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迷失在社群網站的人群裡,K有回問我:「如果在matters(或其他地方)你也呼喊不到愛,也取不到暖,你是不是要再一次地像個瘋子一樣問大家:『為什麼你不理我?』」

很久不見的睡眠障礙、失眠,在閒散無事沒有工作的日子又找上門,季節交替的時候,我會陷入某種焦慮和憂鬱的狀態裡,沒有理由的、花了很多年才觀察出來它是一種頻率!人跟季節、氣溫、甚至連空氣中的氣壓的變動,都會讓高敏感的人沒來由的出現許多連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為什麼那麼難受(別人眼中是難搞。)」

已經連續幾天,明明想睡了,但卻沒有辦法閉眼就入睡,好像身體哪兒都有蟲子,想翻身尋找,卻只讓自己越來越清醒。一直想著「為什麼睡不著」只會更睡不著,不想看書也不想看電影,就拿出手機從Facebook滑到instagram,發現Facebook瘋了的似,每三則就來一個廣告,廣告還全都是「遊戲類」⋯⋯我到底什麼時候不小心按了同性質的內容,使得廣告全都是遊戲,我分明已經戒遊戲很久很久了;再打開instagram,廣告出現的頻率更高了,沒有遊戲類,取而代之的是大量大量跟食物有關的內容,這倒是可以理解,畢竟我打開instagram真的就是要看食譜。

太常寫記憶裡的年少,寫一個人怎麼習慣那些難以下嚥、身體的玩笑話,寫一篇沒有說過但始終寫不完的幾個陌生男性突來的、身體的騷擾,寫一個人怎麼習慣了所有因為背著人群走的孤單⋯⋯突然想起K問我的那段話。

我其實也滿常問自己:「你他媽的小時候也不太在乎有沒有人理你、有沒有人要陪你玩、你也不想跟太多人一起,到底為什麼那麼需要溫暖?」

除了把一切推給「被社群網站綁架」之外,我好像找不到任何理由?

對一個「喜歡網路」且「成天泡在網路上」的「邊緣人」來說,要在龐大的、別人的人際關係互動中,意識到「啊!明明就是站在邊邊比較適合自己。」真的是有點難度的事。

但關於「邊緣人」這個詞,很多人沒有很清楚理解「真正的邊緣」。

「真正的邊緣」不是「朋友很少,但還是有朋友」或是「不太跟人在一起,但有人找」,有一種邊緣是很少人感覺過的:

有朋友,但不論自己說什麼,對方都沒有興趣,而有共同興趣的人,對自己也沒興趣。至於「不太跟人在一起」更多人會誤解,那幾乎像是活在另一個平行時空的狀態,你看得到大多數人,但大多數人看不到你,像極了科幻片或是穿越劇(或像鬼XD)

拜託那些三不五時有朋友吃個飯的、家人聚個會的、回家有人說話、上班有人吵架、會上網跟人喇賽、曬個照片有人按讚、沒事還愛亂入亂吵亂說話都有人找你吵架,吵完還有三五好友可以一起幹譙別人、排擠別人的人,一點都不邊緣好不好!

直到我慢慢地從人群中往後退,從社群網站的人群裡,一次又一次的轉身離開,一個一個解除好友關係,慢慢回到人際關係中「被動」的那個角色,「自己」才又鮮明出現了。

「主動」從邊緣往人群裡站,才是社群網站給邊緣人最大的麻煩。

社群網站上蜂擁而至的交友邀請,其實是大部分人隨手按下去的按鈕,站在邊上的人根本只愛旁觀、不愛交友,但不同意好像沒禮貌、同意了解除了又好像討厭了誰!(是你們討厭別人不加入你們吧!)只是不想每天看到那麼多人的人生啊,你跟誰去吃飯、你們講了什麼話,甘我什麼事?我沒有想要看到你們閒聊啊,要閒聊不會用通訊軟體嗎?

我經常性地被嫌棄:「你怎麼就是不去看別人在流行什麼?怎麼就不要融入人呢?怎麼⋯⋯」(我心裡都想:「我開始用智慧手機上網時,你還覺得我莫名其妙老盯著手機看呢!」但我很少回嘴。)

或有時被不太認識的朋友叨唸:「你不能這老是刪掉別人,會沒朋友啊!」「你做人要圓融一點啊⋯⋯」(我心裡也常想:「那些刪掉的人也沒發現我刪了他們啊!」「還有,你誰呀你,我跟你很熟嗎?圓融的人會跟不太熟的人這樣講話嗎?」我常覺得一定是某些詞上我們的理解不太一樣!)

我邊緣的討厭八卦。(別人的事甘你什麼事,我比較想知道你今天好不好。真心的,很少人能好好表達自己今天好或不好,所以只好關心八代祖宗都沒關係的人。)

我邊緣的討厭任何太流行但沒意義的話題。(我無聊的只看我感興趣但沒有人想跟我對話的事,不跟流行錯了嗎?我也想要我感興趣的事是流行啊!)

我邊緣的站進去人群裡老想要吐槽別人:「明明就不怎樣窩在一起自嗨取暖有比較好嗎?」(但我還是會安守本分站在邊上,別人的事甘我屁事,不取暖的人就安靜點。我還是比較喜歡和善一點的自己。)

兩年多過去了。邊緣如我,刪掉的朋友99%沒有再聯絡過,有誤會的從來都解不開,只要我不主動從來就沒有人打開通訊錄上我的名字找方法問一下:「你最近還好嗎?」(網路上都有你的足跡看了就知道,何必私下問呢!馬的,這是窺探舊情人的方式,不是關心朋友的方法,我又不是你的舊情人!

前幾日有一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朋友的人敲我,問我:「能不能給我你現在的通訊地址。」

我玩笑話的對我們沒有聯絡的日子裡離了婚的他問:「要寄什麼給我?該不會要再婚吧?」

我邊緣的對很多事都不太感興趣,我偶爾擔心那些會私下聯絡的幾個朋友,會不會覺得「我都沒消沒息的不主動」很無情、不把別人當朋友?

而我能做到最大的溫柔大概就是:留著二十年前那支手機、公開放上找到我的方式,任誰都可以找到我。並且對於所有交好過、互動過的人,矯情的在心裡希望所有人一切安好。

再在人群人取不到暖、呼喊不到愛的時候該怎麼辦?

沒事的,只要記得這一切不過是社群網站的手段,要拉攏著誰一起活下去。

事實上每一個人都是孤單且獨立的個體。可以的話,我們一起擁抱,不行的話,人生的路還是要孤獨的前行,總會有個誰在路邊加入你的行列,只是誰走了、誰又來了而已!

邊緣沒關係,心是熱的、人是溫暖的就好了!

20220426 高雄。日記

圖:20171120八樣kaffe生活料理,Canon EOSM3。難得成為我的摯友的C,特地請了假從台北帶我到宜蘭玩耍,那應該是我們在tiwtter認識七八年後,第一次見面?(好像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