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我天天寫日記,寫在日記本上、寫在那種學生用來記事的日誌本上。在整理房間的時候,我一頁一頁的撕下那些字跡,一頁一頁的供碎紙機吃掉它們。那 些本子上,記下的莫過於是跟喜歡的人說到話、跟家人吵架、學校發生的事等等,看著每一件事,都以為歷歷在目,其實並不實際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只有那些 寫下日記時的心情,會悄悄的跑出來,以為現在的自己,還處於那個時空裡。

跟情人,也曾經像寫日記一樣寫著EMAIL、信件,每天往返,記憶每天發生的事,這樣寫著寫著,好像寫過的事情就這樣過去了。直到再讀起,才知道自己曾經 說過什麼話,情人說過什麼話,他的生命裡發生什麼事,而我的世界裡又產生什麼變化。在這樣日記式的情書裡,戀人的交集越來越大,認識彼此生活裡的人也就越 多,慢慢的,就占據了彼此生命的一方,直到分開的那一刻,還不敢回頭去看那些每日的記憶!

剛分手的情人,寫日記。但我已經不寫日記。我們彼此替彼此開了一個部落格,在他遠行時,我給他寫日記,在吵架時,我給他寫日記,只有他在我身邊時,我什麼 也不寫。同時,他在我身邊時,也少許寫些什麼給我。我們成天的說話、聊天、面對面的MSN,就是不肯用文字記憶彼此的日子,不肯用文字寫下對彼此的心情。 他時常問我:「你了解我嗎?」我總是回答不出來。

我總是了解你外在的樣子,想吃什麼、冷了沒有、累了沒有、想睡了沒有,但總是不了解你的內心,因為你總保護自己,替自己穿上厚厚的外衣,就連你用艱澀的文字,寫一篇感性與理性兼具的日記給我,我都還吃力的讀著,以為就可以讀到你心裡去。

我們。不寫日記。最後離開之前,情人在旅程上買了一本日記本。準備開啟他心裡另一個世界,我不知道的世界。而我沒有準備的,就在他閤上日記本的同時,被關 在他的世界以外。如果寫日記,是記錄心裡的言語,也記錄自己當下的心情,那麼現在的我,記錄的是什麼?那麼如果當我們還在一起的時候,我記錄他的,又會是 什麼?

我們不再用文字交換彼此的心情;我們不再靜下心來寫日記(或者是寫給對方的日記);我們不再用文字溝通;我們一再的拿文字當武器,一再一再一再。最後堆砌出來的,再不是那些我們可以回想過去日子的記憶,而是一字字無法咀嚼的內容。

我們不寫日記了。不寫給彼此那些你的生活、我的生活、你的心情、我的心情。如果我們還寫日記,還在彼此的部落格上記錄自己寫給對方的心情,有沒有可能,很久以後,當我們快要遺忘時,再點開那些心情時,會像我現在一樣,悄悄的跑回當時的時空,回到最初相愛的記憶?

下一次。請不要用自己的日記包裏自己,留一點文字給彼此,即使微不足道,至少攤開自己的心給身為自己戀人的人,瞧那麼一眼。再問他:「你了解我嗎?」

我不寫日記了。我的日記都在部落格裡了!

P.S
至少寫部落格可以不用用到碎紙機吧!

換日線的話:丟掉很多被撕爛的日記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