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的最後一天,我總會為了嘲笑facebook做的回顧影片太醜,而自己做一支年度的回顧影片。今年此刻實在是因為國曆、農曆新年和書展的距離太近,搞個影片又要搞一整天,換成寫文好了。

一月的時候去參加了一對同志的婚禮,突然發現自己過往的戀情裡有些迷團被解開了一些。在新的facebook帳號加了許多認識的、不算熟的、以前被我前掉的朋友,心想:還是要試著融入人群啊!

這些年,的確,的的確確一直卡在人際關係的障礙。性格上帶給我的那些直接、搞不清楚狀況、聽不懂別人的拐彎抹角、過分熱情、太過一頭熱且積極地想與人靠近,從來沒有因為年紀大了一點就有什麼改善。仍然會因此被不友善的對待,被不理解、不諒解,以及仍然不斷一再地想要解釋而成為了辯解。

二月的時候,在左臂上刺了一個獅頭,那是我一直夢想要的一個圖。左手掌上的那顆太陽,是伴著我一直帶著熱情往前走的光亮,而獅子則是強壯我心中的軟弱,但並不為了讓自己成為「勇敢」、「強壯」的人,而是成為一個更溫暖、更溫柔的人,於是我請刺青師在圖上加了「Be a warm person」的字樣。

年少的時候,追逐著心中那些很好、很溫暖的長輩,想要成為像父親一樣好奇有趣、想要成為像某師長一樣成穩體貼、想要成為像Y一樣自信豪邁,想要成為那些自己以為能夠成為的人,直至四十歲的前夕,才發現自己只能成為「溫暖的人」,盡可能待人溫柔、溫暖,盡可能不讓任何人感到委屈的人。

三月底去了一趟韓國,沒料到意外的喜歡;四月參加因故被我刪除封鎖又打開加了好友Y的婚禮,我始終記得他問我四月底有沒有空的時候,那怯怯的語氣。我知道他要結婚而感到欣喜,溫暖給他一個肯定的答案:「說好結婚我會去的。」或許是那幾日有Y和太太、C陪著玩耍吃飯,讓我把自己交給他們,我那幾乎快要二十年的失眠,竟就在從台北回到高雄後,不藥而癒。

五月告別一年多的工作室,整個五月和六月都在忙搬家和臨時支援出版社的設計;六月好友C說有了孩子但母親不諒解,七月北上去陪她住了幾日,也是七月與Y一通長達五小時的電話,靠近了她也與她再度拉開遠遠的距離;八月迎來四十歲。

不知道是因為「四十」這個數字,代表人生又往下一個階段前進,所以讓自己有了「該卸下什麼」的心境,還是因為試著打開內在感受別人的溫暖,而真正感受到被溫柔擁抱著?有些寫給朋友的字:「妳要試著讓別人靠近妳、感覺別人的溫暖。」好像也正在叮嚀著自己。

十月終於完成多年來想要畫一組line貼圖。以「Be a warm person」為主題,畫出了12個動物的頭。原先只是想替母親做2020年的年曆,想著自己曾經畫過無數種動物,雖然被母親嘲笑著說:「你畫的動物都站著,明明牠們都不是站的啊!」我仍然將我最溫柔、最童心的那一面,交給了畫筆、圖畫和動物們。

後來我決定再一次重組人際關係、社交網絡。我需要的不是交友名單上洋洋灑灑數不清、也不太認識或不太往來的交友數,我想要可以擁抱、可以說話、可以願意予以我溫暖的人,我將給予同等的溫暖和溫柔的擁抱。

「喜歡動物的人,應該都是溫暖的。」

我很喜歡動物,我很喜歡我畫的動物們藏著我所有的溫柔,我很喜歡這一年最後的結尾。

2020親愛的我,要繼續成為更溫暖的人!

20191231高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