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我不記得我有什麼話是沒跟誰說而感到惋惜的。像是那種「我喜歡你」、「我想跟你在一起」,或者是「我愛你」這類的話,我好像都沒有忘記說過。從很小的時候,看著「超級星期天」的超級任務時,我開始思考,有什麼樣的人,是我希望藉由「超級任務」去尋找的,那個時候,腦袋想不起半個人,現在,大概也約莫是這樣的狀態。

只是,有一個人。我沒能把握,她是不是還記得我?是不是會記得有兩年的她的生命裡,她陪伴著一個人。我曾經企圖用Google,用她那跟我一樣特別且文藝的名字,尋找她。有沒有找到?有。但我未曾主動出擊,因為我始終想不出來,就算再見面了,我還能跟她說些什麼?

是這句:「謝謝妳陪我的那兩年。」嗎?我也不知道,這個年紀的我,是不是還能夠,很狗血的,說出這句很害羞的話。

獨來獨往。通常是記憶中,我對別人的某一種態度之一。我不喜歡群體生活,特別是我班上的那種氣氛,我討厭同學「唯利是圖」的表情。圖些什麼?分數?老師的好印象?群體生活裡,那種團體的歸屬感。對我來說,這些東西很多餘,尤其是上高中以後,而獨來獨往便變成我給同班同學唯一的印象。

有趣的是,每一個階段,老天都會派一個像她一樣的角色陪在我身邊,聽我說話,跟我聊天,當月考完的下午,我不想回家的時候,可以去她家閒晃到晚餐該回家的時間,甚至那難得掉下的眼淚,也是在她面前滑落。

有一次,下課完我在籃球場上因為爭球場的事件,幾個籃球隊的同學,因為要打全場球,便不客氣的要我離開籃球場。我不退讓,也不正面衝突。當時情況一度要形成一群人圍毆我一個,我們雙方僵持了好一陣子,也許是因為我們其實都算熟,所以對方沒動手;也許是我強烈表明我不會離開的態度,讓他們就此作罷!而究竟為什麼?我也不清楚,我只記得她下課到球場找我時,聽見我敘述這件事的時候,很氣憤的連平時都不會開口罵的三字經,都罵出來了。並且告訴我,如果對方敢向我動手,她也不會放過那些人。

我記得,最後一次我們碰面的時候,是兩個人都畢業後,我回學校打球的時候,遇到她穿著另一個學校的制服。沒有太多交談,大概只是互相點頭而已!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關於她陪伴我的那兩年,至今我都深刻的放在心裡。

從小,都是我站在別人前面,扮演那個保護別人的角色。那是我第一次明白,還有這麼樣的一個人,願意站到我的前面,為我擋下一些什麼,即使她比我矮小,她都願意為這個她陪伴的人,奮力一搏。

我的學妹,謝謝妳!

P.S
朋友傳一個網址給我http://blog.yam.com/if_blog/問我寫不寫「如果我們在部落格中相遇」這主題,一直想不出誰可以寫,我想就寫我這個學妹吧!
最近其實想寫很多文章。如果更新太快,要記得看下一篇啊!天氣變暖了。雖然說明天好像又要變壞了。但我喜歡有太陽的日子:)

換日線的話:如果有保持聯絡,我們現在也是十幾年的老朋友了耶!

3 Thoughts on “二年

  1. Catherine on 2006/07/31 at 12:28:46 said:

    失去對他人的熱情 是很耗損生命的
    因為 冷漠比受傷還傷人

    包容別人 也意味著對自己的寬容
    試著去做 妳會得到更多 我保證
    因為我走過~

  2. 阿民嫂 on 2006/04/03 at 04:42:14 said:

    東點西點來到你家,你的文風,淡淡的憂,我很喜歡。加油喔!

  3. tYcHE on 2006/03/30 at 13:14:20 said:

    哈哈哈..
    發懶結束了啊??

    我也不知道ㄟ
    浮不出任何一個對象可以寫..

    還有啊..搶人球場是最沒品的..
    !!
    我有個同學也是不會退縮的..
    這點跟你還滿像的..

    所以…沒有RSS也可以剛好來看到新文章?
    意外的美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