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765

貓在天亮的早晨抓門,抓醒我的夢,這貓已陪我睡了三夜,夜裡我還不懂牠為什麼在我房門外一直喚我,我把牠抱起許久,直到牠想掙脫。直到我爬上床,牠跳上床,踩一下我的肚子,便依著我的小腿,尾巴晃著、我把玩著,雙雙入睡。

從夢裡被吵醒,房門一打開,貓一溜煙不知躲去哪裡。屋裡仍亂,書、垃圾、書、不要的書、書、太忙隨手放的東西,看得教人頭痛,想出門吃點什麼,決定先把幾箱小物帶出門,放在租用的空間。

空間裡,散落前幾日從他家火速撤出的書,半年前的清理,只剩一小箱書和一些雜物。空間的客服正忙碌招呼著搬運物品的搬家公司,將另一個空間的租戶帶來的電視、櫥櫃、跑步機一一放入空間裡。

前幾日我問他:「真的有人停重機在這個租用空間裡嗎?」

「有哇!」他笑笑的說。

空間裡暫放著一套木馬出版的「一讀就通!漫畫名著系列」,從他家撤出來的時候,曾問著愛書的朋友想不想要這套書?搬出幾箱從家裡清理出來的小學、國中、高中、專科,同學們的賀卡、同學們寫下的留念記念冊,順道把這套書帶回家,也順道拿了幾本書,問空間的客服要看嗎?他向我借了一本吉本芭娜娜,他誤以為《光影詩人李屏賓》是詩集,速速的退還給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害怕自己讀不懂詩。

出門的時候就決定好,要去吃這幾年為了他的工作,再也不能十點以後吃早午餐的咖啡店。正好十一點,超過早餐提供的時間。店員帥哥為我開門,我焦慮的問他:「早餐還能點嗎?」他看了看時間:「你現在點我們可以替你做。」

我提著木馬的漫畫,在吧台坐了下來。店裡的落地窗前坐了一組外國人,另外幾組坐著我和他還能在十點以後吃早餐的日子,坐的位置。

熟識的老闆來招呼我,問我:「今天只有一個人嗎?不好意思有訂位,只能讓你坐吧台。」

我說:「沒關係啊,好久沒來了。我們現在都比較早起床,沒辦法來吃十點的早餐。」

她不好意思的邊幫我遞上餐具,邊說:「不好意思我們十點才開。」

我笑著笑著,拿出木馬的漫畫來看。沒有帶手機出門,吃東西就配書好了。

第十天。

第一天的麥當勞早餐,為了「確認關係」的爭執,到第九天寄回他的鑰匙。第十天,我吃了一餐我很喜歡的早餐,一餐沒有他、為了配合他的作息,很久沒有吃的早餐。腦裡反覆的想著他說著:「後來的你只會滑手機、你對我不感興趣。」我咀嚼著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咬著火腿,用荷包蛋沾著老闆還記得的,我之前來吃時,會多要一點海苔粉。

老闆說:「我幫你多放了一疊海苔粉,我記得你之前喜歡沾著蛋吃。」

第十天。我吃了一餐,我好久沒有吃的、我很喜歡的早餐。

圖:Lucas Cafe 魯克思咖啡館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