!

《一天》拍得挺好,別管它合不合邏輯。光是讓不斷地重複看著害怕失去的人死去,而陷在那個情境想快點掙脫的情緒,這部電影就算是達到相同類型電影的不同層次了。

《一天》하루,A Day/2017
導演、編劇:趙善浩
主演:金明民、卞約漢、劉在明、趙恩恆

圖片來源:《一天》hancinema頁面

我在MyVideo看的(沒業配,我自己付錢的,應該來給我業配的XD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