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1 寫於Facebook 換日線

我睡過母親在加工廠的衣堆裡;我從小與布啊、線啊為伍;我國中被母親逼著在她燙工作的桌前讀書;我國小到姊姊開始賺錢前,每個寒暑假、每個假日,都在家裡的每一個角落,做著賺錢的那些事;我家的客廳,從來不可能有一天,沒有一根線頭。

我以為,我不會再以這樣的方式生活。就著客廳做著手工、賺錢的事;沒日沒夜,為了賺錢。我以為,我不會再以這樣的方式生活。

我曾經誓言,絕對不要像母親一樣,沒日沒夜的工作著。於是我離開跟資訊本科的行業,害怕只為了寫好一支程式,釘坐在電腦前,總有一天爆肝;於是我離開責任制加班到死的職場,回到自己的家中。

頭幾年。剛開始成為自由工作者的時候,我笑稱吃顆橘子要利用爬樓梯的時間吃,一天坐在電腦前超過10小時,根本是常態,吃飯更是五分鐘內解決,或者在全家的飯菜都吃完也冷了,我才有空坐下來吃飯、吃冷飯。晚上繼續工作、假日沒有時間休息,都是正常的事。

這幾年。案子銳減,減到有時候一整個月發慌焦慮,看著存款的下降,不知道找一個房子弄一間像樣的工作室,究竟何時才能實現。

但是。

突然發現,我原先以為的,我不會再過的人生,居然重現了。客廳更亂了,擠滿了我天馬行空的想像、堆滿完成想像的那些工具,還有那些心滿意足的,完成的每一件工作。

2012年開始做絹印以來。我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試驗自己的手工,到底有多少的能耐。到底,一個小時內,我可以印幾件衣服?印幾個紅包袋?印多少個別人訂的那些東西?或者,怎麼讓絹印的速度、品質更上一層樓?都是很有趣的事。

我以為,我不會再以這樣的方式生活。大部分的時候是不想自己跟母親一樣,被錢綁著、焦慮著。但我想,我還是會以這樣的方式生活著,做著我很喜歡的每件事,印著大家都不嫌棄有手工瑕疵的那些布製品,並且快樂的天馬行空變出好多好玩的東西。

當然,我還是希望有一個很大很大的工作室,可以讓你們來玩、來做手工,讓你們來看書、來坐坐,讓自己有更舒服的空間,做更多好玩的事。

如果高雄有人,有房子可以便宜租我(賣我也可以,但真的要便宜),我想那會是一個有趣的地方,一個我分享生活的地方。(其實,這是最後打出來的字,本來沒有想要打的,但如果有人有房子又空著想找好房客,請告訴我。南高雄為主。謝謝。哈哈!)

2020補:
後來2017年6月真的有了實體的工作室,一年多後的2019年5月結束。也算完成了一件自己想做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