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說編劇金銀淑很會寫這種不張揚的愛情嗎?至少在也同在她筆下的《鬼怪》也是充滿著這樣:你感覺那些熱烈翻騰的情緒,卻收在眉宇和眼神之間、放在嘴角微揚的淺淺一笑;你可以從那些不經意的細微舉動裡,看戀人們將那些愛意傳導進另一個人心裡。

韓劇裡什麼都可以湊和著「愛情(LOVE)」一起,有時你以為說的是神經病沒關係,其中卻充滿了無盡的愛情或者愛;有時候你以為演的是什麼傳說生死之間的鬼怪輪迴,但卻把神鬼之間和人性的哲理揉進了愛情;有時候你看著穿越來穿越去擺明就是要上演愛情故事,卻又不那麼直接地告訴你:「這是一個愛情故事啊!」⋯⋯

《陽光先生》融進許多歷史元素,而添增幾分回顧那個混亂歷史的沉重,但加進了崔宥鎮和高愛信的愛情故事,讓那段堅硬難以下嚥的歷史,多了些可以揚起嘴角的時刻,顧也顧不得那是一段人被區分階級、國被列強覬覦的年代,愛情就在那四目交接開始熱烈燃燒,即使火光熊熊卻只能用最慢的速度讓它透過對街相望、並肩而行,朝同一個方向一起。

那個戀愛不自由、身分不自由、國家不自由的年代,談情說愛似乎太奢侈了一點。國仇家恨往前一擺,對愛情也不能那麼勇往直前、衝鋒陷陣,只得亦步亦趨的跟著。

這種國仇家恨的歷史裡,還是要有更錯綜複雜的情感、人際關係,三個各自代表日本、朝鮮、美國的男人,為一個朝鮮女子傾心,更象徵在那段歷史、這樣的身分游移間,對自我或國家認同的矛盾,就像愛情,給得太濃烈容易傷了自己,得到得太理所當然,又感覺不太真實,於是在收受之間緩步向前,卻又經常地因為放得太多、收得太緊而害怕失去。

特別喜愛這樣描述愛情的方式。不是每一場戀愛都是愛呀愛的掛在嘴邊,不是每一段大肆張揚攤在陽光下的愛就會刻骨銘心,不是每一句我愛你(妳)都能說盡內心裡炙熱的燃燒,或者根本無須伸出手十指緊扣只要並肩走著就是LOVE了!

現代人的愛情,或說大部分端在我們眼前的愛情故事,多了勇敢表白的示愛,或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之間,卻不常見那些「我們什麼也不說」的彼此認定,似乎所有的愛情故事都必須有那個說出口的瞬間,「愛」才能明確的成立,也才能真正地放下心中的不確定性活成戀人的樣貌。

當「陽光先生」這個片名進入劇的中段,才從高信愛的口中重複著英語的單字「Sunshine」、「Mr.」 出現,讓觀眾也像跟劇本談了場戀愛般:「啊!原來真的是這樣的心情啊!」「啊!原來在默默之間,它(愛情或這部劇)已經在心裡住了這麼久!」恍然間就全都明白了。

亂世裡的愛情跟世道一樣,經常有著驚心動魄的變動,時時得面對椎心刺骨無法隨心隨性所欲,包藏在這樣史實的愛情,說的是大時代裡僅能露出一點點微笑,即使只能有那短暫時光的相擁,也無比熱烈的如煙花一樣綻放!

又,配樂做得真是好!又想買原聲帶惹XDDD

01的意思是後面還會寫。因為我只看到一半。《鬼怪》是我重複看了N次數不清的韓劇。《陽光先生》會取代它嗎?哈哈哈。

《陽光先生 미스터 션샤인》/2018
編劇:金銀淑
導演:李應福
主演:李炳憲、金泰梨、柳演錫、金玟廷、卞約漢

圖片來源:《陽光先生》官方網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