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九月二十幾日。因為很長的一段時間,我時常想像著死亡,不管自己的,或是別人的,我總是想著死亡,甚至看見、模擬自己的死亡。我的生活裡,充滿著各種引誘我心裡不安的因子,像是對未來的不安,對錢的沒有安全感,對於每天每天每天,我的工作裡,得不到細微的成就感,以及和情人大大小小永無止盡的爭吵。還有那段充滿著不斷趕路、趕時間、與時間及金錢拔河的旅程。終於,我在網路上找著別人推薦的精神科醫生;終於,我再也無法放任我的焦躁,棄械投降!

起初,醫生對我「看見」自己死亡這件事,抱持著懷疑,一再的詢問我:「有沒有喀藥?」。我也一再的想要釐清,我是「看見」,還是想像的。我確定,我是「看見」的。於是,醫生安排了腦波的檢查,以及甲狀腺機能的檢驗,這兩項的結果出來,都是好的,腦袋沒問題,甲狀腺機能有點異常,但不影響情緒。醫生對於我第一次的看診,有著很明顯的印象,第二次回診,他覺得我用他開的藥後,整個人的精神好些,焦躁感相對減少些,但對「躁鬱」,醫生則覺得我的症狀太過輕微,介於躁鬱及沒有躁鬱之間。我向他表示,其實自己很早前就覺得自己有躁症,鬱症倒是還好,但看了一本叫《完全躁鬱手冊》的書後,我更確定我有躁鬱的傾向,雖然,我還沒有到完全的躁鬱!

其實,現在的人,多數都有一點精神疾病,有人可能沒想太多,就算了,有的人就像我一樣,不斷的重複著去想,或像大家通稱的鑽牛角尖一樣,不停的往裡鑽。我身旁的人,除了情人之外,我也未曾提起,直到九月底的那場爭執,我們面臨情感上的分離,我才開始尋求家人或是朋友的幫助,甚至一度打電話給生命線,看誰能夠幫我一忙,揮去我腦海中,那些不重要,且想一百萬遍也想不出什麼結果的事,或是想一百萬遍怎麼都不會有改變的事。我很想像一般人一樣,就算無聊的過生活,也不會焦慮自己活著那麼沒有意義;我很想像多數人一樣,知道想那麼多沒有用,所以不去想;我更想像那些充滿陽光、自信過著每一天的人一樣,也很陽光、也很自信。
很多人在旁的勸說,我都聽見,可是我沒有辦法像別人一樣,覺得錢沒有了再賺、覺得工作沒了再找、情人沒了還會有下一個,我就只是不斷的往自己的焦慮裡鑽。每個人勸我,要出去走走啊!去看看別人怎麼生活!去看每一個每一個都是一樣的生活一樣的人生,沒有什麼好著急的。可是我停不下來。吃了醫生的藥,停止了我對死亡的想像及幻想,可是停不下來的是那些焦慮!
就在我跟情人分手之後,我身無分文的離開我的情人、我的家、我的工作。我以為重新再來很簡單,搬了家,離開了終於要結束戰爭的情人,開始踏上再一次尋找工作之路。我以為這將簡單到我可以隨便就可以重新來過。我和我的情人,都這麼以為。但是正逢年底,什麼工作也找不到,我開始一再的焦慮一再的認為自己的無用,直到有一天,終於宣洩的問媽媽:「我是不是一個沒有用的人?」
媽媽。一路陪我的人。不僅供我錢,不僅每天打電話跟我說話一個鐘頭以上,還不斷的告訴我:「年底找不到工作很正常,大不了過了過年後就找到了啊!」每一天每一天,下午我都守著電話,等著媽媽打來。她每打一通,就牽動我搬回家的念頭;她每一次的電話,都不敢替我作回家的決定,但她希望我,可以讓她看得見,待在家裡,至少對她來說,在台北賺三萬多,扣掉房租也不就等於在高雄賺兩萬多。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我不像還沒生病的我,那樣勇敢往前,那樣充滿自信,那樣善解人意,那樣無畏無懼。我妥協了。我在高雄和台北之間妥協,我在家人與孤單中妥協,我在懦弱和勇敢中妥協。我決定不聽信任何告訴我要「獨立」、「勇敢」的聲音,我決定回到我的家,依著母親的堅強,重新建立起我的勇氣。我是用懦弱的方式逃離了我現在要面對的事情,但也同時的鼓起勇氣,回到最初我第一個逃離的地方。
我要回家了。想起四五年前寫的那篇《再見,台北!》,這一次,我要帶著我的躁鬱症回到高雄。我希望不要那麼快的「再見,台北」,我想像我要在母親的羽翼下修補我的悲傷、我的膽怯、我的弱小,以及從小我都無法好好的面對的家人關係。有那麼一天,我會「再見,台北」,那一刻是旅行、是居住、是路過,都好!
感謝叔叔,讓我去他家打wii。明明隔天就要搬家了還打了手痠的wii。
感謝曉芬,一路陪著我,給我建議。
感謝媽媽,我曉得妳不嫌棄我,一直給我鼓勵。我會努力。
感謝在台北一路陪伴的朋友。直到從叔叔家玩完wii,我才開始對台北有了不捨,也才開始知道原來別人無聊在家是怎麼生活的。我會盡量無聊不亂焦慮。當然,也要感謝我的精神科孫醫生,他也是一路鼓勵我幫助我的人。
P.S
如果你身邊有人很長的時間情緒暴躁,而他又無法控制,請帶他去看醫生。好嗎?要看好的醫生喔!有的精神科醫生不怎麼讓人信任。
換日線的話:我沒心情寫文章。但寫了這篇,應該就是會想寫東西了。

13 Thoughts on “帶著躁鬱症回家去!

  1. 換日線 on 2016/03/22 at 01:07:49 said:

    我去年6月底到今年2月,大概度過我人生中又另一個黑暗。我的方法是,書寫(寫下來)、旅行、跟自己喜歡的人(朋友、家人)在一起,讓他們陪伴自己。

    或者哭或者笑,或者什麼都不做(正常生活要做的還是有做。比方說賺錢。)最重要的是不要覺得自己怪。接受自己就是那麼怪。

    不想做的事就拒絕。禮貌的。讓自己活在自己覺得最自在的狀態就好了。

    何時會好轉?這沒有標準答案。

    只要自己舒服自在著,就會好轉的。
    加油!

  2. Teresa on 2016/03/13 at 10:33:11 said:

    你好,我也是最近被孫醫生診斷出來有燥鬱症,我的狀況幾乎都跟你一樣,不斷的在理想與現實間拉扯,從台北男朋友家到宜蘭親戚家,現在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我媽媽也是燥鬱,要我回家跟他住,我真的不敢,爸爸更別提了,我還都不敢跟朋友面對面,自己真的很怪,朋友我漸漸的都只能哈哈帶過,面對時硬ㄍㄧㄥ起自己的笑容,真的很難,看到人家有寫說靠環島走出憂鬱我也想去,但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在幻想著美好…

  3. sunline on 2008/01/12 at 11:00:39 said:

    摩斯漢堡:
    我也不知道我恢復了沒!
    我回高雄後,高雄的醫生不認為我有躁鬱症,
    只留下一顆抗焦慮的藥給我吃。

    我現在約莫靠自己的力量去對抗,
    對抗自己的焦慮,和不安。

    我的家人啊!如果某時候是不安的來源,
    該怎麼辦是好呢?
    我會加油的,謝謝你:)

    也希望你的母親健康!

  4. 摩斯漢堡 on 2008/01/12 at 08:32:43 said:

    你好
    偶然在網路搜尋躁鬱症的時候看到你的部落格
    本身我母親也是躁鬱症患者 目前還在為躁鬱症所苦
    不曉得你恢復健康了嗎???如果還沒請繼續加油
    別忘了朋友及家人都陪在你身旁哦~~~~~~~

  5. 然而 on 2007/12/18 at 13:57:30 said:

    我後來了解,為了保護自己而武裝起來,用力去攻擊的人是值得同情的,因為那些剝落和退後的,有可能是腐朽惡臭的枯葉,也有可能是清澈的真心;我後來了解,把自己逼到角落的人往往是自己。我後來了解,真相和是非並不是我們尋找的唯一,如果對方爭的是這個,那並不是我想要的天平。我後來了解,有些光芒只能遠遠觀賞,當你太靠近了,會受傷。

    我後來了解,這一段長長的路它究竟是長著什麼模樣,其實真正是那走路的人才能了解,雖然甚至自己也不一定得見全貌,但是不能只是疼痛地低著頭哭,眼睛是要抬起來的,心是要擦乾淨的…..。

    我覺得妳為自己做的這些很好,好好的放鬆一下,給自己一段時間去準備好妳的狀況,然後再重新出發;在溫暖和安全的地方,讓心回歸平靜,學著再度欣賞自己、相信自己,不要心急,像是春天來臨一樣,生命的活力和溫暖也是慢慢地回到妳的世界裡的。

    我不知道該怎麼給妳溫暖,不過,在這裡,想跟妳說,加油,我相信妳可以的。妳會一步步走穩,然後找回信心。

    2008要來了,先祝福妳,接下來會有個漸入佳境,美好的一年。

    加油加油加油!

  6. 然而 on 2007/12/18 at 13:56:46 said:

    現在的我,正在新工作上默默的耕耘著,我選擇在理想與現實間平衡,也從傷痛中康復了;我變了一個人,不再天真單純卻也不再容易憂傷絕望。大概是過去這一年多短暫卻豐盛的種種,以及我不斷的在面對和應付的事情讓我成長。

    暫時我寫不出那些曾經輕盈跳躍的字句了,可是我想就這樣吧,無所謂;即使很多事情包括簡單自在的我都回不去了,也無所謂,畢竟我選擇了一些,失去了一些,也得到了一些,如果生命將來會把這些對我而言非常重要的能力和事物在生活裡還給我,必定是我沒有允許自己繼續墜落的關係吧…..,有時候我這麼想……….。

    我的那段路還沒走完,我心裡的問題還沒有真正結束,可是,終究我選擇用一種可以接受的方式穩定下來,至少,經濟上的穩定可以讓我抬頭挺胸的過日子,也支持我繼續想要的。至於誰怎麼看,誰支不支持,我已經不在乎了。但至少,日子是在往好的方向走的,而我,也學會了多看著陽光,用別的角度去看那些我曾經受不了的人事物。重新站起來的同時,也學著負責任,學著讓肩膀和心都更有力氣。懂得珍惜時也不再貪心了。

  7. 然而 on 2007/12/18 at 13:56:11 said:

    (這篇留言結果很長,請容許我分段PO上)

    先看到\"牛牛,妳好不好?\"這篇,慢慢的才看到這篇。可愛的牛牛,我還記得她,多麼的不爭於世,多麼的純真慵懶。
    這段日子,偶爾會想起妳,希望妳很好。

    也許妳知道七月時我離開了情人,非常錯愕且突然地得到一個結論,為了自己好而頭也不回;不知不覺,曾經讓我因為不知決定是否正確而在妳面前哭泣的那個冬天,轉瞬間就一年了。

    也許妳不明白那個我不得不倉皇離去的春天,帶著怎樣的心情。也有很多個夜晚我想起那些莫名又複雜的情緒,每當經過那個巷子附近,就想起那裡的回憶給我的溫暖和傷痛。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過去的就像妳說的,想通了,整理丟棄時不會有太多情緒,等到整理清潔得煥然一新,生活步調也能回歸到自己的節拍時,清爽的感覺會慢慢撫平過度毛燥的枯澀。

  8. sunline on 2007/12/06 at 20:43:18 said:

    dear 叮噹:
    我這陣子會先把房間整理好,
    有空我會去找妳:)
    希望妳一切都好。

  9. 叮噹 on 2007/12/06 at 12:44:45 said:

    呆呆啊!好久沒有你的音訊了,要知道你的狀況還得看你的網誌ㄟ!很高興你要回高雄了,回來以後記得來找我聊聊哦!別忘了我們可是忘年之交呢!
    現在我辦公室在行6,分機1600,星期一、三下午比較有空。親不親故鄉人,歡迎你回來高雄,學校變了不少,不過關心你的人始終不會變的!

  10. sunline on 2007/12/05 at 07:09:28 said:

    豪兄:
    是啊,高雄一點都不冷,
    我穿無袖,硬是被我媽問冷不冷,
    出門穿一件長袖還要被問幹嘛不穿外套!!

    重新認識高雄前,應該要先找到工作!

    祝福我:)

    有空找你玩

  11. 小豪 on 2007/12/05 at 01:08:32 said:

    回來高雄啦?
    很好啊
    陽光強一些
    熱情也多一些

    想重新認識高雄的話
    找我吧

    祝福妳!

  12. sunline on 2007/12/04 at 07:40:14 said:

    XD就只高興五分鐘,還沒看清楚球怎麼出去的,就又被逆轉了。
    怎辦,剛回家就不習慣!

  13. Tyche on 2007/12/03 at 20:42:54 said:

    哎啊~
    只可惜陳金鋒的全壘打空留遺憾…

    不過有五分鐘的逆轉興奮也是很值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