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因為一則新聞,買了這本書。那則新聞標題是「張震專訪》相機隨身帶坦承談過姊弟戀」,內文介紹了《不要嘲笑我們的性》是張震的隨身書,說著是日本作家山崎Naocola的作品,內容描述美術學校的19歲男學生愛上比他大20歲的女老師。我對師生戀這種老被稱為畸戀的戀情,特別感興趣。竟在看完新聞就買了這本書,並且在買書的當天就把書啃完。

看到半夜四點多,唯一的一句話是:「其實沒有那麼好看。」有買書的可以翻到最後一個章節就可以知道我在說什麼。

不過無妨,這書有趣,它讓我想起了幾個日本作家寫愛寫性的那些事情。這本書裡的愛和性都十分的不深刻,很曖昧的那種,也不是那種曖昧不明,要愛不愛的,而是沒有瓊瑤小說裡那種如此激烈穠稠,即是輕輕淡淡的,好似隨時都有人準備抽離一般,就算文字上寫著男孩的難過,也沒有直椎入心的那種感覺。

至於性,日本作家給我很深刻的印象。雖然山崎Naocola不至於在這本書裡寫得過於露骨,但對於他們寫性可以寫得讓人讀得自在,倒也滿享受文字之間的性愛場景。像白石一文在《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裡,有許多暴力的性;像山崎Naocola《不要嘲笑我們的性》輕描淡寫的性,都讓這些情感,加了更深沈的意義。(啊!性可是愛的精隨啊!)

記得以前看《戀人啊》的時候,覺得那愛永和航平,真是天造地設,但是彼此折磨,真是淒美的愛啊!是因為看不懂呢?還是因為什麼原因?後來老搞不清楚,明明相愛幹嘛要這樣互相折磨?結果江國香織和辻仁成的《冷靜與熱情之間》也要愛不愛的。他們寫性是一回事,可以很直接很坦率,一旦寫到愛了,就矇矓了。看的我不清不楚是有愛才能有性,還是有性才能有愛,或者沒愛也能有性!XD

關於他們的性,我一點疑問也沒有,倒是愛,總覺得有一種距離,而且好像非得要有那個距離不行。不知道是否與日本文化有關?是大家都習慣用這樣的方式表現愛了嗎?不過就在我想著日本的愛時,想著台灣的愛和性,突然覺得我們的愛好淺白啊!一點性都沒有。那也不是沒人寫性或是什麼的,那愛來的比日本直接,但那性啊!就弱了很多。

是說,誰來介紹我讀台灣誰的作品,寫愛跟寫性都寫得透徹、唯美、深刻的啊!那可能是我看得太少啊~~至於這本《不要嘲笑我們的性》啊~~我是完全不會嘲笑他們的性啊!!

(謎之音:一夜情到底是啥感覺?只有性沒有愛的感覺到底是啥啊~~)

2005.07.25/圓神/ISBN:9861331018
作者:山崎Naocola/譯者:廖梅珠

原來本已經拍成電影啦!12/12要來台?

P.S
對啊,我很容易被激起買書的欲望。要改進啊~~
高雄天雨。

換日線的話:其實沒有那麼好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