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惜憶:

今天下午,妳從MSN上傳來一句『借我哭一下!』害我嚇了好大一跳。這幾天,我的情緒一直很不穩,沒跟妳說,只是想學著安靜的照顧自己的心,沒想到妳居然傳了這句話給我。妳懂我,我只要看到身邊的人慌亂,我就會伸出援手,甚至連自己為什麼莫名其妙的情緒不穩,都忘了!當我的腦袋還在鑽著牛角尖,還在想著這些天一直想不透的問題,妳的那句話,著實的拉了我一把。你們不是不理我,就像這一刻,妳會想到,還記得有我在。這樣,夠了!

『怎麼了?』我問。

『沒上。』簡單的兩個字,我也傻在電腦前。

來台灣唸戲劇寫作,是妳最期待的事。而這一路,我一直陪著妳,應該說,我們都陪伴著彼此吧!看妳不眠不休的唸書、找資料、寫報告,心裡不由得佩服妳的堅持。偶爾,我的情緒低落,妳還得安慰我,陪我說話。這些時間裡,我常常告訴自己『我還有人陪著』,只要心情不好,上MSN對妳叫一叫,心情也就好多了!或者,打國際長途電話,給妳,深夜兩三點,妳還是不厭其煩的聽我說,我很依賴妳,妳知道的。雖然我們離得很遠,雖然從不曾見過面,可是心和心的距離,卻是那麼近,彷彿我們已經認識很久很久。其實,我們連一面都未曾見過啊!

妳說:『永誠,不能去看你了!』

我說:『沒關係的,等我們存夠錢,一定有機會見面的。』

最近,我老是想,會不會十年、二十年後,我們都還見不到對方?我很害怕。真的!真的很怕在離開這個世界前,還是見不到妳。妳笑我呆,說我胡思亂想。惜憶,說真的我們一定要好好努力,好好加油!不論做什麼事,都要記得在心裡跟彼此的約定,那個見面的約定,即使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在很久很久以後,我一定一定要見妳一面,在我消失人世前!

惜憶,雖然落榜了,但是,別氣餒。我們總是一直跌倒,一直爬起的,不是嗎?妳耍賴的對我說:『我以後再也不寫東西,什麼戲劇寫作嘛!沒什麼了不起的。』我在電腦前笑妳。記得曾經問過我的話嗎?妳說:『永誠,你要這樣子寫東西,寫到什麼時候?』我記得,我的回答是:『書寫,是不為任何目的的,即使,對未來還是有些期待,但是那些期待不存在的時候,我還是不會放棄心裡的聲音,用文字,讓它存在!』

妳呢?妳真的想放棄了嗎?不過就是沒有考上,妳就要放棄最常與心貼近的文字嗎?這只是一次挫折而已,不要因為它讓自己失去了方向,沒有了夢想,放棄了希望。未來,一定會來到,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們都不知道,但是,當我們回頭看的時候,我們的文字都記錄下我們過去的點點滴滴,光想到這一點,就覺得書寫真的很值得。

加油喔!惜憶。以後再來回想這些挫折,都是值得我們珍惜的記憶。我們必須永遠真誠去面對這一切,即使挫敗,都是我們下一次再往前的動力!

『乖,別哭了!』我說。妳頻頻從MSN上傳來哭泣的圖案!

『不乖!』妳說。

那一刻,我從妳的文字裡,感覺妳的孩子氣。是啊!妳是該要不乖一下,畢竟努力了那麼久,任誰都有失望,都會難過的。但是,只能『一下』喔!不能太久。重新整理心情後,我們就要再出發,再往下一步走!

我看著桌上的幾個喝空的海尼根啤酒罐,早知道就等妳今天心情不好,我昨天就不要一個人喝著悶酒,邀妳一起在電腦前喝,然後在MSN上胡言亂語,傻傻的哭、傻傻的笑、傻傻的面對未來!多好。

我最近老覺得心慌意亂的,思緒總是停不下來。妳總是對我說:『永誠,別煩。』甚至有時候還很沒氣質的對我說:『煩屁啊!』我沒法想像妳用那粗魯的語氣說話,所以,常常在電腦前笑著。現在,換我要對妳說:『煩屁啊!不過就是落榜,下次再努力就是了!』妳應該習慣我的粗俗了吧!我想。

找一段文字給妳,這是朋友編劇訓練班結業時,他的老師寫的話:

如果說創作是一輩子的事 那麼 今天我們在這里所做的一切
不過也祇是一種渺小的努力 希望大家未來在創作的時候
能隨時記得自己跟世界的關係 自己跟生命的關係 自己跟創作的關係
那麼 無論再渺小的努力 也總能發出巨大的光和熱
熱情與能量 意義 同 異議

──陳培廣

未來的一切,我們都要努力,加油囉!

這輩子打死都要見妳一面的 永誠 2003.07.18夜
(都是因為妳,我現在居然習慣給人寫信時,都這麼寫著『給XX,來自永誠』。)

P.S
◎陳培廣◎曾執導過「蝴蝶君」、「極度瘋狂」、「春光進行曲」等戲劇,被評論為劇場界新生代中最具爭議性之創作型導演……(我沒法找到太多培廣老師的資料,自己又不敢亂拼湊,所以,只能截取搜尋到的文章一段!)
祝 好

換日線的話:再沒有這種心與心的交會,值得珍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