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他坐在客廳裡,拿著電話跟朋友說:「我現在對什麼事都沒有感覺。」女人在一旁做家事,聽著,心揪在一起,她心想:「沒有感覺,那對我呢?」她沒問他,知道問也是白問,只能任由他這樣沒有感覺,直到那感覺回來的一天。

他每天一樣出門工作,一樣上網聊天,一樣跟女人上床,談情說愛著。女人不明白什麼樣的狀況是「沒有感覺」,終於在一次爭吵時,問出了口:「沒有感覺,那我算什麼?你說你對什麼事情都沒有感覺,那你知道我的感覺嗎?」他知道。那感覺不就是不安中摻雜著無能為力嗎?而對這樣的無能為力,他也只有以無能為力以對,坦白說,他也不知道這樣會維持多久?

有一天晚上,他在他的筆記本寫著:「生命索然無味,不知如何繼續。」沒有人理解他的無力感究竟從何而來,他只是努力的維持生活應有的對應。沒有目標,若是讓他自己關在家裡不去碰任何人,或許好一點,但偏偏,他沒有太多空閒的時間去沈澱事情。被女人,被工作,被鎖鎖事事給纏住。

直到他背起行囊啟程的那個瞬間,他終於看見他自己微笑的樣子,在前方,隱隱的向他招著手。他往前而行,不告而別,拋下九年的情人,離開那些讓他無力更無力的一切。女人傳來簡訊問他:「為什麼?」他沒回訊,也沒有給任何答案,只是默默的關上手機。搭上飛機,去下一個他也不確定是不是自己要去的城市。

每一個城市,他都拍下他最喜歡的景色,當作明信片貼上郵票,寄往他與女人的住處。每一次,他都只寫著「天天想你」這四個字。起初,女人會再傳簡訊給他,問他什麼時候回家。一次、兩次以後,女人不再傳簡訊,而他仍舊一張一張照片往家裡寄去。他想,女人應該不會等他了;他想,女人應該嫁人了;他想,就這樣繼續流浪下去;他想。

某天,他到了一座城,沒有便利的交通,沒有大型的百貨公司,只有那些田野、小路。他站在一旁看著孩子在田裡玩耍,享受著鄉間土地傳來的氣味。他拍下了那些孩子,在照片洗出來後,他寫了一段長長的字:

dear:
在不同的城市,我都想著與妳一起出遊的樣子,妳會是什麼心情?
沒有感覺,是對全世界的,不單單只對妳。我知道妳不安,知道妳害怕,也知道妳想幫我。
我遺失了最寶貴的東西,對待人的,對待世界的。
如果妳與我一同坐在這田野間,看這些孩子,我想妳會知道我遺失的是什麼!
那或許是一份勇氣,無畏無懼的勇氣。
或許,我得找到那鼓勇氣,我才能與妳相依。

祝福
天天想妳

他用電腦錄了一首歌,寄到她的EMAIL裡,隨後再度啟程。

下一個城市,他會去哪裡?

也許,回家了吧!

P.S
再對號入座就別怪我爆粗口。
僅以此歌送天上的父親,只是我不想一直寫關於他的事。

換日線的話:最近迷上寫明信片,印太多了啦!!

5 Thoughts on “天天想妳

  1. 唯一讓我不能釋懷的是他追求的不是平凡安定的生活!
    那就不該讓自己定下來,而去傷害到那位女孩!
    我們不知道要多少時間才能沖淡那女孩的傷口!

  2. 真的耶~~那種無力感曾經也讓我想就這樣出去走走,直到~~我想通了,才回來,但…以目前的狀況來說,是沒辦法允許的,所以,我就改變作法,養養兔子,遊遊blog,如同真的出去晃了一圈才回家~~

  3. 月光‧喬 on 2008/07/07 at 23:52:41 said:

    「生命索然無味,不知如何繼續。」沒有人理解他的無力感究竟從何而來,他只是努力的維持生活應有的對應。沒有目標…

    我目前就是這樣的感覺…
    為什麼我無法跟別人一樣知道自己的目標?
    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知道自己要為什麼而努力?

    這些的不知, 我要如何找到答案?

  4. 想念雨生

    想念你爹

    想念所有回到外星球的非地球人

  5. 很特別的故事
    有點感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