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天空飄起了雨,我扒著雞腿便當,卻隱約感覺到變態的冠狀病毒在空氣中蠢蠢欲動,變態的病毒,我們要怎麼辦?多吞幾塊鳳梨吧!』阿姊被隔離的第五天。其實,我一直記得我第一天聽到這個消息時,我的冷靜。差點就跟她說:『妳這騙人的把戲,是騙不了我的。』直到我聽見電話旁,她的同事將阿姊的名字和其他需要隔離的名字,唸給院方聽時,我才肯定,這傢伙不是騙我。

當我跟她說這個想法的時候,阿姊還嘻嘻哈哈的跟我說:『一定是我常常跟妳們講這種很無聊的玩笑,妳們才有些人會這麼認為。』這就是阿姊,想必有很多人跟我一樣,覺得她在騙人吧!

傍晚,收到表姊的訊息:『有陽光照耀的地方,就有我深深的祝福,當月光撒向地球的時候,就有我的默默祈禱,當流星劃過的剎那間,我許個願望:願在看訊息的人,遠離SARS,平安健康!』我想,這也不是這傢伙自己想的,想必也是收到別人的,然後再轉傳。不過,心意到了,是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深夜我才回到家,忘了打電話回高雄,但夜已深,怕吵到老媽,只好作罷,我啃著茶葉蛋,撥電話給阿姊,她在電話那頭氣呼呼的說著醫院內部的問題。我開始找起各大媒體的傳真號碼,希望能夠找到發聲的管道。後來,阿姊說還是先等等吧!看看醫院的作法再說好了!看看時間後,手記就決定停掉一天。有很多情緒想說,卻被抑止住。

晚安。5/18!

2003.05.19

一早,公司得要先量體溫,35度上下,很正常!一連量了很多天,都是很正常的狀態,一起等待的同事們,紛紛關心著阿姊的狀況。(原來同事們也有在看我的手記喲!)我說著醫院內部的事情,除了無奈,還有氣憤!

『5/19,太陽今天又露面了!殉職的夥伴不斷增加,我們的心越來越無助,我不知道,堅強與勇敢真的能戰勝恐懼嗎?信心……已在差勁的保証中,變得薄弱……』這是阿姊在中午吃飯時送來的訊息。我一直沒有提到阿姊就醫的醫院,一方面不想因為手記,害到阿姊,另一方面只是想書寫,並不想針對院方。

從一開始,高雄縣政府衛生局林立人先生的再三保証,沒有『院內感染』,到後來院方一再保証可以做好隔離,今天,疾病管制局長、行政院長紛紛表示相信院方可以穩定情形,連高雄縣政府過了那麼久,才要成立應變小組。很想問一句『你們這些人到底在做什麼啊?』

其實院內的情形,院方自己心裡知道。穩不穩得住陣腳,大家心裡都有數,我在我寫好準備要傳真給媒體的文字中,有這麼一段話:『做錯了,我們就勇敢去面對,不要再讓更多人的生命,斷送在更多錯誤裡!』(後來,我沒有傳真。反正不需要我這個做家屬的人去評斷院內的作法,新聞上早就出現更多院內人士出來把話說清楚!)

晚上,給老媽打個電話,她說如果阿姊隔離結束,公司的人將不讓老媽去公司工作,老媽要老姊離職算了!老姊不肯,老媽就說到時候變成她沒工作。我不曉得,為什麼大家都這樣覺得只要隔離就會讓人害怕?SARS真的沒有那麼那麼可怕的。會爆發大規模的感染,幾乎都是院內知情不報、隔離人不遵守隔離而造成的,大家口口聲聲說醫護人員是英雄,卻給他們『過街老鼠』的對待。

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說:『辭職,是個人的事,但是不要留下令人遺憾的紀錄!』激動派的我,很想丟一句話給她:『我們寧可我們的家人平安的活著,留著遺憾的紀錄,而不要在忠烈祠上留下我們家人的名字。』

隱瞞病情、醫療設施不足,難道都是醫護人員的錯嗎?
倍受排擠、焦慮不安,又都是醫護人員應該受的嗎?

沒有人願意臨陣脫逃。大家一開始也都很相信政府、相信院方的,可是,我們換來的是什麼?換來的是六個醫護人員相繼的倒下,就連目前還有幾個被傳染、隔離、病危、插管的人,我們都不清楚!我們,還要相信你們嗎?普通小老百姓會害怕,醫護人員就沒有害怕的權利了嗎?當大家都在為醫護人員打氣的同時,請不要再打擊他們的士氣,好嗎?

謝謝你們。

待會兒,還要跟阿姊通電話。手記先這樣囉!晚安5/19!

拜託不要再排擠醫護人員了!拜託。

給行政院游院長:
請不要再說笑了,什麼叫做『正常的管道』來做反應?
我們的基本的醫療配備去哪裡?
隱瞞疫情,你們也是最後才知道,但是你們不是第一線的人。
所以你們不用承受去送死的壓力!
真的可以說嗎?真的可以告訴你們有多亂嗎?
怎麼說了還會被院方罵,然後院方開個記者會責斥為無譏之談!
請問『正常的管道』是什麼?是不斷聽院方的保証嗎?
還是不斷的聽你們說把物品都交到醫院的手上呢?
有沒有隱瞞,你們都清楚;東西有沒有少、有沒有不見,你們也都知道!
等這些問題都不存在的時候,再去責斥護理人員的不負責任。
謝謝!

P.S
如果不想看我這樣罵的人,跳過就好。
祝 平安

換日線的話:給他們一點勇氣和信心吧!不要再排擠他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