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J坐在沙發上聽著母親房裡傳來的鋼琴聲。她的母親正在練琴。母親學琴,不過是這一兩年的事,已經可以一首首的曲子彈著,彈著的都是那些年代久遠到不行的老歌。小J聽著那琴聲,沒有任何欣賞或陶醉的心情,只是任琴聲跟電視的音量一大一小的混雜著。關於她自己對鋼琴聲的迷戀,此刻完全看不出。

很小的時候,小J曾經與姊姊跟著一位鋼琴老師學習彈琴,在那個女孩都一定要有一些什麼有氣質的才藝的年代,姊姊開始學琴,連小J都跑不掉一定得學這種當時看起來很女孩的才藝,在母親的堅持下,她只能看著那個感覺很威的跆拳道,離開自己的生活,如何苦苦央求,就是只能選女孩的才藝,而不能選擇那個動手動腳的拳打腳踢。

鋼琴,大概是這輩子小J認為最具「幸福」的象徵,在一個有爸爸、媽媽、兩個孩子的家庭裡,再擺上一台鋼琴,彈著《我的家庭真可愛》這首歌曲,就是一種幸福又美滿的景緻。而在那段陪姊姊練琴的日子裡,跟著姊姊還有漂亮的鋼琴老師學著彈琴,好像也添增了自己的虛榮,將氣質兩個字寫在臉上一樣。

其實學琴的那段日子,小J喜歡的除了那種虛榮以外,還有一部分是她認得五線譜的開心以及可以敲敲敲敲就敲出一首歌曲的快樂。她不像姊姊可以在鋼琴上滑來滑去就可以彈出一首好聽的曲子,只能那樣敲敲敲敲,連左手都還不能協調的放在琴鍵上與右手配合彈一首曲子,但這樣就足以讓她聽著琴聲哼著歌,一直到長大之後,她還是沒有學會雙手彈琴,可是對鋼琴聲的迷戀,始終沒有減少。

有一段日子,父親買了一台練習節奏、音感的機子回來,小J和姊姊就不斷的比賽著,偶爾母親也加入戰局,跟兩個孩子一起遊戲,那個時候母親偶爾也彈琴,但不像現在一樣每一天每一天在房裡彈著那台小J與姊姊早就不摸的鋼琴。

小 學六年級那年,父親離開家,姊姊上國中停止學琴,鋼琴被陳封在家的一角,母親開始沒日沒夜的工作,那種《我的家庭真可愛》裡的情景不再,剩下的是父母之間 的裂痕、女兒與母親的緊張氣氛。一年又一年的經過,一首又一首伴著鋼琴聲的歌曲在小J耳邊響起,她始終不明白,自己為何如此迷戀琴聲,始終不知道,那琴聲 的意義是什麼。直到她開啟母親的房門,看著那台已經二十幾歲的鋼琴,那些畫面,那些場景一再湧出,記憶終將喚回那些,那些!

現在,母親絲毫沒有停止彈琴的意思,琴聲一直從房裡流出,那琴聲,總是透露一種歲月的滄桑,那種女兒終於長大,終於不用一天工作十幾小時,拚命賺錢的那種滄桑,老態而緩慢的,沒有慷慨激昂,沒有華麗喧嘩,只 是樸實簡單的彈著。對小J而言,這種琴聲是隱藏著很多情緒的,不專心聆聽,或許就只是一種逃避,就像她逃了十幾年,不願再唱起、彈起那首《我的家庭真可 愛》一樣。

有一個夏天,小J在一場演唱會裡,聽見孫燕姿唱著《天黑黑》,聽著那鋼琴聲,小J突然好想,好想回家!

孫燕姿/《天黑黑》

P.S
這大概是我迷戀鋼琴聲的原因。
今日高雄熱。又,圖為家裡的老鋼琴。

換日線的話:蘇打綠的好幾首有琴聲的歌,我都好喜歡!

One Thought on “鋼琴聲

  1. 月光‧喬 on 2008/06/02 at 20:57:37 said: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