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9-IMG_2155

本來沒有打算打這篇。看見朋友在facebook貼上一則文,我便想應該多寫些什麼。他說:

友人A一度是我辦公室時間的聊天夥伴。

一日晨間,臉書上盡是某共同臉友徹夜崩潰的洗版文。
友人A說起自己起早進入辦公室,打開電腦,面對工作之餘,還得看見他人負面情緒的擴散。他可真是不爽且不耐到極點。

我不置可否,只一語帶過。沒能說出口的,其實其實,其實是我也親身經驗過,我也明白那困陷情緒的地獄,無論如何無法跨度自我內部充滿險阻的黑河,四處求助無援,悔恨交瘁,一切究竟怎麼回事……

在所有表面熱絡散逸殆盡後,返回自己,可能是平靜的一夜,時運不濟也可能是冰河期。

而這世上(一個常常是醜不拉機,噁爛又冷漠的世界﹚,最珍稀的,難道不是把一己微薄的同情與體諒寄予他人的能力嗎,難道不就是對他人之心的想像力嗎?

有看我facebook的人知道,如果我無法從自己情緒的黑洞跳出,我會很用力的找方法、我會寫很多字、我會做很多事讓自己精疲力竭,然後讓自己以為在精疲力竭過後的養精蓄銳,就能脫離黑洞。

事實上,並非如此。情緒的卡關,往往不是像感冒吃藥那樣,把病毒殺死身體就復原了。儘管我們都用大量的文字像醫生一樣抽絲剝繭想找到那個黑洞的出口,可是就像有些病徵一樣,身體所有的指數都正常,就是找不到原因,有時醫生會撂下一句:這是免疫系統的問題,你要放輕鬆生活、正常作習就會好了。

身體的狀況,大部分的人都可以理解,但心理的狀況,卻總是很難說得讓人理解。沒有理解,就好難得到體諒。

我的黑洞到底多久了,我無法回推。狀況時好時壞。真的要細算,也許從我幾年前開始沒日沒夜工作,我就失去一些能力。我做非常非常多的事想擺脫那樣的情緒,我寫很多字,想從裡面理出邏輯、順序,好讓自己回到正常的軌跡上。

很多人羨慕我去日本一個月,但我沒有說的是,其實出發前,我有一度想把機票、預訂的住處全部退訂,我沒有動力想出發。就連旅程裡的前半段,我都還陷在爬不太出來的黑洞裡。

後來怎麼好的?

大概是從「一個人作飯」這件事開始。我想起我一個人在台北沒有與人同住的那些日子。一個人過日子不容易,一個人在日本語言幾乎不通也很不容易,一個人快要四十歲還能保有自己十七八歲對自己的期許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一個人能無論如何都對人保持好奇、待人溫柔體貼,都不是容易的事。

然後,我就從黑洞裡爬出來了!

謝謝發現我不對勁的朋友總會問我:還好嗎?
謝謝看著我每次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時,會提醒我不要逞強的人。
謝謝也許無法給我任何回應,卻放任我一直說話、接收我那些很灰澀內容的人。
謝謝被我超強行動力激勵的每一個人,讓我知道我在黑洞裡,還能鼓舞你們。
謝謝夜裡被失眠困住,還能陪伴彼此說說話的朋友。
晚安,要好好的喔!我們說。
好,我們說。

謝謝你們祝我情人節快樂!生日遇到情人節跟卡在父親節後買不到蛋糕啊!
不過沒關係,反正我本來就不太愛。以小蛋糕代替就好。
我只是買回來拍照XDDDDDDDD
P.S
這大概是我從爸爸過世2008、莫拉克2009以後,以最輕鬆自在方式迎接這一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